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我的
陶凯
陶凯 主任医师
山东省中医药研究院附属医院 内一科

记 一直走在中医药探索的路途中的陶凯教授

心之始——亦余心之所善兮,虽九死其犹未悔。

陶凯教授生于医学世家,其父母均为山东省立医院知名医生,故从小便生活在一个医生家属大院中。但陶凯教授的幼年却恰逢中国处于一个贫穷积弱的年代,作为特殊时代背景下的有志之士,科技兴国的目标在其幼小的心灵中生根发芽,并没有将司空见惯的医生作为自己的理想。怀揣着这样的理想,陶凯教授以优异的成绩完成了自己的小学课程,正当要进入初中的时候,无奈命途多舛,文革爆发,全面停课,陶凯教授不得不暂时终止学业。终于等到1969年第一次复课,陶凯教授才得以进入中学再次学习。但是天不遂人愿,学校里面并没有想象中的课堂与知识,有的只是无尽的学工学农、批判教师,就这样过了不到两年,陶凯教授便被分配到了服务公司,一年之后又调到山东省中医院的中药房抓药,这一干就是七年,直到1977年底恢复高考。山东省中医药研究院附属医院内一科陶凯

求学之路虽然坎坷,甚至可以说之前的梦想已基本破碎,但这一路走来,陶凯教授见了一些新的人,经历了一些新的事,生命的旅途中又出现了新的光彩。

据陶凯教授回忆,他生活的医生家属大院中有一位老中医,名字叫刘天章,那是一个传奇的中医大夫。当时山东省立医院的眼科主任尹珂是从英国留学回来的,对于青光眼的病人治疗效果不佳,请刘天章治疗,刘天章让病人去茶叶店买当时最便宜的黄大茶来治疗,效果很好。肿瘤科血液科主任徐功立面对重症再障高烧不退的病人束手无策,请刘天章会诊,几付药病人便可退烧。原山东医学院药理科主任曾经在山东省立医院妇产科进行过毕业实习,亲眼见过刘天章如何药到病除,陶凯教授说他的原话是“那就是个神”。在这些事件中,陶凯教授见到了西医医生对中医的绝对认可,也在他的心里逐渐形成了一个中医大夫应有的形象。另外,陶凯教授在药房抓药期间,接触了许多山东省中医院老一辈的中医大家,他们医术精湛,却因为文革的原因被安排到药房进行劳动改造。虽然是劳动改造的身份,他们却对中药的炮制一丝不苟,尽善尽美。其中有一位西学中的前辈,对于《伤寒论》极有兴趣,398条条文倒背如流,且对其内涵有许多深刻的见的。还有一位老先生,每次到药房都穿得极为正式,干净得体,自恃身份,从不抓药,端庄而坐,按点下班。这些老先生遇到请教中医问题的后辈便会极为高兴,耐心详细地讲解自己的看法。长期耳濡目染之下,这些老先生不因处境变化而降低的要求、不因身份变化而丧失的气节、不因环境恶劣而丢失的学习与传承等品格成为了陶凯教授心中中医人必备的品格。这一位位中医大家的影响,不知不觉中将中医的种子种在了陶凯教授的心里。

