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我的
张大明 三甲
张大明 副主任医师
河南省中医药研究院附属医院 中医科

《医案聊斋》--复明案

 

师兄:在人与人关系中,我觉得主仆关系是最难处的。

师弟:有道理,不是一家人却要在一个家里生活,一口锅里搅勺,一家人之间还难免磕磕碰碰,何况不是一家人,还贴得这么近。

师兄:在主的一方看来,关系处不好的责任全在仆的一方,敬业而正直的仆人--如三河县的老妈子--确实是稀缺资源,所以曼特有言;“忠实而善良的仆人实在是天赐的,然而这比较罕见。”河南省中医药研究院附属医院中医科张大明

师弟:文艺作品表达着人们的理想,戏剧中就有几出有名的义仆戏,如《一捧雪》,《义仆忠魂》、《曹福登仙》、《三娘教子》,《义责王魁》等。

师兄:可是有一段时间,曾经以“歌颂奴隶道德”,“美化剥削”等为由,禁止这些戏上演。

师弟:但主仆关系是消灭不了的。梁实秋说:仆人似乎是“必须的罪恶”。最最反对剥削的马克思,也长期使用仆海伦,现在许多党员干部家里也离不了保姆。

师兄:不过人家到底是革命导师,主仆关系处得好,就象一家人那样,亲密无间。

师弟:那这海伦可是义仆,所以跟着马克思全家颠沛流离而无怨。

师兄:既然革命导师也未能免俗,所以义仆戏禁而复开。虽然戏台上有义仆可供观赏,可现实却难找到,主仆之间总是矛盾重重,你怪我吃得多,我嫌你干的少。所以塞内加说“有多少仆人,就有多少仇人。”

师弟:而且假如仆人觉得付给的工钱不够,他就会自取报酬,方式多样,防不胜防。

师兄:如果取不到报酬,可能会制造点麻烦,让主家破财受损,以求得心理平衡。

师弟:就象工人对抗资本家,常常采取怠工、破坏生产工具等方式来反对剥削。

师兄:三国时,东吴有个中书郎盛冲,家中仅母子两人,他对母亲非常地孝。

师弟:那时选官非是科举而是举孝廉,此人或许是以孝当官。

师兄:盛冲这母亲双目失明,看不了韩剧,打不了麻将,白昼漫漫难以消遣,于是他雇了个婢女,让她给他母亲天天做好吃的。

师弟:这是眼福不足口福补。

师兄:这天盛冲下班回家,母亲喜滋滋地告诉他,中午饭滋味别致,不象猪肉,不象鱼肉,也不象鸡肉,从来没有吃过这样好吃的肉。

师弟:看来这婢女厨艺不低,也可称义仆。

师兄:可盛冲心中生疑,这婢女做的饭炒的菜自己不是没有领教过,虽然厨艺还可以,但是没有突飞猛进,未必能点铁成金。

师弟:正如毛主席所言:“卑贱者最聪明,高贵者最愚蠢。”盛某人不要自以为有点封建文化,贵为中书郎,就低估了劳动人民的智慧。

师兄:盛冲问婢女是什么肉?多少银子买的?婢女支支吾吾,闪烁其词,引得盛冲更加疑心。

师弟:或许是人家的秘密配方,不愿外传,盛冲这么追问有侵犯知识产权之嫌。

师兄:盛冲见一时问不出来,就到厨房查看,一进去就发现一碗中盛的东西可疑,色白而碎,端起闻闻,一股说不来的味挟着土腥气。

师弟:特别好的东西常有怪异,如河豚味美而有毒,美人必有一陋处。

师兄:盛冲这个四肢不勤,五谷不分的封建文人,用尽所有的知识也鉴定不了是何物何肉。

师弟:这也不宜苛求,东西碎了,原形消失了,是难辨认。自古医者为了给秘方加密,防止同行学习,不也常是将药物打碎再混合吗。

师兄:有了物证,婢女不得不言肉是何肉,物是何物。

师弟:听听或许有助开发新食品。

师兄:婢女说是“地蚕”。

师弟:原来是地中之蚕,怪不得一股土腥气。

师兄:盛冲听后皱眉,想起《广雅》中曾有记载:“蛭蛒……地蚕,蠹蟦,蛴螬。”《尔雅》也有记载:“蟦、蛴螬。”郭璞为之作注云:“在粪土中,又蝤蛴,蝎。”

师弟:谁说封建文化无用,看这不马上理论联系实际了吗。

师兄:盛冲怒火冲天,痛斥婢女:“大胆,汝竟敢克扣买肉的银子,以粪中之虫做菜给给给……实在可恶之极!”

