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导航
搜索
陶勇 三甲
陶勇 主任医师
北京朝阳医院 眼科

不拒绝患者给患者一片光明我的行医体会

老人的愿望







光阴荏苒,白驹过隙。时间总是飞快的流逝着。七年前的秋天,江西乐安遍野金黄,满山的秋叶与丰收的稻田相映成画。无名山下的铁路,停靠着画满七色彩虹的四节列车,这趟列车伴随着我在乐安这片土地上生活了三个月。



在这里生活每一天,都会有一辆班车载来四十位从深山某处村庄渴望光明的老人,他们都患有严重的白内障,和盲人无异。在列车上经过详细检查之后,一部分老人会被送回,原因是病情太过严重,仅凭列车上的设备无法完成手术。



这些老人离开时迷离的眼神,嘟嘟囔囔的话语。可以感受到他们的无奈。



那时的我想。那又能怎样?同情病人的后果,我是尝尽了苦果,包里至今还有一份北京病人的投诉信。因为长时间患糖尿病出现了眼部病变,治疗之后达不到理想的效果,投诉我错误治疗,前后判若两人的戏剧化的场景让我印象深刻。我反复告诫自己,“千万不要同情病人,治疗不理想他们怪的还是你”。



再坚定的信念,也架不住反复的考验。



一个下着雨的黄昏,缓缓驶来的班车上下来十来个人,走到最后的是一个驼背老太太,身材矮小,两只手都由一个约莫七八岁的小男孩扶着,走得非常小心。我不由得多多注意看了几眼,瘦小的身体,几乎可以说没有肉。



“为什么要把这样的病人带来?”



我第一时间内就质疑班车司机,难道是某个村官的亲戚?但我又立即否定了自己,这样差的营养条件不可能的。



“我已经拒绝她两个月了,你们还有最后一个月就要走了,我实在也没办法,只能带她来试一试。”司机不好意思地解释,“她孤寡老人,眼睛不好十多年了,平时靠着邻居照应,这两年越来越看不见了,吃低保,没钱上医院,也没人照顾她,之前来的几拨扶贫手术专家也都不给她治。扶她的那个小男孩是邻居家的孩子。”



我看了一眼老人,倒抽一口凉气,深眼窝、小睑裂,再一检查,大黑核的白内障,这样的手术在北京的医院里也是难事啊。



“列车上不能出医疗事故的,她这个手术在列车上完成不了”,这是个冠冕堂皇的理由。



“她肚子里长了个瘤子,也就还有几个月能活了。”



那更不行了,万一手术台下不来怎么办,我赶紧回答道。



让我惊讶的是,这个老人非常平静,她只说了一句方言,小男孩翻译后告诉我,“她想给自己做件寿衣。”



犹豫了许久之后,我妥协了。心里想即使有1%的希望也要做100%的努力。



老人的愿望最后实现了,手术台上,她非常镇静,纹丝不动。



第二天早晨,为老太太复查,揭开纱布。老太太激动的说到我看到了!接老太太来司机在旁边也饱含泪水。



三个月很快,快要离开的最后一周,满山的树叶都落光了,农田里枯秆道草错乱歪斜。司机告诉我,那位老人走了。



我不由深吸了口气,即惋惜又觉得自己起码完成了老人最后一个愿望!



七年过去了,老人的神态一直出现在我脑海中!这七年,我也始终坚持治疗被其他医生拒绝的眼病患者,他们对光明的渴望是我不断前进的动力,和他们分享来之不易的的幸福!

陶勇
陶勇 主任医师
北京朝阳医院 眼科
问医生 问医生 去挂号 去挂号
App 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