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我的

原创 断骨重生的故事

汪旬 副主任医师 深圳市中医院 眼科
2018-03-20 2096人已读
汪旬 副主任医师
深圳市中医院

同来支医的一位室友,是来自省内一家著名的中医医院的骨关节临床专业博士。此处隐去姓名,简称:G博,山东汉子,见多识广。他虽然是纯西医,但是对中医的认识很深刻。我是搞中医的,对西医认识也不肤浅。但是我有一毛病,阵发性中医愤青综合征(好像无药可医的样子)。某次发作了,当我论及现在国内大医院里为数不少的中医大夫,已经“沦陷”了,西化的严重,开方用药丢掉了传统的中医思维,疗效微乎其微,似有似无。更有懒惰的“伪中医”大夫,干脆治病以西药为主,再配点中药点缀一下,美其名曰“中西医结合”。在他们的处方上,中药反倒成了安慰剂,安慰那些在西医那里碰了壁后来中医院碰碰运气的患者。可恶、可惜、可怜的是这些大夫都拿的中医执照,可是他们打心底不相信中医,又因为为数众多,老百姓遭遇他们的概率并不比在地铁站遭遇假乞丐低多少。他们中有些甚至有很高学术地位和头衔。在老百姓眼里他们是中医的“中流砥柱”,在真正的中医人眼里,他们是如假包换的“中医掘墓人”……我说了那么多,G博一句话就总结了。“中医是好东西,但是搞中医的不一定都是好东西”深圳市中医院眼科汪旬

G博说,“这个世界上没有无缘无故的爱,也没有无缘无故的恨,那些反对中医、叫嚣取消中医的人,很有可能是自己或者亲朋好友曾经被中医(假中医)深深的伤害过的人。”

是啊,这些人“因噎废食”于情可以理解。但是另一部分人从没有受过害,也作中医黑到处乱喷,就是典型的数典忘祖!咋啦?我有乱说吗?他们的祖宗十八代在遭受疾病的时候不都曾得中医的庇佑吗?倘若无此,哪里有机会从他爹的精巢里蹦出来参加短跑赢得冠军得以成人?这些人认为科学理论解释不了的,甚至于超出自己理解力范围的便是虚妄,那真的太狭隘了!

G博年少时因为肺炎也曾遭遇过为增强疗效,向中药材里掺西药粉末的民间伪中医,所以早早的就知道江湖郎中浑水有多深。林子大了什么鸟都有,水深了鱼龙混杂,也卧虎藏龙。

抱歉,闲扯了这么久才开始讲故事。G博亲自经历的一位患者断骨再生的故事。

七年前,G博还在江苏连云港某院骨科工作,接诊一个40岁左右的男性患者,道地农民1枚。因外伤导致桡骨骨折,桡骨断为三节。患者及时接受了手术治疗,手术很成功,但是多次复查,断端久久不愈合(插播一条科普,骨折如果断为两段,两端都有血供,恢复相对容易些,如果断为三段,中间那段因为血供差,恢复相对慢和难一些),直到术后一年,复查时断端骨髓腔已经封闭,从现代医学角度来讲,再无愈合的可能。各位看官是不是也觉得可惜,本是同根生,一个不小心就造成了三位老死不相往来的局面,造就了一条不堪劳作的手臂(端饭碗都疼),这对于一位农民,一个农民家庭,意味着什么不必多说吧!G博那时的心情和大家是一样的。

半年以后,那位患者再次出现在G博科室办公室门口,患侧手提一装满黄色液体大壶,汽油?不是!吓死宝宝了,是食用油,提油谢恩来了!因为科室里很多医生对这位患者印象深刻,大家认出他后,赶紧制止这个危险的动作,快快,放下油,你的手臂哪里能承受这样的重物。患者憨笑着说,“我的手臂好了,没事了”。有医生问,“是不是去哪里又做了手术?”“没有,保守治疗,吃民间偏方自己长好的。”谁信啊,被医生拉去放射科拍X光,看到胶片,铁证如山,G博和他的同事们都震惊了,三段骨头真的长在了一起,原来的断端结合处可见一圈厚厚隆起的致密骨痂。患者说,“这提几十斤的油不算什么,我在家提一百多斤的化肥都没有问题了”。大家终于信服了,G博向来有刨根问底的精神,一定要搞清楚到底是何方神圣,搞定了我们现代化医院、高科技手术都没制服的的一分为三的骨头,倔强的骨头。

