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我的
张咏梅
张咏梅 副主任医师
好大夫工作室 妇产科

解读宫颈癌筛查结果中的ASCUS

         近年随着宫颈细胞学采用描述性诊断(TBS)的应用,临床上结合阴道镜及活体组织病理检查,提高了对宫颈病变,特别是癌前病变的诊断率,达到早期诊断、早期治疗的目的。但对未明确诊断意义的鳞状上皮细胞(ASCUS)的诊断及治疗,尚无统一的治疗标准。

        有问题的细胞判读为未明确诊断意义不典型鳞状上皮细胞需要具备三个基本特点:1)鳞状分化。2)核浆比增高。3)轻度核深染,染色质成块、不规则、模糊不清,或者为多核。同一涂片上明确的正常形态细胞可作为对照,以判断未明确诊断意义不典型鳞状上皮细胞的判读依据是否有根据。细胞核的异常形态是判读未明确诊断意义不典型鳞状上皮细胞的先决条件;然而,如见到与HPV感染有关的胞浆改变,如嗜橘黄细胞(角化不全)和核周空晕(挖空细胞),提示要仔细寻找可作为判读ASCUS的充分依据。未明确诊断意义不典型鳞状上皮细胞(ASCUS)临床意义有:1)可能与炎症有关;2)与宫内节育器有关;3)与宫颈涂片染色不好有关;4)可能有癌前病变,但异常细胞不够诊断标准;5)可能有癌存在,但收集的涂片中细胞异常程度不够诊断标准。它代表了两种倾向:低估了宫颈上皮内瘤变和对反应性改变的过度诊断;是一种对存在病变危险的提示,而不是对病变的明确诊断。好大夫工作室妇产科张咏梅

        因此,尽管ASCUS对个体来说危险性较低,若忽略这部分患者将导致HSIL的漏诊。所以对此类病例应加以重视,必须在阴道镜下取活检明确诊断。有关ASCUS与HPV感染的关系文献报道结果也不一致,有报道高危型HPV感染见于29.8%的ASCUS患者。并且对高危型HPV(16、18)的检测,有利于在LSIL患者中找出CIN II(或III)。HPV感染强烈地预示着鳞状上皮内瘤变的存在,HPV可以在99.8%的宫颈癌患者中发现。若有条件可检测HPV DNA(人乳头瘤病毒)。如果检测HPV为阳性,尤其是HPV(16、18)型,属宫颈癌高致病型病毒,必须做阴道镜检查,根据阴道镜检查结果做相应处理。又如细胞学结果为CIN I级,在一般情况下可以随诊。在下列情况下,要进行HPV检测:1)与细胞学一起作为防癌普查;2)细胞学结果不明确或处于“边界”状态;3)CIN I级、CIN II级的退化状态或持续进展;4)宫颈癌治疗后的随诊。如果检测HPV为阴性,可定期进行细胞学检查,根据细胞学检查结果,结合临床做相应处理。或立即做阴道镜检查,或积极消炎治疗3个月后重复涂片,如果仍为不典型增生上皮细胞,再行阴道镜检查,并在可疑部位取组织送病理检查。如果涂片转为正常者,仍应定期随访,一般6个月复查1次,连续2次正常后,每年做1次宫颈细胞学检查。2001年TBS系统分类制定的统一处理方针中,对ASC-US妇女的随访不同于对ASC-H妇女。如果有条件,在细胞学检查的同时最好对ASC-US病人进行致瘤型(高危型)HPV DNA的检测;细胞学复查和立即阴道镜检查也是可行的处理方式。而对ASC-H病人的推荐处理方式为阴道镜检查。如果阴道镜检查、组织病理学结果没有诊断CINII或更严重病变,应该根据临床表现综合考虑。对诊断为ASC-H的病人,不允许未做阴道镜检查而直接治疗,细胞学报告为ASC-US后,在宫颈环型电切术(LEEP)获得的标本组织病理中若出现CINIII,其CINIII的病变范围通常不大。若要在依据细胞学报告为ASC-US后而进行的LEEP手术的组织中确认存在CINIII,就应该检查所有标本,包括复查细胞学涂片,并对其进行监控随访。因此,临床上对有宫颈糜烂,不规则的阴道出血、接触性出血、白带过多、阴道异常排液的患者,既使宫颈光滑也应进行细胞学检查和(或)阴道镜检查,并积极治疗。

张咏梅
张咏梅 副主任医师
好大夫工作室 妇产科
问医生 问医生 去挂号 去挂号
App 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