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我的
孙勇 三甲
孙勇 副主任医师
湖北省中西医结合医院 骨外科

洛阳正骨、平乐正骨、白马寺正骨与东汉皇帝

洛阳正骨与东汉皇帝

——献给即将建成的中医正骨博物馆

湖北省中西医结合医院骨外科孙勇

洛阳正骨,是河南省洛阳正骨医院(河南省骨科医院)的简称。“洛阳正骨”,学术界和民间也常称之为“平乐正骨”和“白马寺正骨”。事实上,从平乐正骨(清代起源于平乐村),到白马寺正骨(1956建院于白马寺镇,位于白马寺西侧),再到洛阳正骨(1994年迁至洛阳市区),不过是洛阳正骨发展历史上不同时期人们对其的不同称谓罢了。然而,说起洛阳正骨,人们很少会想到,这家国内知名的骨伤科医院、中国最大的中医骨伤科学术流派,其名字的由来竟然会和中国历史上的某一位皇帝有关。这位皇帝是谁呢?他就是东汉开国皇帝刘秀的第四子、东汉第二位皇帝——刘庄。

刘庄(公元2875年)[1],初名刘阳,汉光武帝刘秀第四子,母亲光烈皇后阴丽华。刘庄自幼聪慧异常,勤奋好学,深得光武帝刘秀的宠爱。建武十九年(公元43年)被立为皇太子[1]。建武中元二年(公元57年),光武帝去世,刘庄继位,改年号为永平”是为汉明帝。汉明帝即位后,一切遵奉光武制度,采取了宽松治国和息兵养民的政策,励精图治,发展经济。同时,他致力于消除北匈奴的威胁。永平十六年(公元73年),命窦固征伐北匈奴;其后,又以班超出使西域。次年,复置西域都护[2]。汉明帝和汉章帝(汉明帝之子刘炟)在位期间,吏治清明,经济繁荣,社会稳定,文治武功均取得了很大的成就,史称明章之治”  [3]

那么,这样一位声名赫赫、集文治武功于一身的大汉皇帝,千百年后,怎么会和洛阳正骨扯上了关系呢?这还要从汉明帝刘庄生前所做过的两件事情说起。

一、汉明帝迎飞廉铜马置平乐观

东汉初年,汉明帝为了稳定国家、巩固政权,将象征着皇权的国之重器——飞廉铜马(据分析1969年甘肃武威出土的“马踏飞燕”极有可能为其复本),从西汉的都城长安迎取至东汉的首都洛阳之西门外,筑平乐观(亦有文献记载平乐观建于光武帝时期)。

平乐观,《辞源》注释为“汉代宫观名”。从现存文献来看,前后汉(即西汉和东汉)各有一座平乐观[4]。一座在西汉的都城长安,汉高祖刘邦时始建,汉武帝刘彻时增修。亦有文献记载建于汉武帝元封三年(公元前108年)[5]。在长安城西上林苑中,建章宫北、未央宫西北[6-7],是西汉时期的大型游乐场所,被学术界认定为中国最早的剧场[5],大抵上相当于现在的国家大剧院《汉书·武帝纪》记载:“(元封六年)夏,京师民观角觝于上林平乐观”  [8]。张衡《西京赋》[9]中亦记载了天子临幸平乐观观看百戏演出时的盛况:“大驾幸乎平乐,张甲乙而袭翠被,攒珍宝之玩好,纷瑰丽以奓靡。临迥望之广场,呈角觝之妙戏……”。

