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我的

原创 医学之外的因素:为什么会有畸形?

王文林 主任医师 广东省第二人民医院 心胸外科
2013-10-12 2447人已读
王文林 主任医师
广东省第二人民医院

最近有两个漏斗胸朋友给我留下了很深的印象,一个是87岁的肺癌患者,他有明显的漏斗胸;另外一个是35岁的中年朋友,他也有很明显的漏斗胸。两个人的共同特点是,都没有觉得自己有畸形,且都没有因为身体的与众不同而烦恼,他们都有一个很快乐的人生。广东省第二人民医院心胸外科王文林

 

近几年,我接触过大量胸廓畸形的患者。他们之所以被称作患者,就是因为他们与上述的两位朋友明确的不同。他们首先是自己把自己当成了患者,然后是四处求医四处打听寻求好医生为自己做手术,最后终于如愿以偿,成了医生眼里的患者,成了实际意义上的病人。

 

那么,为什么87岁的老人和35岁的中年人可以是正常人而其他人就必须是病人呢?这是个非常复杂的问题。如上所述,这种悲剧的起源往往始于患者本人,但天底下有哪位正常人愿意将自己看成畸形的个体呢?这包含了很多无奈的因素。

 

人是群居的动物,任何健康的人都不可能离开社会。而社会最大的属性就是交往与交流,这成了任何身体畸形朋友们最大的敌人。试设想,如果人不需要和任何其他个体交往,则可以完全忽略他人对自己的感受。这就如生活在孤岛上的某个人,他或者她可以忘记一切世俗的观念,对自己的言谈举止仪表仪容随心所欲,无所拘束。对于这样一个“不幸”的人,如果万一他或者她有了个漏斗胸或者鸡胸的话,他或者她需要去忧心忡忡吗?需要为自己身体的不完美而伤心落泪吗?

 

社会为人类提供了种种便利,他让人们有了亲情、友情、爱情甚至还有了奸情,却因此让人不得不顾忌他人的感受。这个社会的每个个体们,很多时候实际上是在为其他个体存活着。他必须约束自己的言行,必须注意自己的举止,必须画了眉毛、涂了口红甚至要把该缩的弄缩下去该鼓的弄鼓出来才肯出门,而如果再幸运地有了点漏斗胸或者鸡胸的话,就更是麻烦了,还必须用厚厚的衣服将这些畸形遮住。你说这社会让大家活得是多么多么的辛苦啊?这也许就是那些遁世绝俗者远离尘嚣的原因吧。

 

社会是一个双刃剑,在给人类带来便利的同时,也会人类带来了灾难。这往往体现在另一个更绚丽的名字上,也就是文明。文明是一个象的概念,而最通俗的理解应该是一切成果或者事件的累积。人们总是习惯于享受文明所带来的一切成果,比如各种各样的新科技、各种各样的新观念、各种各样的新感受,这对于喜欢尝试新鲜事物的个体来所无疑是最大的福音。但冷静地审视文明的性质,其实并不仅仅包括那些真善美的东西,因为所谓的真善美本身就没有确定的含义,因此文明的东西也就很可能不再文明了。举个例子说,在如今很潮流的美容技术中,有肉毒注射去皱纹的技术。大概没有人会否定这样的技术是现代文明的一部分,但从医学的观点来看,为了消除皱纹而用神经毒素将自己的肌肉彻底麻痹的做法,似乎并不是一种无害的措施。人为了延长颜容衰老的时间而做出的这种牺牲,价值当然存在,但其肉体上所忍受的痛苦,“更与何人说”呢?

 

类似的情况也发生在胸廓畸形的治疗中。对于很多畸形患者来说,畸形并没有让他们有任何身体上的不适,但是因为“文明”,他们不得不被医生们在身体上拉了口子动了刀子最后用一条钢板硬生生地将骨头扭转过来。这听起来就足以让人恐惧的作法,是不是“文明”华丽的外表下最残酷最血腥的本质呢?

 

由此可以看出,对于胸廓畸形患者来说,其本人应该是非常不情愿将自己当做畸形患者的,但社会的压力、社会的文明逼迫着这些不幸的人,使他们不得不在世俗的目光下被迫承认,他们自己真的就是病人。。。

有帮助
期待更新

王文林 主任医师

广东省第二人民医院 心胸外科

问医生 去挂号

更多文章

漏斗胸 的相关咨询
由于相关规范,IOS用户暂不可在小程序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