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我的
王静滨 三甲
王静滨 副主任医师
广州中医药大学深圳医院 脾胃病科

西药难治的胃炎、胃溃疡及胃食管反流病的中医治疗

酸相关疾病是指与胃酸分泌过高或对胃酸敏感增加相关的一些疾病,主要是指消化性溃疡(PUD)、胃食管反流病(GERD)和功能性消化不良(FD),其治疗西医通常是采用抑酸药,如H2受体拮抗剂(H2RAs) 和质子泵抑制剂(PPIs)[1],仍有部分患者无法通过抑酸治疗得到满意疗效,需要采用中医药治疗,才会收到满意效果。黑龙江省名中医谢晶日(王静滨医生的授业恩师)“无郁不成酸”理论,为中医药辨证治疗酸相关疾病提供了重要的理论依据。广州中医药大学深圳医院脾胃病科王静滨

 

1 理论

现代医学研究认为,胃酸是由胃壁细胞分泌,受到神经、内分泌的调节,正常的胃酸分泌可以有助于消化功能,而异常的胃酸分泌可以引起胃粘膜细胞的损伤,进而发生溃疡、反流、消化不良等疾病,临床上表现为胃痛、泛酸、烧心等临床表现。《易传》云:“一阴一阳之谓道”,认为世界万物都是阴阳对立平衡的统一体,《灵枢·邪客》又云:“人与天地相应也”,传统中医学认为人是与天地相统一的,也是阴阳对立的统一体。人之所以能够保持健康,是因为阴阳调和达到平衡状态,而疾病的发生则是因为这种阴阳平衡的状态被打破,即如《素问·生气通天论》所说:阴平阳秘,精神乃治。阴阳离决,精气乃绝。”而对于疾病的治疗,中医仍然是在整体观念的指导下,把人体当做

    一个有机的整体来分析研究与治疗,所谓“谨察阴阳所在而调之,以平为期”。正是在这些理论的指导下,谢教授认为,酸相关疾病的发生不仅仅是胃壁细胞分泌功能的异常,而是人体阴阳失衡的结果,在治疗的时候,需整体辨证。总结多年的临床经验及中医理论,谢教授认为,酸相关疾病的发生与“郁”的关系最为密切,提出了“无郁不成酸”理论。

 

2 理论分析

《丹溪心法》云:“气血冲和,万病不生,一有怫郁,诸病生焉,故人身之病,多生于郁”。谢教授深受丹溪先生影响,认为酸相关疾病的发生源于“郁”的存在,并以“越鞠丸”为基础方进行辨证加减,论治酸相关疾病。而关于“郁”的发生与种类,《医宗金鉴·删补名医方论》则说“若饮食不节、寒温不适,喜怒无常,使冲和之气失常,以致胃郁不思饮食,脾郁不消水谷,气郁胸腹胀满,血郁胸膈刺痛,湿郁痰饮,火郁为热,及呕吐恶心,吞酸吐酸,嘈杂嗳气,百病丛生”,分别说明气、血、痰、火、湿、食六郁,而六郁的存在皆可导致肝失调达。《素问·阴阳应象大论》有云“风生木、木生酸、酸生肝”,说明了酸与肝的关系密切,酸的产生也受到肝主疏泄功能的影响。肝属木,“木曰曲直”,喜条达而恶抑郁,六郁可以引起肝失调达,而肝失调达则引起酸分泌的异常。因此对于酸相关疾病的治疗,谢教授认为应从“解郁”入手,而调畅肝之气机则为治疗的关键。

 

