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导航
搜索
柳庆君 三甲
柳庆君 副主任医师
重庆市璧山区人民医院 耳鼻咽喉头颈外科

中医药法的重要解读与耳鼻咽喉头颈外科医生的执业转变

我18岁正式开始学医,最先,因为分不清什么是西医,什么是中医,以为都差不多,所以第一个接触的医学书籍,是一本中医学,正所谓先入为主,当时我并没有意识到我以后学习的临床医学儿科方向以及耳鼻咽喉头颈外科与传统中医学会有多么大的差别,正是由于这种无知,反而促成了我对中医,中药,以及传统医学的理解和持续的关注。重庆市璧山区人民医院耳鼻咽喉头颈外科柳庆君

工作以后,由于对药物的习惯性热爱,考了执业药师,又由于耳鼻咽喉头颈外科本身要用很多中成药物,又自学补充了很多中医的验方,以至于在临床工作中,也常使用中医药理论辨证论治作为对西医的补充,实际上我早就做好了准备要做一个中西医结合型的医生,而绝不仅仅是一个手术匠人。后来,我也打算考一个中医的入门文凭,比如大专,但郁于医学教育的改革,函授学制的取消,未果。向医务科申请开放处方权限,又没有法律的支撑。自己配制了一些物品,但基于法律的风险,不能按照药品销售流通,然而这一系列的问题,居然被习主席2016年底的一条法令解决了。

中医药法的本身用意,或许并不是真正重视中医,或许本来是为了省医保资金,但顺带的解决了目前的问题:1 明确提出,鼓励中西医互相学习,承认西医临床医师开具中药饮片的处方权,这是一个极大的松绑,不仅仅是中成药,意思饮片,都可以开了,实际上就是说,西医可以进行中医执业,延伸了西医临床医师的执业内涵。这个匹配政策提出了一个问题,并不是每一个西医都有这个能力和意愿。没有中医知识的耳鼻喉科医生成为瘸子,以前的爱好,堂而皇之成为副业。

2 明确提出鼓励医院制剂,其实说的是中医的制剂,不是西医的化学制剂,这个本意,也是节省费用,但顺便解决了我们配制的合法性,以后,科室做一个备案,可以生产滴鼻液滴耳液了,只需要一个制剂号,然后一定要按照另一个方法管理,那就是,走秘方的途径,予以知识产权的保护。这涉及到下一条。

3 保护秘方偏方,尊重实践,这些信息,结合三医联动,有希望使得医学回归医学本身,是一件值得期待的事情。而柳叶刀牌滴鼻液和滴耳液也有可能会在不久的将来成为本地区的知名制剂。

柳庆君
柳庆君 副主任医师
重庆市璧山区人民医院 耳鼻咽喉头颈外科
问医生 问医生 去挂号 去挂号
App 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