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我的

原创 奥沙利铂严重副反应1例

段铮 主治医师 河南省中医院 肿瘤内科
2016-03-29 3748人已读
段铮 主治医师
河南省中医院

患者24岁,男性,诊断为直肠癌肝转移,肺转移。患者1年前因“大便带血,肛门下坠感”完善肠镜检查提示直肠腺癌;胸腹部CT平扫加增强提示双肺多发小结节,肝多发占位,考虑转移,直肠壁增厚。2015年4月起行两周期化疗,方案为伊立替康加希罗达,再用原方案四周期加贝伐单抗治疗,评价疗效SD,更换为FOLFOX4方案六周期加贝伐单抗治疗,疗效评价PR。第8周期化疗首日应用奥沙利铂泵2小时,化疗药物泵约2分钟左右,患者出现恶心呕吐,面色潮红,面部多发皮疹,患者未接触金属物、冷水、冷风等,立即撤掉奥沙利铂及输液装置,嘱地塞米松,苯海拉明应用,随即患者出现眼前发黑,全身麻木感,呼吸困难,烦躁,立即给予氧气吸入,心电监护,监护提示心率120次/分左右,氧饱和度85%左右,血压65/42mmHg,立即多次应用肾上腺素,多巴胺,高流量面罩吸氧等,期间患者意识清晰,对答欠流利,半个小时左右后烦躁缓解,呼吸改善,面色恢复,视物清晰,氧饱和度升高,血压偏低,持续升压治疗,两个半小时左右后血压维持在正常范围。回想当时,患者情况危急,每一位抢救的医护人员心里都绷着一根弦,若是呼吸困难不能改善,喉头水肿继续加重,则会出现休克危及生命,甚至可能需要气管切开。好在患者生命体征恢复,这也为自己今后的临床工作提个醒,即使提前做好奥沙利铂的预处理,即使患者已应用多疗程奥沙利铂,即使没有过敏反应的诱因,过敏反应还是有可能发生,甚至过敏性休克,危及性命,所以临床医师需通观全局,一点细节都不可放过。

有帮助
期待更新

段铮 主治医师

河南省中医院 肿瘤内科

问医生 去挂号
由于相关规范,IOS用户暂不可在小程序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