另一座平乐观则位于东汉时期的都城洛阳。西汉末年,王莽篡权。王莽被灭后,光武帝刘秀定都于洛阳(时称雒阳,即今洛阳城东15公里的汉魏故城),东汉建立。永平五年(公元62年),汉明帝刘庄于长安迎取镇国之宝飞廉铜马,置于西门外,筑平乐观[7]。《后汉书》记载:“明帝至长安迎取飞廉并铜马置上西门,平乐观也。”《水经注》亦记载:“明帝永平五年,长安迎取飞廉并铜马,置上西门外平乐观。[10]”但迁建于洛阳的平乐观,其用场却与长安的平乐观不完全相同。《后汉书》记载:“其夏,凉部叛羌摇荡西州,朝廷忧之。于是诏骘将左右羽林、北军五校士及诸部兵击之。(安帝)车驾幸平乐观饯送。”“甲子,帝(灵帝)自称无上将军,耀兵于平乐观。”“帝(灵帝)又谓勋(盖勋):‘吾已陈师于平乐观,多出中藏财物以饵士,何如?’”“于是乃诏进(何进)大发四方兵,讲武于平乐观下。”由此可见,洛阳的平乐观已不再仅用于游玩宴乐,而已然发展成为陈师、阅兵、演武的场所了[11]。每当外国使臣来到洛阳,天子就常常在这里列奇兵骑士数万人,先检阅军队,然后再安排演出百戏(古代杂技、歌舞及民间各种音乐技艺的总称[12]),以此来展示大汉王朝的强盛与威仪。东汉时期的平乐观,简直可以和今天的天安门城楼及广场相媲美了。

东汉末年,董卓乘乱进入都城洛阳,纵兵烧杀抢掠,飞廉铜马被销毁为金。此后,曹魏、西晋、北魏仍以洛阳为都,平乐观再度繁盛。曹魏时期的才子曹植(封陈王,其封地位于陈郡,即今河南淮阳)就经常来到这里观赏百戏歌舞,并留下了著名的《名都篇》:“……名都多妖女,京洛出少年……归来宴平乐,美酒斗十千……”。这些脍炙人口的诗句代代相传,以至于到了唐代,大诗人李白艳羡不已,在他那首著名的诗篇《将进酒》中留下了“君不见黄河之水天上来,奔流到海不复回;君不见高堂明镜悲白发,朝如青丝暮成雪……陈王昔时宴平乐,斗酒十千恣欢虐;主人何为言少钱,径须沽取对君酌……”的千古绝唱。

平乐,即平安快乐。西汉之初,开国皇帝汉高祖刘邦怀着对“平乐”的追求,在都城长安上林苑中修建了宏伟的平乐观。后经武汉帝增修,达到了“周围十五里”的规模,极为壮丽恢弘。开创了“文景之治”的汉文帝,在给匈奴冒顿单于的一封国书中则赋予了“平乐”一词实实在在的内涵:“愿寝兵休士卒养马,除前事,复故约,以安边民,使少者得长其成,老者安其处,世世平乐。[13]”而改年号为“永平”、迎取飞廉铜马于平乐观,亦无不反映出刘庄这位东汉皇帝对国家平安、百姓快乐的美好希冀。

二、汉明帝永平求法建白马寺

白马寺,是佛教传入中国后官方兴建的第一所寺院,建于东汉永平十一年(公元68年),素有中土“释源祖庭”之称[14]现置于白马寺山门内东侧的碑楼上刻有《京洛白马寺祖庭记》,记载了白马寺的由来,即历史上著名的“永平求法” [15]。《后汉书》[16]记载:“世传明帝梦见金人,长大,顶有光明,以问群臣。或曰:‘西方有神,名曰佛,其形长丈六尺而金黄色。’帝于是遣使天竺,问佛道法,遂于中国图画形象焉。”

