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我的
田文平 三甲
田文平 主任医师
包头医学院第一附属医院 手足踝外科

临床技能才是检验好医生的标准

范利              全国政协委员  解放军总医院副院长

临床技能才是检验好医生的标准


     什么是好医生?好医生就是能为患者看好病,有高超医疗技术的医生,好医生是靠在临床上不断地摸爬滚打锻造出来的。然而,在医生成长过程中,由于人才培养、医生准入晋升制度的不合理,使得部分医生的追求方向出现了偏差——过分追求论文、科研,甚至出现了假文章、假论文的情况。内蒙古科技大学包头医学院第一附属医院手足踝外科田文平

     医学是一门经验学科。很多医学大家、好医生并非院士或拿过大型科学成果奖,但是他们的经验非常丰富、道德非常高尚,能够创造奇迹。大多数一心扑在临床上的人,发表论文的数量并不多,可在现有体制下,他们的价值往往得不到体现。因此,在晋升过程中,应当重新审视医生的价值体现。评选好医生,首先让患者评,其次让医院工作人员评。

     医生靠临床技术赢取患者,所以,医生的培养一定要注重临床实践。我不反对医生搞科研、论文,但研究要来源于临床,并回归临床。

王天佑             全国人大代表  北京友谊医院胸心血管外科主任刘进

建议取消院长处理纠纷的权力


    近年来,由医疗纠纷引起的医闹事件频发,而有些医院更是本着“息事宁人”的原则,选择“私了”,赔偿了事。甚至出现了“大闹拿大钱,小闹拿小钱,不闹不拿钱”的现象,以至于促生了新兴行业“职业医闹”。医院院长虽握有医院的财政大权,但面对这样的情况,有时也甚是无奈。

    建议取消医院自行处理医疗纠纷的权利,尤其是涉及赔偿的纠纷,将所有类似案件一律按法律流程操作,以缓解医闹现象,更能防止国家财产流失。该建议的优势在于,即使个别患者或是职业医闹到医院闹事,医院也没有独自处理纠纷的权力,闹事者更得不到其预期的“好处”,只能或放弃,或寻求正规的法律途径进行解决。如若不然,只能助长闹事者的嚣张气焰。

    通过设立医师执照来限制不合格医者行医和防止“非法行医”无疑值得嘉许,其中,《执业医师法》与医学毕业生之间存在的冲突,也是医改中不能回避和必须解决的问题,但再改革有一个前提也不能变,即考取执业医师资格证须理论、实践均合格。

邓利强                 中国医师协会法务部主任

知情同意要写进《执业医师法》


     在做手术前,医生会让患者或其家属在知情同意书上签字,这个行为到底是保护患方的还是保护医方的?总体而言,是为了规范双方行为的。知情同意已经写进《侵权责任法》,强调事后的责任划分,但没有对签署知情同意前或行为本身做出规定,因此,知情同意应写进《执业医师法》,有些医院的知情同意已经被泛化,验尿也要签,补牙也要签,没有标准也没有规则。
 

    同时,知情同意书有时并不是非签不可。一分钟抢救一个患者,如果一定要让患者家属签字,而实际条件又无法满足的情况下,还是要以抢救患者为首要任务。所以,在《执业医师法》中一定要赋予医生抢救患者的权力,不能被知情同意牵绊。

杨利霞                                  郑州大学第二附属医院副院长 全国政协委员

健康传播 央视应有专门频道


    在中央电视台众多频道中,唯独没有健康频道。设立一个关系人们健康的频道,传播保健、防病知识,是利民惠民的好事。

    健康频道不仅对民众有益,对医务人员也有积极作用。首先,适当宣传医疗法律知识,使医护人员和大众都能了解医生职业全貌,医患沟通也会更加顺畅。其次,医患关系紧张很大程度是个别媒体炒作所致,进而损害了整个医生群体形象。其实绝大部分医生都是认真负责的,我们需要受众广泛的主流媒体来宣传医生好人好事,重新树立起医生群体的正面形象。 

温建民                     中国中医科学院望京医院骨科主任 全国政协委员

医疗鉴定不能“二元化”


    绝大部分医患纠纷都是由医疗事故引发的,随着国家法制逐步健全,当自行协商无法达到双方满意的情况下,医疗鉴定便成了能够提供最具说服力信息的第三方。然而,当前这个第三方还存在着二元性——医疗事故鉴定和司法鉴定。

    我国应建立医疗损害鉴定一元化机制。这是因为,其一,法医鉴定与临床医学鉴定侧重点不一样。临床医学鉴定侧重对医疗过程的鉴定,而法医鉴定则侧重于用结论来推断因果关系。临床医学鉴定往往是群体性的,而法医鉴定多数情况是法医本人行为,鉴定准确性、客观性难以保证。其二,对患者病情和病因了解、临床研究、疾病转化方面,法医无法与临床专家相比,且国内法医医学基础不高,技术力量也不均衡。相比之下,医疗事故鉴定专业及权威性更高。

孙建方                    中国医学科学院皮肤病研究所副所长 全国政协委员

民营医院不是“弹簧门”


