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我的
温亚辉
温亚辉 主治医师
北京潞河医院 国际部

为什们尿酸不高,还犯痛风?附降尿酸“偏方”

门诊经常有患者问:为什么我的尿酸不高,还诊断痛风?为什么我的尿酸控制很好了?还犯痛风

首先说一下,我们把血液内的尿酸比喻成一个尿酸池,池水满了,就会往外溢出来,尿酸就会从血中析出来,沉积到关节上,所以急性期查血尿酸可以是不高或者是偏低的,尿酸都跑软组织,关节上去了。相反,池子水少了,关节上的尿酸盐(痛风石)就会溶解,吸收到血管中,再代谢排出去。尿酸池长期水少,血尿酸很低,就不容易犯痛风,尿酸石就会消失。首都医科大学附属北京潞河医院国际部温亚辉

再举个例子,痛风发作就是血中的尿酸过高,在一定的环境下,在关节局部沉积,形成晶体,吸引很多的白细胞,白细胞是保家卫国的“战士“,被召集到这些晶体附近,试图把这些晶体异物全部吃掉,结果这东西太硬,不好消化,自己壮烈牺牲了,就释放出很多导致疼痛的物质,诱发了痛风发作。我们把痛风结晶比喻是一堆“雪人”,把血管比喻是一条“河流”,雪人(晶体)逐步融化为水(可溶解的尿酸),汇集到河流(血管),流入大海(排出体外)。堆雪人的地方就是关节,有几种情况出现痛风发作:(1)短期内雪人堆得太大太多:招募过来吃雪的“战士”很多,牺牲太多了; (2)稳定的雪人受到各种外来刺激外伤和剧烈运动,导致其肢体散落,(3)周围气温回升快等(比喻降尿酸太猛烈),雪人快速溶解,崩解出一块块小雪块。散落的雪块肢体或小雪块经过小溪流跑到附近或另外一个地方,启动另一个地方部队,同样出现痛风的发作。从以上形象的比喻中,可以看出,痛风发作与局部沉积尿酸晶体相关。也许数年后,你的尿酸晶体完全溶解了,就不再发作了。在没有彻底清除尿酸晶体前,也许检测的血尿酸很低,但诱发痛风发作的物质还存在,还是会发作的,但这是暂时的,数年后,随着晶体清除,痛风再也不发作了。不过,血尿酸水平在如387umol/L时,尿酸水平并不算低。诊断血尿酸高,男性是超过420umol/L,但要溶解局部的尿酸,就必须至少在360umol/L以内,有明显痛风石者,就应该控制在200~300umol/L之间。这种控制水平不是短暂的,检测一次正常就觉得万事大吉了,而是隔一段时间检查一次,永远在这个水平,持续终身,而痛风患者不太可能在完全不服药的情况下控制终身的,因此,服用降尿酸药物也是终身的。

有患者提到西芹籽能降低尿酸。有报道,西芹籽有一定的利尿作用,可促进体内尿酸的排泄,另外,西芹籽对高血压和高血脂患者也有帮助。经济条件差的患者,也可以吃普通的西洋芹和水芹,因含大量维生素B、多种矿物质、胆碱、镁、钾和配糖体纤维,具有调节嘌呤正常代谢,降低尿酸作用。樱桃也是痛风患者的推荐食品。

有患者提到乌鸡白凤丸能降尿酸。从中医的理论来讲,痛风就是因为肾不好,肾气不足才得的,肾气补足了,可以排浊,利于尿酸的排泄,确实可以起到降尿酸作用,可以服用,但应用在平时降尿酸治疗中。该药不能止痛,急性期不能靠它。

乌鸡白凤丸这个方子,是大有来历的,它首载于明代医家龚廷贤所著《寿世保元》中,原名乌鸡丸、白凤丹,后经清代太医院调整,作为宫廷秘方被东、西太后和嫔妃使用,一度被视为女性专用药。经过临床实践,目前发现乌鸡白凤丸有多种用途。

这个方子的成分是:乌鸡(去毛爪肠)、鹿角胶、鳖甲(制)、牡蛎(煅)、桑螵蛸、人参、黄芪、当归、白芍、香附(醋制)、天冬、甘草、地黄、熟地黄、川芎、银柴胡、丹参、山药、芡实(炒)、鹿角霜。

这个方子里面,除乌鸡外,还用了人参、黄芪、当归等补气养血药,还有生地黄、天冬等养阴、清退虚热的药,还有疏肝理气的香附,温肾助阳的鹿角胶等。看这个方子,是阴阳双补,肝脾肾兼顾。通常认为,乌鸡白凤丸有补气养血、调经止带的作用,主要用于气血两虚所致的月经不调、白带清稀等,是女性的专用药物。现代药理研究也证实,该药有促进造血功能、抑制子宫平滑肌收缩,以及止血、保肝、抗炎、降脂等作用。既然能降尿酸,男性也可以用。

真诚赞赏,手留余香
温亚辉
温亚辉 主治医师
北京潞河医院 国际部
问医生 问医生 去挂号 去挂号
App 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