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我的
王金国 三甲
王金国 主任医师
吉林大学第一医院 泌尿外科

美国学习体会之社会医疗资源配置

        在美国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UCLA)的泌尿外科学习临床工作一年,除了医学技术方面的学习外,还有体会到了我们在社会医疗资源配置上与发达国家的差距。

        首先,美国的医疗队伍是由最优秀的人组成的。10多年前克林顿就曾经在国会演讲,认为当时的医生的工资水平虽然已经大大超过平均收入,但历年增长幅度上低于全社会平均水平,因此建议给医护人员加薪,“要吸引社会最优秀的人从事医疗工作,把我们的健康托付给高素质的人才”。而我们国家近几年医护人员面临的不断恶化的从业环境,甚至生命安全得不到保障,大家更愿意当官、做生意或者从事其他行业,新加入的医护人员的素质堪忧。吉林大学第一医院泌尿外科王金国

        其次,经济杠杆调配医疗资源。在美国和日本,在小的城镇从事医疗工作和教育等工作,其收入并不比大城市少多少,这吸引了包括医疗行业在内的各行各业的人员,在学有所成后,愿意远离大城市的喧嚣,到小地方工作。而我们国家,当医生只有在大城市才有非常多的病人,才有足够的收入。到了小地方,收入大幅减少,孩子接受教育等受限,使得医疗资源分配及其不平衡。要想平衡,不是行政命令能达成的。在全国的城镇化进程中,努力缩小地区间收入差距,增加中小城市、乡镇在医疗、教育等各方面的投入,才能逐渐实现人才向广大的基层流动,给更多居住在基层的百姓提供服务。

        最后,医疗教育的投入不足。在美国,不是医学院毕业后就可以找地方工作,而是需要在政府资助下,在大医院接受4-6年的住院医生培训,然后才能到基层医院当全科医生;若想当专科医生,还需要3年以上的专科培训,然后到大点的医院做专科医生。而我们国家,医学院毕业时的医生经验和水平都不足以胜任全科医生或专科医生,一部分人考取硕士或博士接受了继续教育,而其他直接去中小医院的人却很少有在高水平医院继续接受教育的机会。因此加剧了大医院和基层医院之间的医疗资源不平衡。

        在医疗资源不平衡的前提下,本来应该在基层医院解决的简单诊治,也都带到了大医院解决,这造成了大医院的人满为患,造成了看病难的大环境。即使是发达国家,其医疗问题也是个大问题,我们不能照搬别人的经验。但是有一点,应当制定发展计划,持续改进医疗队伍建设,完善医疗资源分配,最终使百姓大部分病痛都能就近找到值得信赖的医院和医生来解决,只有大病才需要到大医院诊治。

真诚赞赏,手留余香
王金国
王金国 主任医师
吉林大学第一医院 泌尿外科
问医生 问医生 去挂号 去挂号
App 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