首页 我的
孙文兵 三甲
孙文兵 主任医师
北京朝阳医院西院 肝胆胰脾外科

重症胰腺炎后要警惕区域性门静脉高压症

来自东北的王先生,2年前曾患急性重症胰腺炎,在当地医院救治后痊愈出院。此后,除了上腹部常感轻度不适外,没有其它不适。2月前无明显诱因突发呕血,约2000毫升,病情危重,急送当地医院抢救,转危为安。胃镜检查,发现王先生患有严重的食管和胃静脉曲张,上消化道出血的原因正是因为这些血管破裂所致。超声检查发现脾脏较以前明显增大,约为正常脾脏的5至6倍。医生诊断为肝硬化门静脉高压症,但所有的临床检查排除了患者有任何肝脏病变,更没有肝硬化,这令患者百思不得其解。为进一步诊断,慕名来北京朝阳医院京西院区肝胆中心就医。首都医科大学附属北京朝阳医院西院肝胆胰脾外科孙文兵

根据王先生的病情演变过程,再结合临床资料,其实,北京朝阳医院京西院区肝胆中心的专家们很快就做出了诊断,王先生是一例典型的重症胰腺炎后并发的区域性门静脉高压症。考虑到王先生再次发生上消化道出血的可能性较大,给他实施了脾脏切除术和食管、胃周围血管离断术。手术后恢复顺利,胃镜检查见食管和胃静脉曲张的程度明显减轻。

重症胰腺炎后区域性门静脉高压症在临床上并不少见,在我国,这类患者的发病人数就更不是少数。遗憾的是,这一临床病症至今还没有引起足够的重视。

那么,重症胰腺炎痊愈后2年了,为什么还会引起上消化道大出血呢?机理是这样的,重症胰腺炎时,胰腺发生较重的出血和坏死,大量的胰酶等强腐蚀性的液体渗出并积聚在胰腺周围,对胰腺周围的组织造成严重的破坏。我们知道,脾静脉走行于胰腺背部上缘,胰腺炎受胰液中胰酶的侵蚀,会发生静脉炎等病理改变。重症胰腺炎虽然治愈了,但脾静脉的炎性改变将持续存在,容易引起血栓,发生静脉闭塞。脾动脉虽然与脾静脉结伴而行,但由于动脉壁较厚,且血流速度快,不容易发生动脉炎,引起栓塞甚至闭塞者更是少见。脾静脉狭窄甚至闭塞后,脾动脉进入脾脏的血液则没有了通畅的出路,脾脏内血管的压力会明显升高,使脾脏发生充血性肿大,再者,这些没有了出路的血必须要找一个出路才行,脾脏和胃之间的血管就成了必然的选择。正常情况下,脾脏和胃之间的血管很细,只有少量的血液通过,当脾静脉的回流发生障碍时,脾脏中的血液就必然会绕经这些潜在的血管通道回流入肝脏,这样,就使胃周围的血管明显增粗,压力明显升高,导致胃粘膜下静脉发生曲张,重者引起破裂出血。

重症胰腺炎后发生的门静脉高压症与我们常见的肝硬化引起的门静脉高压症有明显的不同。首先是病因方面的不同,前者是由于胰腺炎并发的脾静脉栓塞或闭塞,后者则是由于肝脏的病变引起的肝硬化。第二点是病情的特点有很大的不同,胰腺炎后门静脉高压症往往没有肝脏的基础病变,肝脏和胃肠道的血液回流正常,静脉曲张以胃底静脉曲张为主,食管的静脉曲张常不明显;而肝硬化后门静脉高压症由于肝脏的血液回流受阻,脾、胃肠的血需要“绕道”食管周围回流入心脏,食管静脉曲张常常更为严重。第三点,危险性不同。胰腺炎后门静脉高压症患者的病情隐匿,病情的发展常被忽略,只有当静脉曲张严重了,破裂了,才得以治疗,只能是亡羊补牢;而肝硬化后门静脉高压症则有肝功能的明显异常,患者是医院的“常客”,食管静脉曲张常能在早期发现,防患于未然。

总之,重症胰腺炎患者痊愈后,也应定期检查,以早期诊治可能并发的区域性门静脉高压症。

真诚赞赏,手留余香
孙文兵
孙文兵 主任医师
北京朝阳医院西院 肝胆胰脾外科
问医生 问医生 去挂号 去挂号
App 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