3 辩治规律

郁有气、血、痰、火、湿、食六种,而气郁、血郁、火郁首当责之于肝,而食郁、湿郁、痰郁则首当责之于脾,而此六郁常相互关联,互相影响,因于脾者,终将累及于肝,而因于肝者,脾必受累。因此,在酸相关疾病的治疗中,当以疏肝健脾为要,再酌情有所侧重,谢教授的辨治规律为:以气郁为主的疾病,表现为胃脘胀痛、泛酸、急躁易怒,因情志波动而加重,舌淡苔薄,脉弦,治疗以疏肝理气,佐以健脾和胃,方用柴胡疏肝散合越鞠丸加减;以血瘀为主的疾病,表现为胃脘疼痛,固定不宜,入夜加重,舌质紫暗,脉弦涩,治疗当以理气活血、健脾和胃止痛,方用失笑散合越鞠丸加减;以火郁为主的疾病,表现为胃脘食管灼痛,吞酸嘈杂,口气臭秽,舌苔黄,脉弦数,治疗当以清肝泻火,和胃止痛,方用左金丸合越鞠丸加减;以食郁为主的疾病,表现为嗳腐吞酸,胃脘胀满,舌淡苔黄腻,脉滑,治疗当以健脾消食、和胃止痛,方用保和丸合越鞠丸加减;以湿郁为主的疾病,表现为胃脘隐痛,喜温按,呕吐酸清稀酸水,畏寒,舌淡,苔薄白腻,脉濡缓,治疗当以健脾温中、化湿和胃,方用健脾丸合越鞠丸加减;以痰郁为主的疾病胃脘疼痛,胀满,头身困重、舌苔厚腻,脉滑数,治当以清化痰热,解郁和胃,方用小陷胸汤合越鞠丸加减。

 

4 验案举隅

例一:王某,42岁,以“反酸烧心,呕吐清稀酸水”为主诉求诊。西医诊断为十二指肠球部溃疡。该患素体消瘦,从小即体弱多病,每于天气寒冷,秋冬、冬春季节交替之际出现上述病症,并加重。曾自服“洛赛克”无效,后经人介绍辗转就诊于谢教授处。谢教授予柴胡15g、香附20g、川芎15g、苍术15g、神曲10g、炒九香虫15g、炒白术15g、党参15g、茯苓15g、甘草10g、陈皮15g、肉蔻15g、砂仁15g,肉桂15g,代赭石25g,7剂,水煎早晚分服。一周后患者复诊呕吐清稀酸水症状明显减少,且自觉体力增加,平素畏寒的症状也明显改善,但仍有反酸烧心症状。二诊药物调整如下:原方去代赭石15g,加三七粉15g,继服15剂。患者半个月后复诊,反酸烧心症状消失,病情痊愈。

按:患者每于天气寒冷时加重,呕吐清稀酸水,为寒湿郁滞于内,肝气不得条畅,故郁而成酸。究其寒湿起因,当为脾阳不振,不能温化水湿所致,寒湿中阻,气机不畅。治疗当以温脾祛湿,条畅气机为法,因此在越鞠丸的基础上,配合健脾丸,并且加重香附的用量,从而达到疏肝调畅气机、温中的目的,并加入代赭石,通降胃气,共达温脾祛湿、理气和胃降逆的作用。而患者服7剂之后,虽然吐酸水改善,却仍反酸烧心,为病久,因郁成瘀,因此加入三七粉,以加重活血效果,患者服15剂而愈。

例二:张某,女,27岁,以“烧心”为主诉求诊,西医诊断为反流性食管炎。该患形体消瘦,素有便秘痼疾,烦躁不安,口气臭秽。

与方药如下:柴胡15g、香附10g、川芎15g、苍术10g、神曲10g、黄连15g、吴茱萸10g、煅瓦楞子35g、海蛤粉35g、浙贝35g、大黄15g、枳实20g、厚朴20g、知母15g、沙参15g、石斛15g、麦冬15g。7剂,水煎早晚分服。患者服上要2剂后即排大便,随后每2-3天大便一次,烧心症状减轻,心情也明显改善。在予原方加紫苏15g、砂仁15g,继服15剂,患者烧心症状消失。予方剂调整如下柴胡15g、香附10g、川芎15g、苍术10g、神曲10g、大黄10g、枳实15g、厚朴20g、知母15g、沙参15g、石斛15g、麦冬15g。继服15剂,保持大便通畅。

按:“诸呕吐酸,暴注下迫,皆属于热”,六腑以通为用,胃气以降为顺,本例以烧心为主症,却伴有便秘,烦躁诸症,为肝郁日久,气滞化火,郁火内结,暗伤阴津,阴津不能濡养,不容则痛;肠燥津枯,大便不解,府气已滞,胃气上逆;肝气横逆犯胃,故而烧心。治疗当以清泻肝火,解郁降逆为法,因予左金丸合越鞠丸加减,或者乃愈。

王静滨
王静滨 副主任医师
广州中医药大学深圳医院 脾胃病科
问医生 问医生 去挂号 去挂号
App 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