原来,半年前在被医院判为“不治”后,他并没有认命。中国向来不缺热心的群众,比如朝阳区群众。连云港群众也不都是吃素的,不知哪位好心又热心的隔壁老王推荐他找某地一个据说治疗骨折很厉害的老太太看看。听说老太太有祖传秘方,很多骨折后愈合不良的患者吃了她的药都好了(当然也有一些无效的,老太太不是小李飞刀,不会百发百中)。这消息太鼓舞人心了,他几经周折找到了那个江湖传说中的老太太。她卖的药倒也不贵,三颗大黑药丸子共100元。老太太很实诚,特别交代了,我只卖你三颗药,多一颗不卖!你吃完这三颗药,有效则已,无效多吃无益也费钱。如若不行,还是尽早再去更好的大医院再看看。他揣着那三颗大丸子,将信将疑的回去了。

服药的当天晚上,他觉得患肢有一种不适感,“说不清是一种什么感觉,以前没有体会过的,骨折部位发热发烫微痛”(各位看官是不是觉得这情节和武侠小说、科幻电影里的情节特别像?科普一下,发热发烫,可能代表微循环改善,组织快速修复,也有另一种不好的可能,是炎症加重的表现,幸运的是他是前者)“三颗药吃完后,小臂竟然可以受些力了,又过几个月后竟然可以正常干农活了,提麻袋搬上百斤的化肥都没问题,我认为完全好了。这半年间也没上医院复查过,我觉得我这样病例可能会对你们有些启发,所以今天来医院,一来感谢你们曾经为我做过手术,二来复查一下,看看是不是真的长好了,自己也彻底放心些。”

水落石出了,原来打败G博他们现代化医学团队的是一个江湖老太太。让“枯木”再逢春的不过是三颗大黑药丸子。据说有不少具有商业头脑的人曾向老太太打听过那“霹雳神珠”的秘方,对不起,祖传秘方,只传嫡后,概不外传,多高的价都不卖……

一个偏方能气死老中医,你信不信?医术再高明的医生,在TA所擅长的疾病里,难免也有些久治不愈患者。如果这些患者,后来在民间找个土郎中,弄一个偏方,三五剂下去后,霍然而愈,失手的老医生虚心去请教土郎中。土郎中得意又神秘的飘出七个字“对不起,不告诉你!”你说气不气人!

简直给我气的穿越了,公元208年,神医华佗被曹操抓入大牢,自知命不久矣,据《三国志》记载“佗临死,出一卷书与狱吏,曰:“此可以活人”。吏畏法不受,佗亦不强,索火烧之”,多少妙手回春起死回生之术还来不及继承呢,已就地化作PM2.5。看到这样的文字,我们搞中医的有多么让人心痛,你造吗?打个不十分恰当的比方,就像有人在唐僧面前烧掉了记载大乘佛法的万卷经书,在鸠摩智那厮跟前儿烧掉了《少林易筋经》,在摸金校尉面前烧掉了藏宝图,在那谁嘛面前烧掉了《葵花宝典》(呃,这是个例外,烧的好!我赞成)……

IMG_2543.JPG

再次穿越回来,各位看官有没有像我一样会挺担心民间的秘方会失传?那个倔强的会造“霹雳神珠”的老太太的后人如果比她加更倔强(这绝对是大概率事件,因为基因遗传),对治病救人不感兴趣,嫌炼药费时费力又不经济,对秘方弃之如敝屐,从此失传,岂不痛惜。而民间像老太太这样对某一种疑难病有绝活、绝招,又隐居在犄角旮旯的怪咖,确实不少,但是他们逐渐在减少,年龄的问题,继承的问题,他们可能慢慢由濒危变为极危,最后只剩下相册里的黑白照片和江湖里模糊的传说了。

IMG_2471.JPG

各位看官,这故事不白听,我且问你,断骨尚可再生,医术断代如何医?

有帮助
期待更新

汪旬 副主任医师

深圳市中医院 眼科

问医生 去挂号
由于相关规范,IOS用户暂不可在小程序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