    温家宝总理的政府工作报告再次强调鼓励引导社会资本办医,加快形成对外开放的多元办医格局。但现实中由于没有强有力的政策出台,民营医院就像一扇弹簧门,在政策层面层层受阻。

    如公立医院不交税,而虽然国家降低了民营医院的税收额度,但仍显得不够慷慨。再者用人机制也不平等。区域卫生规划过于强调从总量上控制医疗服务供给数量,往往难以避免存量资本垄断的问题,不利于社会资本参与竞争。必须消除阻碍民营医院发展的政策障碍,调整现行政策,才能更好地实现社会化办医。

孙保存                     天津医科大学附属肿瘤医院病理科主任 全国政协委员

廉价药品须建立储备制度


    相关部门应出台相关政策,以解决廉价药品短缺。国家应通过立法及出台相关政策措施,从药品需求、药品定价、品种特征等诸多方面入手,协调多个部门,保障企业持续生产。出台保护政策,尊重市场规律,对于临床无替代,但确有需求、利润较低的药品,相关部门给予相应的优惠政策。建立储备药制度和预警机制。对于特殊的药品要及时监控,一旦发现减产要及时干预。

迟宝荣                        吉林大学第一医院内科教授 全国政协委员

重视医学临床技能考核
 

    “医学生”和“医生”只有一字之差,反应的却是医学教育的重要责任。医学是高风险职业,医学教育是长学制、高投入,临床实践教学是培养医学生临床实践能力和职业素养的重要环节。

    所以,应该重视医学临床实践技能中心的建设,将医学生临床实践技能考核作为医学生素质能力考核项目之一,进入临床实习的医学生必须获取合格证明。编写全国统一的“临床实践技能”教材,并将其设为一门独立的医学课程学习。全国的执业医师考试应在教育部认定的临床技能中心进行,保证考试的公平公正及专业水平。 

赵平                         中国医院协会肿瘤医院管理分会主任委员军全国政协委员

医保完善还有很多功课要做

    新医改三年,困扰我国卫生事业发展的一些结构性问题开始发生变化,我国的基本医保改革在覆盖人数、服务范围和自付比例上都取得了不同程度的成效。并且,大病保障覆盖面正在逐渐拓宽,不过仍有一些大病还没有进入保障范围之内,医保完善还有很多功课要做。

    值得注意的是,在温家宝总理今年所作的政府工作报告中,再次强调加快健全全民医保体系,巩固扩大基本医保覆盖面,提高基本医疗保障水平和管理服务水平。城镇居民医保和新农合补助标准提高到每人每年240元。全面推开尿毒症等8类大病保障,将肺癌等12类大病纳入保障和救助试点范围。

王红阳                         中国工程院院士 全国政协委员

学术诚信数据系统应联网


    近年来,我国科技水平和创新能力大幅度提升的同时,学术腐败、剽窃造假事件频频发生。建议改革和完善我国现行学术评价体系和制度, 建立一套科学、独立、完整的学术评判、跟踪体系。建立健全相关制度法规,使学术腐败治理有法可依。

    此外,要建立并完善学术信用制度和全国联网的学术诚信数据系统。各相关学术机构,例如中科院、工程院、各大高校,可联合建立“诚信记录监督联网”,建立和有效追踪个人诚信记录,统一监督管理。该记录既可供人事任用、评奖和评审科研项目时查询, 必要时也可由这一学术监督机构将缺乏学术信用的个人信息通过相应的途径公布,联合有关部门定期对个人学术信用给予综合评估。 

熊思东                       苏州大学副校长 全国政协委员

留住医学人才 吸引优秀学生学医是前提 


     留住医学人才,先决条件是吸引好的学生读医科。目前这个问题遭遇了尴尬,大量医科院校并入综合大学,医科不是学校最好的专业,好学生常被金融、国贸等专业吸引,而调剂到医学专业的学生,思想也不稳固。应有所针对地解决这一问题。

     第一,现在整个医疗规模都在扩大。医学院校培养盲目性非常大,要控制医学生招生培养规模。我国一年需要新增多少医生?各类医学院校一年能培养多少学生?这两个数据要相吻合。否则,医生不够会有缺口,反之会导致过剩。

     第二,要加强培养的针对性,改变医学教育方式,以适应医院对医生的需求。比如医学院校可以根据医院的要求进行定向培养,而不是盲目培养学生,学生盲目碰市场,医院盲目招学生。

网友说

      当前没有针对医生的薪酬体系,工资还是大锅饭时代的产物。应当有人下到基层来了解我们的想法。特别是在医生晋升职称中,对基层医生要求英语和论文没有太大价值,与我们实际工作脱节。可以把基层医生的职称评定与教育系统的一样。       

                                               ——和风秋月

     如要医改,政府每年投入多少?如要打断药品利益链,谁来保障医生收入?应当将资金保障、监督机制、严惩措施等重要环节及时完善。医改如果还要放在利益天秤上权衡,那当然只有败局!

                                              ——幸福自由zxf
 

田文平
田文平 主任医师
包头医学院第一附属医院 手足踝外科
问医生 问医生 去挂号 去挂号
App 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