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我的

转载 一个荒唐的故事。

适燕笙 副主任医师 中山大学附属第八医院 风湿免疫科
2017-08-23 167人已读
适燕笙 副主任医师
中山大学附属第八医院

这是我们李主任转发来的故事,不管这个故事是否真实,在我70多年的生活中听到及见到,而且亲身经历N多类似的故事。
个人只有一个体会,这说明一个问题,无法无天,现在看来荒唐可笑,其实是,当时的所谓领导是何等的无知。各个政治运动之所以能伤害这么多人,没有健全的法律体系,权大于法,百姓也是无知,群众更是跟风。
什么是民主自由?只有大多数人明白了权利和义务的关系,法制社会才能健全,否则今天发生的故事就是明天的笑话。
【中国最小的右派】

十二岁,中国最小的“右派” 。可以说是一件千古奇案。

就我所知,当时最小的右派是15岁。此事是赵文滔先生的回忆录《伤害》一书所记,当时有个15岁的右派,他叫佟信顺,是北京冶金中专的学生。划他右派的原因,是因为他1957年整风运动中,给艾森豪威尔写了一封信,问美国的民主是怎么搞的。写好后他把信丢到邮筒里了。不知怎么,后来到了党委书记那里,就把他定为极右分子,送到劳教农场与赵先生一起劳教,1960年在大饥饿中活活饿死,时年18岁。

今天我看到网上有铁流先生的一篇文章,转发于此,以飨网友:

【 《十二岁,中国最小的“右派”(节录)》作者:铁流】

七天后的今天—2009年2月9日下午4点,我终于收到了(叶明给我寄来的)2009,2(总第230期)的《龙门阵》,在32页上醒目加黑标题《中国最小的“右派”》作者叫李可刚。

现我一字不改不漏,照录于后:

“反‘右’运动初期,各单位号召大鸣大放,给党员提意见。当时,四川达县(现已改为四川省达州市通川区)一家帽鞋生产合作社的职工冉某,给县城关镇的某领导提了意见,并请人画了一幅漫画。冉某因此被划为“右派”,不久跳大桥自杀身亡。至于漫画,最后查出是小学5年级学生、年仅12岁的张克锦所画。”

当时,12岁的张克锦对于‘大鸣大放’之类,完全不知道是咋回事。张并不认识这位镇领导,他的家人也与该领导没有任何瓜葛和恩怨。因他很小就表现出了绘画天赋,曾获得过少儿绘画大奖,有了一些名气,邻居冉某就请他帮忙画了一幅题为《一手遮天的×××》的漫画,讽刺该领导,这就闯了大祸。不过张克锦毕竟只是个12岁的孩子,“右派分子其名于他似不合适。有关领导经过认真研究,最后确定冠以“右童分子”之名。

“张克锦这顶“右童分子”的帽子,一直戴至21年后的1979年,中共中央决定全部摘掉右派分子帽子之时才被摘了下来。当时,张克锦的《平反通知书》由有关方面送交到他原来读书的那所小学,即现今的达州市通川区第一小学。”

当年划为“右派分子”的人,并没有都抓进监狱,但张克锦不知为何却被关了7年。那是1958年4月里的一天,张克锦正在教室里上课,突然看见窗外有人向他招手。他一看,是街道居民委员会分管治保工作的一个阿姨,很熟的。老师看见了,就让张克锦到教室外面去。

“在教室外面,阿姨对张克锦说:‘你跟我一起到城关镇去一下。’
‘我在上课,到那里去做啥子?’张克锦不解地问。
阿姨说:‘领啥子奖嘛。’“‘领吆麻雀的奖。’”

1958年春天,全国人民响应毛主席“除四害”的号召,在全国范围内掀起了一场声势浩大的包括消灭麻雀在内的运动。人们在街送巷尾、田间地角各个地方,或拼命挥动竹竿,或使劲敲击脸盆,声嘶力竭地呐喊着四处追撵,让麻雀得不到片刻停歇而累得从空中掉落下来,毁灭于“人民战争”的汪洋大海之中。

“张克锦疑惑地对阿姨说:‘那几天吆麻雀,我只是跟着大人们在山上东奔西跑地跑了一天,连一只麻雀也没有吆下来!’”
阿姨有些生气地说:‘娃娃家哪来那么多的话,叫你去你就跟着一起走嘛!’

“张克锦只好闭上嘴巴埋着头跟阿姨来到城关镇。一到那里,便见礼堂里人山人海,还没有等张克锦回过神来,已经被人双手反剪着推到台上。一片震耳欲聋的口号声中,张克锦吓得大哭起来。”

一个12岁的孩子,就这样被抓进了监狱!当时既没有向他出示逮捕证,也没有让他签字画押。正是在监狱之中,张克锦被戴上了“右童分子”的帽子。”

张克锦平反落实政策后被安排了工作,退休前为四川省达州市通川区总工会工人文化宫美术专业干部,活得还算不赖。那么小就被关了7年,出狱后又一直戴着帽子受到常人难以想象的精神折磨,历尽艰辛,棱角理应磨秃了吧?

不!张克锦完全不是那种低头哈腰、谨小慎微、反应迟钝、一脸晦气之人。他长发披肩,打扮入时,看上去比实际年龄小得多。他爱好广泛,徐绘画书法以外,尤喜读书集邮,也喜欢与京剧票友们相聚,拉琴吊嗓,自娱自乐。因为读书较多,常常喜欢评估(古)论今。讲话时神采飞扬,口若悬河,乃至于手舞足蹈。他家的住房比较宽敞,还开设了少儿美术书法培训班,许多朋友都把孩子送到他这里来,利人也利己。

“我是张克锦的老熟人。他对我说,当年被划为“右童分子”,全国“获此殊荣”的大概只有他一人。我说,真是委屈你了。他却说,已经过来了,也就无所谓了。历史只不过和我开了一个玩笑,给了我一个“吉尼斯”金牌!

“叶永烈先生所著《反右派始末》一书中,曾说四川雅安的李天德是中国年龄最小的“右派”,时年19岁。但我在四川东北某地的一位朋友,划“右”时年仅17岁。跟划“右“时年仅12岁的张克锦比起来,他们只能退居其次了。”

读完此文,我掩卷沉思,在荒唐的年代竟有如此荒唐的事!

本文为转载文章,如有侵权请联系作者删除。

有帮助
期待更新

适燕笙 副主任医师

中山大学附属第八医院 风湿免疫科

问医生 去挂号
由于相关规范,IOS用户暂不可在小程序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