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我的

岳甫嘉种子方用药规律探析

王均友 主任医师 济宁市中医院 外二科(泌尿、生殖及男科)
2009-06-04 1761人已读
王均友 主任医师
济宁市中医院

  采用计数资料统计分析方法,对明代医家岳甫嘉《妙一斋医学正印种子编》所附30首内服种子方的整理分析,归纳出岳氏种子方的常用药物类别及优选药物;种子方以补益药为基本遣方原则,选药配伍的宗旨是以生殖之精为核心,配伍形式常用温肾生精、滋肾填精、益气聚精、补血养精、敛肾固精、活血通精、祛邪保精、补心助精、理气归精。然后,根据统计结果,运用中医药学理论,阐述了岳氏调精种子的选药组方配伍机理。

【关键词】  岳甫嘉 文献研究 用药规律 男性不育症 种子方济宁市中医院外二科(泌尿、生殖及男科)王均友

    岳甫嘉,明代医家,于崇祯九年(1636年)撰《妙一斋医学正印种子编》2卷。上卷主要论述男科,列岳氏种子验案8则,附33首种子方。本文采用计数资料统计分析方法,对岳氏所附30首内服种子方进行整理分析,来探讨岳氏治疗男子不育症的选药组方配伍机理,以揭示其用药规律。为男子不育症的中医药治疗提供可参考的方案。

    一般资料 

1.资料来源

    《妙一斋医学正印种子编》所附30首内服种子方,除去其炮炙方法所用中药,按其方中所列单味中药进行统计。整理书中30首内服种子方,将这些方剂的方名、组成药物、药物剂量等内容输入电子计算机行数理统计分析,找出种子方的所有组成药物,并按药物功用进行分类(分类依据高等医药院校统编五版教材《中药学》和《中药大辞典》),继而采用计数资料统计分析方法对种子方的组成药物类别和单味药作使用频率统计,对得出的结果按使用频率由高到低进行排列,保留频率较高的类别及其组成药物进行分析。

    2.统计结果

    30首种子方组成药物类别使用频率结果(以药物类别、使用方数、使用频率顺序排列):补虚药30首,100%;收涩药22 首,73.3%;活血化瘀药19首,63.33%;利水渗湿药18首,60%;安神药14首,46.67%;清热、解表药13首,43.33%;化湿、理气、温里药12首,40%。30首种子方常用药物使用次数:补阳药:菟丝子18次、杜仲13次、肉苁蓉13次、补骨脂11次、沙苑子9次、巴戟天7次、鹿茸5次、鹿角胶5次、鱼鳔胶4次、续断3次、锁阳3次、益智仁3次、核桃仁3次、葫芦巴3次、蛇床子3次、紫河车2次、韭菜子2次、雄蚕蛾2次、鹿角霜2次、淫羊藿1次、海狗肾1次。补血药:熟地黄13次、当归8次、何首乌5次、白芍4次、龙眼肉2次、楮实子2次。补阴药:枸杞子18次、麦冬12次、天冬10次、龟版3次、石斛2次、桑椹2次、黑芝麻1次、鳖甲1次、黄精1次。补气药:山药13次、人参11次、白术4次、甘草3次、大枣1次。收涩药:五味子16次、山茱萸16次、覆盆子9次、芡实4次、莲花蕊3次、金樱子2次、莲须2次、石莲子1次、桑螵蛸1次、莲子1次。活血化瘀药:牛膝18次、穿山甲1次、川芎1次、乳香1次。利水渗湿药:茯苓15次、车前子5次、茯神1次、灯芯草1次、泽泻1次、萆薢1次。安神药:柏子仁10次、远志9次、酸枣仁5次、龙骨1次。清热、解表药:生地12次、黄柏9次、知母4次、牡丹皮3次、菊花3次、生姜1次、黄连1次。化湿、理气、温里药:陈皮4次、小茴香4次、砂仁3次、肉桂2次、木香2次、丁香1次、川椒 1次、沉香1次、川楝子1次。

    结果分析与规律探讨

    1.以补益药为基本遣方原则

    从统计结果看,30首内服种子方,都使用了补益药,占100%,其中用补阳药占18/30,补阴药占18/30,补血药占13/30,补气药占13/30。补阳药和补阴药多为温补肾阳和滋补肾阴之品。这与肾藏精为水火之脏,藏真阴而寓元阳,与生殖的根本理论相一致。所以,岳氏种子方从大补元气,养血充脉,填精滋阴,温壮真阳立法,平衡阴阳,调和气血,既可养生保健,又益生生之源,以补益药特别是补肾药贯穿于调精种子始终。

