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导航
搜索
汪清 三甲
汪清 主任医师
复旦大学附属妇产科医院 宫颈疾病/宫腔镜诊疗中心

HPV防治

近年来,随着人们生活水平的提高和生活方式的改变,人乳头瘤病毒(HPV感染越来越多见。据估计,中国女性HPV感染率约为16%,终身感染率累积可高达60%~70%。也就是说,60%~70%的女性,在其一生中都感染HPV。根据一项针对英美年轻女性(包括大学生在内)的调查研究结果显示,即使她们只有一个性伴侣,在有性生活的五年内,也大约有50%感染 HPV 。由于HPV感染宫颈癌的主要原因,很多感染HPV的妇女朋友为此倍感焦虑。那么,我们应该怎样正确对待HPV感染呢?复旦大学附属妇产科医院宫颈疾病/宫腔镜诊疗中心汪清

根据HPV 的致癌危险性,人们将其分为低危型和高危型两大类。低危型HPV一般伴随尖锐湿疣或低度鳞状上皮内病变,不会引起宫颈浸润癌。而高危型HPV宫颈癌密切有关。据报道,99%以上的宫颈癌中可以检出高危型HPVHPV检测不仅对筛查宫颈癌十分敏感,而且对宫颈病变治疗的预后亦有指导意义。研究表明,高危型HPV(尤其是HPV-16, 18, 33以及 45)阳性的患者,LEEP术后宫颈高级别病灶残留或复发的风险会增加。因此,HPV检测的临床价值目前正日益受到临床医生和患者的重视。

虽然HPV感染较为常见,但这种感染通常是一过性的,大约70%的HPV感染新病例中,其中包括高危型HPV,可在感染后一年内康复。机体通过自身免疫系统使病毒逐渐清除,尤其是低危型HPV更容易被机体清除。只有5-10%的高危HPV可表现为持续感染状态,进而逐渐发展为宫颈癌前病变乃至宫颈浸润癌。从病毒感染宫颈癌的发生,往往需要十几年的时间。而在HPV宫颈癌变的漫长过程中,完全可以通过常规的宫颈癌细胞学筛查及阴道镜指导下活检在宫颈病变的早期发现,及时诊治。基于这样一个认识,美国阴道镜和宫颈病理学会(ASCCP)共识指南指出单纯的HPV亚临床感染(即仅有HPV感染,宫颈尚未发生病变,细胞学和组织学病理均为正常)不需要治疗,而仅需定期随访即可。

尽管如此,人们仍然渴望有办法可以主动清除HPV感染,使自己及早远离宫颈病变发生的风险。遗憾的是,HPV亚临床感染目前尚缺乏可靠有效的药物治疗方法。事实上,并没有直接针对HPV的治疗药物。国内临床上常用的干扰素等都是改善全身或局部免疫而不是直接针对病毒本身,无法主动清除HPV,其疗效亦存在争议。基础研究表明,HPV感染对干扰素治疗是否具有反应性,取决于一种干扰素诱导因子(p56)是否与E1蛋白发生结合。从药物使用途径方面,干扰素局部用药效果要优于全身用药。2009年的一项荟萃分析表明,局部应用干扰素对生殖器疣的有效率是44.4%,显著高于安慰剂组(16.1%);全身性用药的有效率是27.4%,与安慰剂组(26.4%)无明显差异。另外一个常用的药物是咪喹莫特,已被建议用于尖锐湿疣HPV感染导致的部分外阴病变的药物性治疗,但对宫颈病变常规物理或手术治疗后应用咪喹莫特目前认为并不能减少复发风险。

避免受 HPV 感染是保护女性远离子宫颈癌最自然的预防方法。目前及未来的几年内生产的HPV疫苗,只是针对病毒预防性工作。目前只针对1618高危型致癌HPV感染,能够预防的病毒类型有限,仍有机会感染其他高危致癌病毒。而HPV疫苗预防效果还有待更长期的观察。要在国内所有妇女人群做疫苗预防,也需要耗费巨大的人力物力,风险效益比尚需评估。需要指出的是,HPV预防性疫苗不能治疗已经发生的HPV感染HPV治疗性疫苗目前尚处于基础研究阶段,其临床应用尚需时日。

总之,对于HPV感染,我们既要加以重视,又无须过度恐惧。在日常生活中,我们可以通过以下几点预防和减少HPV感染

1. 加强锻炼,健康饮食,提高机体免疫力。

2. 定期随访,每年检查细胞学及阴道镜。有性生活的女性可以在30岁以后开始进行HPV-DNA检查。

3. 使用避孕套。2002 年的一项荟萃分析表明,虽然避孕套并不能避免HPV感染的风险,但发生生殖器疣、宫颈高级别上皮内瘤变以及宫颈浸润癌的风险会降低。

汪清
汪清 主任医师
复旦大学附属妇产科医院 宫颈疾病/宫腔镜诊疗中心
问医生 问医生 去挂号 去挂号
App 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