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导航
搜索
柳庆君 三甲
柳庆君 副主任医师
重庆市璧山区人民医院 耳鼻咽喉头颈外科

企鹅医院与轻资产传说及后互联网加时代医疗的价格价值转变趋

关于医疗轻资产理论,我们已经在很多文章中进行过阐述,从资金的轻资产化,资源关系的轻型化,以及行政审批的轻型化,有望改变医疗的游戏规则,在这方面,似乎马化腾的企鹅医院走在阿里巴巴的前面,企鹅医院目的在于建一种不同于普通医院的平台,全面取消了冗长的医院行政体制,创新了一种拎包入住的新游戏规则,给有本事,没胆量的医护工作者提供了一种全新的思维和执业方式:共享医院。重庆市璧山区人民医院耳鼻咽喉头颈外科柳庆君

我们可能过大的夸大了医疗需要的协作性,正如同我们过去过分夸大的农业的协作性,以为必须要几百人组成的农庄才能运行好一个公社,而实际上联产到户后,生产力得到了极大的解放,当然,问题不是没有,但解决的办法显然更多,松散的协作亦然广为存在,比如现在的收割机,就有共享医院的部分影子在里面。

医疗工作需要协作,但这种需求的依赖程度各个专科是差别很大的,以牙科为例子,需要其他科协作的就比较少,眼科也比较少,耳鼻咽喉科,皮肤科,相对也较少,另一方面,麻醉科就相对很大,基本依赖度接近百分之百,除了门诊的疼痛科大夫,基本上的麻醉师都要依靠医院的外科系统的运转而运转的,不太可能作为一个独立的实体出现,而病理虽然貌似依赖性高,实际操作中,病理和麻醉又不同,病理虽然依赖,但场地,时间,空间都相对独立,所以病理有更大的独立性,而麻醉,时间,地点,都依赖于外科手术的因素。

轻资产化后,潜在的问题可能是患者得不到所谓更多的,多学科诊疗,但这个问题会轻松得到解决,三甲医院可以集中力量来办这个事情嘛,高低搭配,各司其职,患者病种,病情也得到了自然的分流。

可以预见的是,轻资产化后,医疗界的权力分配和利益分配都会有大洗牌,我们关心的事情如,哪些专业会得到提升,哪些专业会沉沦,首先分析辅助检查科室。

比如检验科,因为大家都明白,技术含量相对不算高,机构会发展,但面临充分的竞争,所以盈利最多的是机构老总,而检验从业人员,应该会拿到一个标准化的工资,水平略高于社会平均工资,但一定和大夫差距巨大。甚至和护士差距也会很大。

内科性质科室,比如普通的不做内镜的呼吸科大夫及消化科大夫,我们首先分析下内科的权力分配,医疗的核心权力其实就是专家权,专家权在内科性质的科室就是建议权,对于轻微的内科疾病,会出现专家通吃的现象,专家一个人的水平,代表了团队的水平,而负责执行这个建议的大夫,是主治医师还是住院医师,是主管护师还是小护士,差别不是那么巨大。而仅仅是提供建议,专家可以做大很高产,一百个不说,三十个五十个一天是能够做到的,那么,一个县的范围,能够养活的消化科专家,大约就是2-3名,他们将成为食物链的顶端,年薪一百万左右是比较合理的,而没有机会成为专家的普通大夫,收入不会超过专家的一半,这就是内科后续发展的趋势。从这个角度理解,门诊室被低估了的价值存在,门诊现在提供粗糙的,低廉的建议,以后的趋势是,建议精品化,费用也会回归,我的确只说了一句话,但这句重要的建议,就是很贵。

外科性质的科室,权力结构有所不同,不仅有建议权,还要通过操作权来实现,体力再充沛的医生,也不能做到一天三十台手术,所以外科性质的科室,不会出现明显的专家通吃,而是骨干为主的情况,但有一点,因为专家的品牌效果,其手术费用会有明显的溢价,从而收入结构方面,也会和普通骨干的实用性服务拉开一定的差距。大型外科的存在,还是需要依赖大型三甲医院,这一点不会改变。

口腔科这种基本靠单兵战斗的专业,权力分配是最为均等的,收入差距也是相对小一些,小医生最容易出头的,大约就是这种专科了。超声科也是类似的情况,预测他们以后的收入,平均都会比较高。

我不得不为现在中小型医院的行政部门工作人员的前途捏一把汗,你们未来的路,会越来越奇葩。

回过头来分析,企鹅医院着眼的商机医疗,被称为现在的痛点,但凡解决了痛点,一定大有生意可做,比如解决了商场购物痛点的淘宝网,解决了物流痛点的顺丰,滴滴,医疗的确是目前的痛点,大家都还是对看病觉得非常不方便,恐惧,花钱。建议一种新的玩法,对大家来说,都是一件值得期待的事情。

但是,我又充满狐疑的看了一眼小马,中国的最大的痛点,真的在医疗吗?那个啥大要开了,你丫不会有其他更大的企图吧?

柳庆君
柳庆君 副主任医师
重庆市璧山区人民医院 耳鼻咽喉头颈外科
问医生 问医生 去挂号 去挂号
App 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