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我的
王刚 三甲
王刚 主治医师
武汉市中医医院 肾内科

慢性肾衰竭整体功能代偿疗法

               慢性肾衰竭整体功能代偿疗法

 

在慢性肾功能衰竭(CRF)的内科非透析治疗中,中医治疗的地位是不可替代的。如何将中医的理论优势和CRF有机结合.就显得格外重要,“整体功能代偿疗法”就是中医整体观念、脏腑相关学说、治未病理论和西医代偿理论相结合的产物。其核心就是将CRF时肾脏一身的功能代偿扩展至脏腑问整体的功能代偿。武汉市中医医院肾内科王刚

既往的研究表明,肾脏具有强大的代偿能力,当动物切除一侧肾脏后,对侧肾脏很快增大,最后达到代偿两侧肾脏的功能,动物得以健康生存;临床上也常见肾功能丧失50%时,人体的排泄和调节功能

尚可,血肌酐(cr)、尿素氮(BUN)多在正常范围,患者可无明显临床症状.基于上述理由,保护残存的肾单位及其代偿能力就成了治疗CRF的重要手段。由于CRF的不可逆性和进行性,其目的始终难以达到。如果根据中医的整体观念和脏腑相关学说,就可以将肾脏自身的功能代偿扩展成脏腑间整体的功能代偿。用中医学理论对CRF进行分析,其所影响的生理功能主要是人体的气化功能,即水液代谢和分清泌浊

的功能。CRF就是人体的气化功能逐渐减退乃至衰竭的过程。而气化功能不仅与肾有关,实则所有的脏腑都参与气化。肾主水,是人体气化功能的原动力,无疑是最重要的;此外,脾主运化、升清,肺主宣

发、肃降、司汗孔开合、通调水道,肝主疏泄、调畅气机、藏血,心主血脉、心火下降温暖肾阳等,都是人体气化功能的重要组成部分:所以CRF时,不仅肾脏会对丧失的气化功能进行代偿,所有的脏腑都有可能对气化功能进行代偿。因此,肾衰不仅治肾,而且应该更加积极地凋治其他脏腑。如CRF时患者的汗液、消化液中肌酐、尿素氮等代谢废物的含量明显增高,按照中医学的理论.这是肺和脾对肾功能的代偿,因为肺合皮色,主宣发,司汗孔开合;脾主肠胃,主运化。那么,CRF时宣肺健脾就有根据。

一般而言CRF时各脏腑参与代偿的情况有两种可能:一星肾功能的损伤不重,参与代偿的脏腑也很强健,临床上表现为只有肾脏自身的症状而无参与代偿脏腑的症状;二足肾功能损伤较重,或参与代偿

的脏腑本身虚弱,临床上呵能出现参与代偿脏腑受损的症状。在CRF的过程中出现其他脏腑的症状是判断参与代偿脏腑的依据。但是等到已经出现症状才能判断.显然已经失去了治未病的时机。因此,研究

CRF时各脏腑参与代偿的规律是必要的。CRF时各脏腑参与代偿的先后顺序与各脏腑与肾功能,亦即气化功能的密切程度而定,其顺序为脾、肺、肝、心,五脏之中,除肾以外,与气化功能关系址密切的就是

脾,在临床上脾胃症状出现最早,有的甚至贯穿始终,所以,CRF时脾最先参与代偿;若脾的代偿不足以维持人体最低限度的气化功能时,肺将动员其潜在能力参与代偿;若脾肺的代偿还不能维持人体基本的气化功能,则肝也将参与代偿;最后参与代偿的是心脏。若CRF时波及心赃.也说明人体自身的代偿功能已到极限,多属终末期尿毒症,肾衰竭合并心衰、尿毒症性心包炎。

     根据“慢性肾功能衰竭的整体功能代偿”理论,可以制订增强各脏腑代偿能力、延缓肾功能损伤的治疗方案,即“整体功能代偿疗法”。其一是制订五脏治法:如益肾、健脾、宣肺、疏肝、养心等基本治

法;二是研究五脏治法的运用规律。如健牌法的运用,根据常规辨证论治的理沦,只有CRF出现脾虚的时候才能用健脾法,而临床实践证明,有脾虚证时才用健脾法为时已晚。根据“整体功能代偿”的理

论,CRF时脾参与代偿足最早的,也是必然的,因此,凡是慢性肾病内生肌酐清除率(CCr)下降、血Cr、BUN上升者,不论患者有无脾虚的证候,都应在补肾的基础上积极健脾,特别是在尚无脾虚表现时及时健脾,对维护肾功能具有更加积极的意义,这也是CRF时“治未病”的新的理论依据。其三是根据五行生克制化的理论,调整脏腑之间的关系,比如有些CRF患者辨证属脾虚用健脾法无效,此时应考虑脾虚肝乘肾侮的可能,少佐疏肝、泻肾之品,如柴胡、香附、泽泻、黄柏,可明显提高疗效。因为生理情况下,脾在上,肝属木,肾属水,木克土,土克水。若脾虚,则木乘、水侮.故单纯健脾无效,必须同时调整脏腑之间的关系,这是治疗CRF时需要注意的问题。

本文为转载文章,如有侵权请联系作者删除。

真诚赞赏,手留余香
王刚
王刚 主治医师
武汉市中医医院 肾内科
问医生 问医生 去挂号 去挂号
App 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