    综合分析这些药物,①从药物功用特点来看:补阳药多取温肾阳、益精髓、强筋骨之药,频率较高的前5种药是:菟丝子、杜仲、肉苁蓉、补骨脂、沙苑子,其功效多温润平补。养阴药使用频率较高的是:枸杞子、麦冬、天冬,枸杞子平补肝肾之阴,天冬、麦冬以滋心肾之阴为主。补血药使用频率较高的是:熟地、当归、何首乌,多入肝肾,益精血。补气药用的频率较高的是:山药、人参,平补脾肾,大补元气。总之,通过补益药的运用,可以起到温肾生精、滋肾填精、益气聚精、补血养精,从而精气充沛,种子成功。②从药物来源来看:多用动、植物药,不用矿物类药,并且突出动物血肉有情之品和

植物种子类药。动物类药如:紫河车、鹿茸、海狗肾、鱼鳔胶、蚕蛾、龟版、鳖甲、虎胫骨等温润填精,少刚烈之性,有激发生殖机能的作用。植物子类药如:菟丝子、补骨脂、沙苑子、韭菜子、葫芦巴、益智仁、枸杞子、桑椹、黑芝麻等,有取类比象之意,子类药乃药物之子,即药物之种子,按功能类比,能繁殖生命;以形象类比,可促精子生成。

    2.以生殖之精为核心进行配伍用药

    暖肾壮阳,兴阳道,温肾以生精  岳氏云:“男子以阳用事,从乎火而主动,动则诸阳生”,“火能生物,于种子尤为亲切”,“肾虽属水,不宜太冷,精寒则难成孕 ,如天地寒冷,则草木必无萌芽也。”因此对于辨证属肾阳亏虚引起的精虚不足,无以成孕,岳氏配伍补肾阳之药,既可增强性功能,利于精子的排出;又可使阴得阳助则泉源不竭;同时使精寒得化,活力增加。但岳氏对壮阳药的应用又提出了其注意事项:“治男子毋过热以助其阳,”“治男子而专用热药,徒取亢阳用事,快一时之乐,久之而精血耗散,祸乃叵测。”

        培复天真,益肾水,滋肾以填精  岳氏云:“种子者,贵乎肾水充足,尤贵乎心火安宁”,“肾,坎象也,水火并焉 。水衰则阳光独炽而令肾热。”因此岳氏在温壮肾阳的同时配伍补益心肾之阴的药物,善于水中补火,阳得阴助则生化无穷。重用养阴益精之品,既可直接填充不足之阴精,以使肾水充盛,又可抑制上炎之心火,岳氏云:“肾精之妄泄,由乎心火所逼而然。盖心为君火,肾为相火,而相火奉行君火之命令焉。”心火下降,肾水上济,心肾相交,阴精得固则阳生阴长,生生不息。

        健脾培土,补元气,益气以聚精    《素问·阴阳应象大论》云:“气归精,精归化”,“精化为气”,意指人身之气可以转化为精,精由气化而产生,精又可转化为气,精和气可互生互化,故用益气的方法可以生精聚精。明代张景岳说过:“善治精者,能使精中生气;善治气者,能使气中生精。”岳氏云:“阳精原是气结之华”,“    精清流而不射,皆为精气不足”,“脾虚不能治水,以致肾虚不能蓄精”,“治以实脾滋肾,土旺而水自藏,肾充则精自厚。”因此配伍补气健脾的药物,既可培补后天之本,生化之源,以使后天养先天,又可使土旺而元气充沛,阴精得蓄而聚于肾中。

         精血同源,充血脉,补血以养精  岳氏在谈到养精之道时云:“精成于血,不独房室之交,损吾之精,凡日用损血之事,皆当深戒”,“心藏血,而肾藏精,精血充实,乃能育子。”肾藏精,精血同源,互生互化,因此在种子方中配伍补血药,不仅可以补血生精,又可使阴血旺盛,肾精得养。即所谓“精亏血亦亏,补血精自生,血盛精得养。”

         秘精涩液,强封藏,敛肾以固精     五脏藏精气而不泻,肾主蛰,职司封藏,真阴真阳寄居其中,宜于固密而不宜妄泄。岳氏云:“种子之法,要在固精。”因此在大量的补益药中配伍固精药,用药频率最高的是五味子、山茱萸、覆盆子、芡实,都为果实种子类药材,并且收涩药的运用在30首种子方中仅次于补益药,占73.3%,这充分说明古人养生中强调秘精固精、固本保元的重要性,不仅要有充盛的生殖之精,而且使精内不离宫,外不乱施,这样则精宫内守,养精蓄锐,待时而发,一举中的。岳氏在提到固秘真精的重要性之外,又谈到了用药的禁忌,其认为“涩精之药 ,尤种子所忌,如龙骨、牡蛎等味,可入治虚损,不入种子方,以涩则施精不全,非求嗣者所宜也”。而五味子《本草通玄》云:“固精,敛汗”;山茱萸《雷公炮炙论》云:“壮元气,秘精”;覆盆子《本草图经》云:“强肾无燥热之偏,固精无凝涩之害”;芡实,《本经》云:“益精气。”从众多文献可以看出岳氏遣方用药时已注意到治疗男子不育时,固精药和涩精药的微细差别。

