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我的

原创 我快不行啦,我要窒息了,我到底是什么病?

童艳琼 副主任医师 鄂钢医院 精神科
2017-05-27 855人已读
童艳琼 副主任医师
鄂钢医院

患者,方某,女,46岁,大专学历,全职太太

四年前的一个中午上,方女士正倚在沙发上看电视,一阵心悸突然袭来,心脏好像要从嘴里跳出来似的,大汗瞬间湿透全身,全身发紧,呼吸困难,她赶紧跑到窗户边,推开窗户,“我是不是要死了?”极度恐惧的她大声喊醒午休的丈夫,丈夫赶紧拨打120,很快,救护车送她到了医院。鄂钢医院精神科童艳琼

奇怪的是,方女士刚被送进医院,上述症状消失了。心电图及相关检查没有任何异常,留急诊室观察了1个晚上,医生让方女士回家了。

几天后,方女士到菜场买菜,就在她挑选蔬菜时,胸部突感压榨样疼痛,大汗淋漓,天旋地转,踹不过去来,她赶紧跑出菜场坐在路边拨打丈夫的电话,丈夫将其再次送往医院。

从菜场到丈夫将她送去医院的15分钟里,她感到非常恐惧,不知所措,好像身不是自己的,“我这是怎么了?我是不是不行啦?”。

1个月后,方女士上述症状再次发生,再一次被送到了医院,尽管相关检查没有问题,家属要求将她收进病房做进一步观察。观察期间,医生为她做了24小时心电监护、超声心动图、血常规、血糖、甲状腺功能等一系列检查,结果正常,排除了甲亢、低血糖等疾病,到武汉知名医院做冠脉CT检查左回旋支斑块堵塞30%(与临床症状的严重程度明显不相符)。因为查出冠脉斑块,此后,方女士的“心脏病”发作更加频繁,反复住院没有丝毫效果,强烈的恐惧在内心深处扎根、生长,使她几乎不敢再单独待着,不敢坐车,害怕坐火车坐飞机时空气不足导致窒息,不敢出门,死亡的阴影随时“笼罩”着她,深怕自己一旦 “心脏病”发作,没人救她,每隔几天就要丈夫送她去医院做心电图,反复的闹腾,丈夫及家人也无能为力深感疲惫。

一个偶然机会,丈夫与我院一位科主任在一起吃饭,聊起妻子的怪病,科主任说“可能是心理疾病”,便积极地帮方女士联系到院。

第一次见面,方女士眼神迷茫,充满了疑虑:“我到底得的什么病啊”,坚信自己不相信是心理问题,也不相信心理治疗能治好她的病。

经过2次的面谈后,方女士主动要求配合做心理治疗。经过几个疗程的心理治疗后方女士的病基本痊愈,偶尔会有身体发紧的现象,但她的内心成长了,知道身体发紧是紧张造成的,并且自己能应对,现在能自己出门买菜、坐车、坐飞机,还和同事一起坐大巴长途奔波旅行,方女士非常庆幸结识了心理医生。

方女士的这些反复出现的、突然发作的症状是一种常见的急性焦虑障碍,被称为惊恐障碍,其中以女性患者居多,属于典型的心理疾病。该病发作呈“双峰模式”,15~24岁是第一发病高峰期,45~54岁是第二高峰期。高达90%的惊恐障碍病人认为自己“没有心理疾病,而是躯体问题”,绝大部分人会因相关症状去看心内科、神经科、呼吸科等,仅11%的病人将此症归于心理原因,因为市民包括一些内科医生对惊恐障碍疾病性质的不了解,导致心理科就诊率低,给许多患者造成经济和精神上的诸多困扰。

所谓惊恐障碍,表现为不可预期的发作性的恐惧或强烈不适,发作时可表现为濒死感,恐惧,胸痛,心慌,恶心,出汗,胸闷,窒息感,身体发冷或发热,头晕或晕倒,不真实感,肢体颤抖等等表现,发作历时很短,一般30分钟以内,很少超过1小时,这种表现叫做惊恐发作,发作第一次之后,就时常担心再一次发作。

惊恐障碍由于发作起来症状貌似很严重往往被患友甚至一些医生误以为是心脏病。好多都有打120去急诊室的经历,但是经过检查却没有发现心脏的任何异常,往往只是显示心动过速,或当时的血压升高。

惊恐障碍有时会合并场所恐怖症,由于害怕惊恐发作,这类患者不敢独自出门,不敢去人多的场合,不敢去超市等公共场所。还有一部分患者会回避一些特定的场合,如做不敢做磁共振或CT,乘飞机,乘坐空间局促或封闭的汽车,不敢独处于无窗房间,坐电梯等,因为在这些场合会觉得憋闷,缺氧,担心万一病情发作无人救助,惊恐障碍发作还有的并不局限于此类场合,酷似心脏病的惊恐发作会毫无征兆不分时间地点地突然出现。

在此童艳琼医生提醒广大市民,当患者表现出“惊恐发作、预期焦虑、回避和求助行为”时,应及时找精神科或心理科医生进行心理评估。一旦确诊,采取“药物+心理”的综合治疗方法,可降低惊恐发作的频率和严重程度,缓解预期性焦虑,改善恐惧回避行为,提高生活质量。

有帮助
期待更新

童艳琼 副主任医师

鄂钢医院 精神科

问医生 去挂号

更多文章

我快不行啦,我要窒... 的相关咨询
由于相关规范,IOS用户暂不可在小程序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