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我的
魏刚 三甲
魏刚 副主任医师
武汉大学中南医院 甲状腺乳腺外科

肉芽肿性乳腺炎(GLM,Zuska,MDE)术后复发原因

肉芽肿性乳腺炎(GLM,Zuska,MDE)的术后复发,无论对于外科医生还是病人或家属,都是一个十分沉重的话题。经验不丰富的外科医生觉得手术不难,认为:不就是一个乳腺炎性肿块切除吗?可是术后病人很快复发,手术医生陷入尴尬境地,以至于下次再碰到这样的病人,不敢轻易手术,转而建议糖皮质激素治疗或中医中药治疗。然而,对于病人或家属,由于患病时间长,对此病有一些了解,开始排斥这个术后复发率高达20%以上的手术,最后延误最佳治疗时机,不仅疾病没有痊愈,而且局部敷药后皮肤也破损不堪,给外科医生切除病灶及乳房整形的手术增加难度。国外医生最早尝试手术治疗,但是术后复发率居高不下,最高竟达50%,最低也是15%,平均30%。这么高的复发率使国内外外科医生望而却步,于是开始首选糖皮质激素,或者中医中药治疗等各种保守疗法,更有甚者不惜代价抗结核三联药与激素同时使用。武汉大学中南医院甲状腺乳腺外科魏刚

术后的高复发率会严重挫伤外科医生的自信心,也会让病人及家属失去信任。肉芽肿性乳腺炎(GLM,Zuska,MDE)术后复发率真的不能降低吗?其实,作为外科医生,首先得搞清楚这三种最常见的肉芽肿性乳腺炎的发病特点,然后再制定相应的治疗方案和手术方式。我们中心每年肉芽肿性乳腺炎手术多达400台,通过多年的实践和反复总结,整体复发率已控制在4%以下,而且术中灵活运用各种乳腺整形技巧,术后乳房外观予以保留。

非哺乳期乳腺炎是相对哺乳期乳腺炎而言的,其实质为乳房肉芽肿性病变(包括妊娠期肉芽肿性乳腺炎),最常见的三种类型:肉芽肿性小叶性乳腺炎(GLM)、导管扩张症/导管周围炎(MDE/PM)和Zuska病,前两种类型好发于30~40岁已婚已育女性,后者好发于20岁左右未婚未育女性,其病因不明,可能病因有:先天乳头内陷,自身免疫性疾病,内分泌紊乱如高泌乳素血症、甲减,乳管厌氧菌感染或L型结核分枝杆菌感染,长期口服抗精神类药物等。导管扩张症/导管周围炎和Zuska病与乳头发育不良有关:如乳头内陷,起病在乳头下或乳晕附近,可伴有乳头粉刺样分泌物或乳头溢液,起病后炎症或脓肿可以向乳房外周扩展,即“离心性”发展,但Zuska病常在乳晕区附近,易形成瘘管反复发作。乳房肉芽肿性小叶炎发病与乳头无关,爆发和散发于乳腺小叶,腺体坏死快速而严重,累及脂肪与皮肤,90%病人肿块始发于乳房周边,或散在多点发病,很快向乳晕区蔓延,即“向心性”发展,在乳晕下形成脓肿或稀粥样坏死之后,可以直接侵犯乳晕皮肤,可以牵拉乳头造成不同程度的继发性乳头内陷,乳头很少受累。

患乳较大范围复发出现红肿、疼痛及肿块时需要再次手术,局部小范围复发对于导管扩张症/导管周围炎(MDE/PM)和Zuska病,由于大多是由于清除不彻底,通常需要再次手术;而对于GLM孤立的小范围的复发灶,可以局麻下切开清理病灶,通常位于皮下脂肪层。局部复发要与术后的线头反应、表皮样囊肿、脂肪液化及局部积液等术后并发症等相鉴别。肉芽肿术后的缝线排斥反应引起异物性肉芽肿,其发生率较乳腺其它手术后明显增高。另外,肉芽肿性病灶清除不彻底、皮下脂肪层病灶残留、乳头内陷未矫正、近端导管残留过长或切除不彻底、高泌乳素血症未纠正、继续服用抗精神类药物以及甲状腺功能减退未纠正都有可能导致肉芽肿性乳腺炎再次复发。

真诚赞赏,手留余香
魏刚
魏刚 副主任医师
武汉大学中南医院 甲状腺乳腺外科
问医生 问医生 去挂号 去挂号
App 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