       调和血气,壮腰膝,活血以通精  活血化瘀药在30首方中有19方用到,占63.33%,而活血化瘀药用药频率最高的是牛膝,对于牛膝的炮炙多采用盐酒炒,或酒洗、酒蒸、酒浸,或不炮炙。牛膝,《本草经疏》云:“走而能补,性善下行。”《本草纲目》云:“牛膝乃足厥阴、少阴之药。所主之病,大抵得酒则能补肝肾,生用则能去恶血。”岳氏在种子方中配伍牛膝,一取其补肝肾,二取其下行,三取其活血。补肝肾,强筋骨,则肾精之外象得补;性善下行,可引诸补药下达足厥阴、少阴之经;因温肾壮阳,煎烁精液,滋肾养阴,阳失蒸化,易致精液凝滞,精瘀而化生受阻,排泄不畅,更因精血同源,精瘀血亦瘀,血活精自通,所以取其补中活血,血活精畅。虽然岳氏方偏补偏固,但从牛膝的用药频率来看,他也注意到补固中兼通的重要性。

         疏利肾气,清相火,祛邪以保精     利水渗湿药在岳氏30首种子方中有18方用到,占60%,清热药用到13方,占43.33%。利湿药用药频率最高的是茯苓,其次是车前子、泽泻、萆薢1次。清热药用药频率最高的是生地,其次是黄柏、知母、丹皮、黄连。岳氏云:“服车前子为利导,自无施精不全之患”,五子衍宗可“疏利肾气”,“若萆薢者,苦燥之品,足以利水土之邪而平其气。”生地、丹皮、知母、黄柏、皆可清肾中相火,黄连清心火。因此综合上述所配伍药物,岳氏在种子方中融入了明代程钟龄治疗精浊之萆薢分清饮和菟丝子丸。正如林佩琴谓:“浊出精窍,病在心肾”,岳氏配伍这两类药既可导肾中之湿浊,又可

清君相之火热,从而可稳固生殖之精,以保护肾中之精的充盛。

         宁心安神,定魂魄,补心以助精  安神药在岳氏30首种子方中有14方用到,占46.67%,用药频率最高的依次是柏子仁、 远志、酸枣仁,皆为养心安神之药。张景岳曾说:“精之藏制虽在肾,而精之主宰则在心,故精之蓄泄无非听命于心”。精之藏泄盛衰皆与心有密切关系,用补心的方法可以资助肾精之虚衰。而岳氏配伍频率最高的柏子仁,《本草纲目》云:“养心气,润肾燥,安魂定魄,益智宁神。”“味甘而补,辛而能润,其气清香,能透心肾。”可为调精种子,从心论治之要药。

        温中开气,运脾胃,理气以归精  化湿、理气、温里药在岳氏30首种子方有12方用到,占40%,用药频率最高的依次是:陈皮、小茴香、砂仁、木香、肉桂。岳氏对于这些理气药多择其一两味配伍入方,而上述选药,辛散温通,芳香理气,温而不燥,行气而不破气,调中而不伤中。因岳氏种子方多以补益药为主,且须长时间服用,所以脾胃功能的正常与否至关重要,脾胃中州运化正常,补益药才能更好地发挥作用,故岳氏配伍上述药物,目的在于醒脾开胃,斡旋中州,使之健运转输,助增药势,补而不滞,使后天之精皆归之于肾。

        综上所述,岳氏30首种子方组方以补益药为基本遣方原则,其选药配伍的宗旨是以生殖之精为核心,配伍形式常用温肾生精、滋肾填精、益气聚精、补血养精、敛肾固精、活血通精、祛邪保精、补心助精、理气归精。虽然30首种子方囊括了男子种子各种症候,但岳氏还是强调“成方活用则灵,活方滞用则谬”,要“按脉立方,因病用药”,“非医者有巧思、有慧眼、有识力,投药罔有不误者”。

 

有帮助
期待更新

王均友 主任医师

济宁市中医院 外二科(泌尿、生殖及男科)

问医生 去挂号

更多文章

岳甫嘉种子方用药规... 的相关疾病
由于相关规范,IOS用户暂不可在小程序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