师弟:这盛冲应当反醒自己如何剥削压迫婢女,没有处好主仆关系,以致导致婢女反抗--尽管方式不尽恰当。

师兄:盛冲正在斥骂,忽听母亲大哭。原来他母亲视力不行,而听觉特灵,听到自已的美食原来是粪中之虫,不禁伤心大哭,边哭边呕。

师弟:这老太太也想开些嘛,既然已经香了嘴,何必苦追来历,那五谷不也上粪肥吗,俗言道:粪不臭,谷不香嘛。

师兄:她不是想不开嘛,想自己贵为国家部级大官之母,只因眼瞎,而竟受一婢女之欺,愈哭愈痛,惹得盛孝子也哭,想自己“忠孝不能两全”,若是在家服侍母亲尽孝,断无此事,于是母子相抱痛哭,两双眼睛四行泪,流奔纵横在两人面颊。

师弟:有其母则有其子,这母子是一对小心眼儿。

师兄:这母子直哭得泪尽声嘶,才想起要严办婢女,他母亲把泪一擦,截断这奔腾的泪流,指着婢女说:“你你你……”声音嘶哑得说不下去。

师弟:且慢,这瞎婆如何能指着人说话?

师兄:盛冲也奇怪,急忙凑到他母亲脸前看,他母亲转眼看他,他大喜道:“母亲,您能看见了!”他母亲一怔,把气愤的手指收回,在眼前晃晃,再晃晃,也惊喜地大叫:“是呀,是呀,天哪!天哪!”

师弟:这瞎婆被婢女气得可是不轻,眼睛复明了都不自觉。

师兄:或许没有这气,眼还瞎着。

师弟:对,肝开窍于目,或许是怒气沿经上冲而激,有开障之功。

师兄:这只是一方面,主要还是先吃了“地蚕”。《神农本草经》记载“蛴螬一名蟦齐,主治血瘴。”这瞎婆失明可能由于血障,蛴螬咸,寒,微温,归足厥阴肝经,有破血行瘀之效,正治此症。

师弟:对,血活于先,气激于后,所以开障而复明。

师兄:这与楚惠王吞蛭类似:楚惠王在吃生腌菜时吞入一条水蛭后即腹痛,傍晚水蛭随大便而出,并连多年的“心腹之疾”亦好了。水蛭生性食血,有活血化瘀之效,惠王的痼疾可能是积血,所以也就被无意治好了。

师弟:其实这蛴螬即使不当药吃,当饭吃也是好食品,蛋白质含量高,滋味美鲜,美军《野外生存手册》中就将其列为可食品。

师兄:可见不管这婢女动机如何,是义仆之举还是恶仆之为,结果既美了嘴又治了眼,至于痛哭一场,亦是治眼必要步骤。

师弟:义仆之举不太可能,婢女不可能知道“蛴螬一名蟦齐,主治血瘴”--若知道她早就辨解了。说是恶仆之为又有损害劳动人民形象之嫌。

师兄:反抗剥削与压迫嘛,正是觉悟了的劳动人民的形象。

师弟:反抗剥削的行为反而结果有利于剥削阶级成员,这事又令动机与效果统一论者尴尬。

 

原案

吴中书郎盛冲至孝,母王氏失明,冲暂行勒婢食母,婢乃以蛴螬齑食之,王氏甚美,然非鱼肉,母谓冲曰,汝试问之,既而问婢,服实见蛴螬。冲抱母恸哭,而目立开。《本草经》曰:“蛴螬一名蟦齐,主治血瘴。”

《志怪录》

真诚赞赏,手留余香
张大明
张大明 副主任医师
河南省中医药研究院附属医院 中医科
问医生 问医生 去挂号 去挂号
App 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