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我的

我也来聊两句“药物支架时代的冠脉外科”

王进 主任医师 北大医院 心脏外科
2009-06-30 908人已读
王进 主任医师
北大医院

还记得十年前冠心病患者的造影是什么样的吗?单支、单发,即使多发,也很少见弥漫病变。冠脉像树根一样。患者多数是五六十岁,没有肝肾功能不全,很少伴发二尖瓣反流,很少伴发室壁瘤,左室射血分数至少在40%以上。

 

    再看看十年后今天的冠心病患者的造影吧:多根多处病变,弥漫病变,被介入放了三四个支架后内膜一塌糊涂的病变。冠脉个个都像苕箸苗一样。患者多数七老八十了,截长补短的急、慢性肾衰,个个伴发二尖瓣反流,左室射血分数个个在30%以下。北京大学第一医院心脏外科王进

    还多说什么,这就是“药物支架时代的冠脉外科”!

    我们尝试了全动脉化,尝试了小切口,尝试了桡动脉移植物,在法国学习的时候,他们尝试了MECC(法文是mini CEC),机器人搭桥(Da Vinci),对于严重钙化的升主动脉,我们又尝试了Enclose 和Heartstring。尽管有如此诸多之努力,全世界的冠脉外科还是无可奈何花落去地衰落了。TMLR已经被大多数心脏外科大夫枪毙了,自体干细胞移植还未尝允许被广泛应用于临床,况且通过介入技术就可以完成干细胞的移植接种。我们似乎除了还能做个搭桥同期的二尖瓣成型、室壁瘤切除成型,我们还能做什么呢?心脏移植么?呵呵,在中国批个准入证那么容易么?!脑死亡已经被官方批准、被民众接受了么?!

    冠脉搭桥的几大优势:远期通畅率高,再血管化完全,左主干病变,可同期处理心梗并发症,在一日千里的介入技术面前,都已变得那么不堪一击。二尖瓣的成型和主动脉瓣的置换,介入技术已经初露端倪了。

    活着还是死去,我们是该好好想想冠脉外科的前途了。

 

    当然一切也都还没那么悲观。随着社会经济的发展,生活水平的日益提高,技术与设备不断地更新,冠心病的发病率和检出率也呈明显上升趋势。越来越多的心脏外科大夫熟练掌握了显微吻合技术,越来越科学的搭桥设备和技术得到了应用,手术队伍配合得越来越熟练,麻醉和手术时间越来越短,对患者生理的创伤和干扰越来越小。最终获益的还是广大的冠心病患者们。

有帮助
期待更新

王进 主任医师

北大医院 心脏外科

问医生 去挂号

更多文章

我也来聊两句“药物... 的相关咨询
我也来聊两句“药物... 的相关疾病
由于相关规范,IOS用户暂不可在小程序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