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我的
张大明 三甲
张大明 副主任医师
河南省中医药研究院附属医院 中医科

高薪养医,大众得益

那些具有公共产品性质的行业,是不宜为了减轻财政负担,而以“财政甩包袱”的方式抛给市场的,如警察,消防,工商管理等,否则社会大众就得饱受痛苦。

医疗事关健康与生命,属刚性需求,市场弹性极小,所以医疗也应当是像路灯一样的公共产品,由政府供给大众,而不宜当作财政包袱甩给市场,让患者从市场获得。自从医疗被从财政供养里抛出后,医院大部分开支得自挣自花。为了生存,院方只得将收入指标分解下压给各科室,科室再分别压给小组或个人,层层加码。为了完成指标,于是不免出现过度医疗,能滥开药物的滥开药物,能口服的药物改道从静脉输入,能重复检查的反复检查,能多割口子的多割几个口子,能多放支架的恨不得每根血管里都放上,只怪心脏上血管不密布。河南省中医药研究院附属医院中医科张大明

社会大众对此怨气冲天是可以理解的,但医院与医生也是迫不得已,也是满腹的怨气,也需要理解。

医疗是高技术高投入高压力高风险的行业,但医生现在却没有相应的高收入,是典型的高低倒挂。你不要以某名医的高收入为例,那不代表医生的多数,正如某电影明星并不能代表众多的北漂。以行业比,广大医生连中等收也达不到。医生的平均工资是电力石化行业平均工资的五分之一,是银行保险行业的三分之一,是军人武警的二分之一,是教师的三分之二。这样低的工资在如今社会,若指望医生不向钱看,怕不现实,即使某几个医生恪守医德,安贫乐医,怕也为现实所不容,成不了主流力量。

低工资不但助长医德的败坏,还必然造成巨大的浪费。社会财富与其通过这种过度医疗浪费患者钱财方式流向医生,何如高薪养医,像对待军队武警那样,让医生从正常的渠道得合理的收入,医生脱离了生存的压迫,病人也能摆脱过度医疗。

你不要以为“甩包袱”的决策者愚蠢,事关人命而这样草率从事,他们不怕害医终害已,自讨苦吃吗?未必,那是因为他们位居高层,而有特权,得到医疗服务相应也高,断没有广大群众“被医疗”的苦恼--这可能是这个问题长期得不到解决的关键之一。

张大明
张大明 副主任医师
河南省中医药研究院附属医院 中医科
问医生 问医生 去挂号 去挂号
App 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