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我的
王海泉 三甲
王海泉 主任医师
山东省立医院 中医科

印象最深的病人

前几天在报上看到“印象最深的病人”征文颁奖的消息,也看了几篇获奖的征文,当时我也思考了这个问题:从医17年了,哪个病人给我的印象最深?是那个第一个给我写表扬信的、还是那个教给我很多人生哲理的老右派?我想了想也没有最后的结论。这个念头就这样过去了,但今天的经历却一下子回答了这个问题:我17年来印象最深的病人,也就是对我的心灵冲击最大的病人竟然是――我的女儿。山东省立医院中医科王海泉

我就是喜欢孩子,不知从什么时候起,同事的孩子、家里的侄子外甥女和我在一起我就能知道他们的心里在想什么,特别容易和孩子沟通,在周围人的眼里我就是个孩子王,也许我的心理年龄小吧,可上帝就像故意折磨我似的,结婚多年妻子多次在怀孕3个月左右停孕,让我这个特别喜欢孩子的男人就是干着急。37岁了妻子怀孕竟然没有出现类似的现象,怀胎十月顺利生下一个八斤的女儿。在产前查体时才发现妻子是罕见的AB型Rh阴性血,太难得了,可以想象我对女儿的感情有多么厚了。孩子也特别好,从小不但聪明,也很少哭闹,摔倒了哭两声一哄就好,哭着哭着你问她:“小狗呢?”她马上会停止哭声去找小狗。女儿和我也特别亲,我就拿她当朋友一样交流,她一岁的时候有一次我们一家人在一起的时候我接到出版社的电话说我的书又重印了,我兴奋得“耶”了一声,高兴之情溢于言表,而什么也不知道的她也表现得异常幸福和兴奋,明摆着就是在和我分享成功的喜悦,我生活的快乐里就充满了女儿的笑声。

今天下午下了班正赶上下雨,虽然身心俱疲,见到女儿还是心情很愉快的。抱着17个月的女儿下楼看雨,一方面让她体验下雨的感觉,一方面也有让她“经风沥雨”的想法。雨大了她就默默地趴在我的肩头,雨小了就挣着下来在地上戏水玩耍,这样过了近一个小时,可以想象夏日雨中的父女是多么的幸福。回到家别人都吃完了,我放下女儿准备吃饭,女儿可能依然留恋雨中的惬意,抱着我的两条腿不放。我就用双手拉着她的双手拉来拉去,拉动中就想把她提起来,稍一用力孩子的脚还没有离地,女儿就突然哭起来了,我赶紧抱起来活动一下她的腕关节,没有问题,活动一下肘关节,也能动,就觉着可能就是拉疼了肌肉就交给了闻讯赶来的妻子,孩子喊着妈妈停止了哭声,我就怀着少许的内疚开始吃饭了,心想孩子应该没什么问题。在以后吃饭的十几分钟内女儿断断续续哭了十几次,每次的哭声都是前所未有的痛苦的哭声,每一声哭也都哭在我的心上,相信每一个做父亲的都能理解我的感受,而且每一次哭泣都没有减弱的迹象,问她怎么了,她就指着我说“爸爸、爸爸”,好像就是在告状说爸爸伤害了她。我停下本来也吃不下的饭,悄悄躲在她身后观察她双手的动作,她的左手明显不如右手灵活,动一动就哭起来,孩子十二岁的小表姐建议快上医院去看看,我心里的滋味真难受呀!我的工作就是推拿,我不知道治疗过多少孩子了,但我现在怎么办?是肩关节的问题?肘关节的问题?腕关节的问题?又是我亲手伤害的,我的心里太难受了。同样是从医的妻子似乎明白我的困惑说:“你就把她当成普通的患者看看是什么问题?”什么问题?我刚才就是牵拉了一下,牵拉时最容易损伤的不是肩关节、也不是腕关节,难道是桡骨小头半脱位?――“牵拉肘”?在妻子的鼓励下我努力把痛苦的女儿想象成我的普通病人,给她做桡骨小头半脱位的整复手法,虽然手下是那么的软、那么的不自信,还是感觉到了女儿桡骨小头的错动感,女儿立即停止了哭泣,抬起左手去摸她妈妈的脸,我的心里不知是什么滋味,端详了大约一分钟见女儿真的没事了,我长出一口气,脱口而出“太难受了”,到了书房关上门哭了,这就是我的印象最深的病人。

 

 

 

王海泉
王海泉 主任医师
山东省立医院 中医科
问医生 问医生 去挂号 去挂号
App 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