术之精——路漫漫其修远兮吾,将上下而求索。

1977年,恢复高考的消息传来,在药房从事抓药工作的陶凯教授利用空余时间突击学习了三个月的时间。但是报考什么学校什么专业呢?陶凯教授进行了一番考虑:这么多年没有学习,以前学习数理化的理想肯定是希望渺茫了,这几年一直在抓药,学到了不少中药知识,而且在这些中医大家的影响下,对于中医的兴趣越来越浓,所以最终选择了山东中医学院学习中医。高考成绩出来以后,陶凯教授如愿地考进了山东中医学院。在随后五年的大学生活中,陶凯教授在学习之余,也在不断进行着中医实践:同学发烧了,他主动开方子帮同学熬药;同学腹泻了,他主动开方子帮同学熬药……就在这一次次的实践中,陶凯教授的临床能力得到了锻炼,而且在同学口中赢得了乐于助人的赞誉。毕业之后,陶凯教授便进入了山东省中医院的内科进行工作,他工作后的第一个老师是当时肾病科的武福刚。说起这位老师,陶凯教授心中满满的都是感激之情。当时武福刚老师有一位朋友的妻子因严重咯血而住院治疗,武福刚老师却给了当时还是新手的陶凯教授一个开方的机会,陶凯教授抓住这次来之不易的机会,运用在药房抓药时学的知识小心翼翼地组了一个方子,没想到病人吃了以后效果出乎意料得好,很快就不再咯血了,病人出院以后还多次邀请陶凯教授去其家中为其诊治,病情一直非常稳定。这一次的成功给了陶凯教授非常大的自信,正如其所说,大夫的自信就是从临床中一次次的成功中获得的。但是这次的成功在很大程度上是武福刚老师给的,因为在当时,像陶凯教授那种没什么资历的大夫是根本没有机会开方子的,可以说,没有武福刚老师给的机会,就没有这次成功。后来,陶凯教授便被调到了急诊,急诊上虽然有上级大夫,但据陶凯教授讲,夜间值班都是一个医生自己值班,抢救方案都是他自己指定、自己操作的,只要效果好,第二天上级大夫不过问。在这期间,陶凯教授抢救了一位斑蝥中毒的病人,为了抢救这位病人,陶凯教授查阅了手头所有的文献,最终病人得以幸存。而后期查阅文献才知道,北京朝阳医院翁心植院长也曾抢救过三个斑蝥中毒的儿童,山东省中医院的一位前辈抢救过一位红娘子中毒的病人,但不幸的是,这些病人都没有抢救成功。这再次给了当时身为低年资年轻大夫的陶凯教授巨大的自信。此外,陶凯教授不断地救治各种病人,为了成功率的提高,陶凯教授不断阅读中医古籍,从中学习古代大家的经验。被问及都读过哪些书的时候,陶凯教授说,在这方面他更多地受到了陈文孝老师的影响,喜欢看一些小册子,也就是那些比较薄的中医典籍,因为他认为那种书不是医生为了某种功利目的而写的,实实在在的东西比较多,是一生经验的总结。因为陶凯教授雾化合剂治疗慢性阻塞性肺疾病的方法,申请国家中医药局青年基金会课题成功,陶凯教授被调去了肺病科,在肺病科他用中医药为主的方法,抢救了很多的哮喘重度发作病人、很多慢阻肺重症、很多自发性气胸的病人及各种呼吸科疑难及重症患者,大多都获得了成功。之后的1988年夏天,便接触了、并用中医药治愈了第一位间质性肺炎的病人,而从此一发不可阻挡,治疗了来自全省、全国各地10,000多间质性肺疾病患者。陶凯教授说,在这一次次的成功中,他变得越来越自信,而自信,对一名医生来说,是很重要的,而且他的医术也在这个过程中得到了不断地提升,在中医药治疗间质性肺疾病路途上,他一直是走在探索中。

道之成——吾之生也有涯,而知也无涯

对于您今天的成绩,您有什么看法呢?这个问题一说出来,陶凯教授便马上说到,这些成绩太小了,微不足道。以人类现在的能力,对于大自然所做的只能是探索其规律,远远谈不上掌握。我到现在也不过就是在探索,探索生命的规律,探索疾病的规律,在这些规律面前,我们都太渺小了。接着陶凯教授便讲了一个他经历过的事情。那时候,他在急诊室上夜班,来了两个小男孩,衣衫褴褛,蓬头垢面,其中一个小男孩病了,体温很高,身体虚弱,另一个小男孩带其来看病,让陶凯教授救救他的小伙伴。他们没有钱,从衣服口袋里就找出了一块多钱,没有办法,只能给他做最基础的输液治疗,输上液之后,因为很晚了,陶凯教授和患者的小伙伴都睡着了。第二天早上,陶凯教授再去看他的时候,小男孩的身体已经凉了,没人知道他是什么时候去世的。陶凯教授和另一个小男孩一起将他的遗体抬到了太平间,那个小男孩对陶凯教授说,“你是我见过最好的大夫!”病人死了,却被称为最好的大夫,这说明什么?只要你真心对待病人,他们是能感受到的!我们一直都在关注怎样学习中医才能更好更快地提高治愈率,其实怎么学习不是并最重要的,因为知识是学不完的,更重要的是我们得明白我们为了什么去学,我们应该用一种什么态度去学!这用几十年从医经验凝练出的话语,如耳提面命,振聋发聩,令我等后辈谨记在心,一刻不敢忘记。

 刘中杰    通讯作者:马君

本文为转载文章,如有侵权请联系作者删除。

真诚赞赏,手留余香
陶凯
陶凯 主任医师
山东省中医药研究院附属医院 内一科
问医生 问医生 去挂号 去挂号
App 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