东汉永平七年(公元64年)某[17],汉明帝刘庄夜寐南宫,梦见一个高大的金人,身长丈六,自西方而来,在殿庭上飞绕。第二天清晨,汉明帝召集大臣,告其所梦。一大臣启奏道:“臣闻西方有神,名曰佛,形如陛下所梦者。”汉明帝听后信以为真,便派出使天竺(今印度)拜求佛法。永平八年(公元65年),东汉使者告别帝都洛阳,踏上了“西天取经”的万里征途。越过旷无人烟、寸草不生的八百里流沙,攀上寒风驱雁、飞雪千里的茫茫葱岭,当行至大月氏国(今阿富汗至中亚一带)时,遇到正在当地游化宣教的印度高僧、佛学大师摄摩腾(亦称迦叶摩腾、竺摩腾)和竺法兰,得见佛经和释迦牟尼佛像。东汉使者们便相邀腾、兰二位高僧东赴中国弘法宣教。永平十年(公元67年),汉使梵僧以白马驮载佛经、佛像同返国都洛阳(如按某些文献记载推算,返抵洛阳应在公元68年)。汉明帝对二位印度高僧极为礼重,亲自迎接,并将他们安置在当时负责外交事物的官署——鸿胪寺暂住。翌年,汉明帝敕令于洛阳城西雍门外三里御道以北兴修僧院(东汉时洛阳城西面有三座城门,中间一门称雍门)。如此,在周、孔、老、庄之邦,洛河之滨,天子脚下,诞生了中国最早的寺院——白马寺。此后不久,汉明帝又以摄摩腾之对,敕令兴建齐云塔。白马寺,诞生了第一部汉译佛经《四十二章经》、第一部汉文佛律《僧戒心》,收藏有最早传入中国的梵文佛经《贝叶经》。从此,佛教在中国慢慢传播开来……

三、平乐观、白马寺与洛阳正骨的历史名称渊源

明洪武二年(公元1369年),原籍山西平阳府洪洞县的郭从道,举家迁到河南洛阳[18]。他们落户的地方,正是东汉的平乐观遗址所在地——平乐村[19]。历尽繁华,东汉时期巍峨的巨观高坛,此时早已消失了踪影。星移斗转,沧海桑田,到了元末明初,这里演变成了一个只有十几户人家居住的小村落。郭氏一族在此定居下来,代代耕读传家,不仅人口迅速繁衍增多,而且家业也逐渐壮大、人才辈出[18]

清朝乾隆、嘉庆年间,郭氏家族第十七代郭祥泰自幼习医、专攻骨科,创立了独具特色、疗效显著的平乐正骨医术[18,20],郭祥泰由此也成为平乐郭氏正骨的创始人。经过几代人的传承、研究和发展,平乐郭氏正骨日臻完善,名医辈出,声震华夏,一路走向兴盛。不仅民间百姓广受裨益,据说连清陕甘总督左宗棠、慈禧太后等一大批历史人物也曾接受过平乐郭氏正骨的诊疗。1947年,中国人民解放军陈谢兵团(司令员陈赓、政委谢富治)渡过黄河解放洛阳,途径平乐村,还专门在街头贴出告示:“平乐郭氏正骨,相传数代,颇负盛誉,乃系祖国民间医学宝贵遗产,凡我将士均应加以保护,不得影响其行医疗疾。仰各周知。”

新中国成立后,平乐郭氏正骨更是迎来了生机勃勃的春天。平乐郭氏正骨第五代传人高云峰(第五代传人郭景星因自身健康原因,将平乐正骨医术传于其妻高云峰)在继承郭氏正骨手法及祖传秘方后,于 1952年将“展筋丹”“接骨丹”等秘方公布于世。19561月,高云峰应邀参加全国政协二次会议,受到毛泽东主席、周恩来总理的亲切接见。牢记毛主席“多带徒弟,好好为人民服务”的嘱托,高云峰从北京回来不久就开始创建洛阳专区正骨医院(后更名为河南省洛阳正骨医院),并任首任院长。同时,举办正骨学习班,公开向异姓徒弟传授平乐郭氏正骨医术。1958年,高云峰在其子平乐郭氏正骨第六代传人郭维淮的支持和协助下,创办了河南省平乐正骨学院,1959年创建了河南省平乐正骨研究所更名河南省洛阳正骨研究所,2006年更名为河南省正骨研究院)。自此,在昔日的东汉巨观平乐观遗址上,诞生了中国第一所也是迄今为止唯一的一所五年制本科骨伤科大学。平乐正骨学院自1958年建立至1962年因三年自然灾害停办,数年间共培养正骨专业本科生及专科生200余人,这些毕业生被分配至全国各地,成为我国中医骨伤界的中流砥柱。高云峰亦成为新中国成立后我国中医骨伤高等教育的开创者和奠基人之一。在学术界,更是叫响了一个响当当的名字——“平乐正骨”。

