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导航
搜索
王祥瑞 三甲
王祥瑞 主任医师
上海市东方医院 疼痛科

大脑皮层与疼痛

大脑皮层是多种感觉信号进行最后加工、整合并最终上升到意识层面的重要部位,是人类感觉加工整合的最高级中枢。

在大脑皮层受损时有暂时的感觉丧失,之后痛觉很快恢复,但对疼痛的准确分辨能力的恢复则很慢且差。但也有临床观察表明,刺激患者大脑皮层第感觉区很少有报告疼痛,切除第一感觉区也未发现疼痛有明显改变,仅有个别患者报告有短时间的疼痛减轻,因此也有人认为皮层可能在疼痛感觉中作用并不大。另有实验性伤害性刺激可使人和动物的脑电图出现同步化现象,也可使大脑皮质的感觉区诱导出现诱发电位,但这种皮质电反应能否代表痛觉还有争议。由于在疼痛感觉研究模型和技术上的局限,目前对大脑皮层哪些部位接受痛觉传入和信息整合认识仍然十分有限。上海市东方医院疼痛科王祥瑞

随着正电子发射断层扫描(positron emission tomography,PET)、单光子发射断层扫描(single photon emission computed tomography,SPET)和功能磁共振技术(functional magnetic resonance imaging,fMRI)的发展和应用,以区域脑血流图(regional cerebral blood flow,rCBF)变化作为脑区激活的指标来显示脑活动的人体脑成像图的出现,帮助人们更好地了解了疼痛发展过程中不同脑区的活动变化、探索皮层在痛觉中的作用。

对实验性急性痛和临床病理性痛条件下的脑高级中枢成像研究显示,前扣带回皮层(anterior cingulate cortex,ACC)、脑岛、大脑体感区(S、S)、前额皮层、丘脑和小脑等脑区参与了实验性急性痛的信息加工。但皮层体感区在临床病理性痛中的作用并不大。与急性痛不同,病理性神经痛不仅激活脑区不同,而且往往呈双侧性,如下肢神经损伤患者的持续性病理性神经痛引起双侧的前额叶外侧下部、脑岛、后顶叶、后扣带皮层的rCBF增强。

临床资料表明,慢性疼痛患者遭受着焦虑、恐惧、孤独甚至厌世等负面情绪的困扰,给患者造成了比疼痛本身更为严重的身心伤害。切除ACC及周围皮质区能显著缓解顽固性疼痛患者的焦虑、抑郁等负面情绪,但不影响患者对伤害性刺激的强度和位置等疼痛感觉信息的分辨。另外,ACC神经元不仅对伤害性刺激本身发生反应,也能被伤害性暗示所激活。动物行为实验显示,损毁双侧ACC,动物对热刺激、化学刺激等诱导的条件性回避反应显著减轻,表明ACC主要参与编码痛的情绪成分。此外,前额皮层和岛皮层也参与了痛情绪的编码。

王祥瑞
王祥瑞 主任医师
上海市东方医院 疼痛科
问医生 问医生 去挂号 去挂号
App 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