平乐正骨,逐渐形成了日益完善的理论体系,在中华大地上枝繁叶茂、开花结果,发展成为我国中医骨伤领域最大的学术流派,享誉海内外。而在民间,由于地缘关系的原因(1956—1994年,河南省洛阳正骨医院毗邻著名的佛教圣地白马寺),人们更愿意称其为“白马寺正骨医院”。1994年,河南省洛阳正骨医院的主院区搬迁至洛阳市区。2014年,河南省洛阳正骨医院郑州院区建成并投入使用,同时启用河南省洛阳正骨医院河南省骨科医院的新名称。平乐正骨—白马寺正骨—洛阳正骨,220余载风风雨雨,洛阳正骨一路走来……

“若问古今兴废事,请君只看洛阳城。”穿越时光的隧道,跨越历史的空间,昔日的平乐观下、白马寺旁,洛阳正骨在历史的风雨中曾孕育出无尽的光华。历史的车轮滚滚向前,今天,在当年东汉皇帝迎取飞廉铜马和永平求法的这片热土上,洛阳正骨正以崭新的面貌展现在世人的面前。

雄关漫道真如铁,而今迈步从头越!我们有理由相信,明天,洛阳正骨将在新的征程中乘风破浪、砥砺前行,不断创造出辉煌的业绩,继续谱写出壮丽的篇章!(《中医正骨》编辑部  雨竹

 

 

参考文献

[1]     王镜轮.刘庄父子的读书生活[J].紫禁城,2007,(11):204-209.

[2]     余太山.东汉与西域关系述考[J].西北民族研究,1993,(2):19-39.

[3]     周兴春.德政与明章之治[J].聊城师范学院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2001,(3):53-57.

[4]     曹飞.:早期帝王的观演场所[J].戏剧,2014,(1):40-46.

[5]     吴金宝.中国古代剧场之演变[J].南阳师范学院学报:社会科学版,2007,(7):67-68.

[6]     尚丽新.西汉上林乐府所在地考[J].兰州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2003,31(5):24-29.

[7]     黄瑞金,董业铎.“平乐”之“乐”当何读[J].现代语文:语言研究版,2006,(9):118.

[8]     孙红飞,叶万松.考古所见的汉代都邑文化生活[J].黄河科技大学学报,2012,14(1):25-32.

[9]     张衡.西京赋[A].龚克昌.全汉赋评注[C].石家庄:花山文艺出版社,2003.

[10] ()郦道元.水经注(卷十)  [M].长沙:岳麓书社,1995.

[11] 吴朝义.曹植《名都篇》新证[J].西南民族学院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1988,(4):69-76.

[12] 陈维昭.汉代散乐、百戏与汉代俗乐运动[J].复旦学报:社会科学版,2009,(5):70-78.

[13] 黎虎.汉代外交文书类别和特点[J].史学集刊,2013,(4):28-36.

[14] 徐时仪.白马寺寺名探疑[J].古籍整理研究学刊,2002,(4):23-27.

[15] 胡静.从洛阳白马寺探析佛教在中国的流传[J].赤子,2014,(5):217-218.

[16] (南朝宋)范晔.后汉书[M].北京:中华书局,1965.

[17] 汪艺朋,汪建民. 寺(Ⅱ)[J].首都师范大学学报:自然科学版,2011,32(6):79-88.

[18] 朱淑君.论洛阳平乐正骨的源起[J].河南教育学院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2008,(1):45-48.

[19] 周晓薇,王其祎,王灵.隋代东都洛阳城四郊地名考补——以隋代墓志铭为基本素材[J].中国历史地理论丛,2009,24(3):75-91.

崔伟,杜天信,梁峻,.洛阳平乐正骨的传承[J].光明中医,2011,26(7):1336-1337.     


本文为转载文章,如有侵权请联系作者删除。

孙勇
孙勇 副主任医师
湖北省中西医结合医院 骨外科
问医生 问医生 去挂号 去挂号
App 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