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我的
武卫华 三甲
武卫华 主任医师
济宁医学院附属医院 生殖医学科

国医大师夏桂成:补肾助孕汤

【方名】补肾助孕汤,意即加强补肾之功,帮助受孕,提高受孕率。因为我们在温习治疗不孕症的古代文献时发现,古人大多采用补肾助阳温暖子宫的方药,所以我们选择前人的毓麟珠作基础方又加入补肾药,强调血中补肾之意。济宁医学院附属医院生殖医学科武卫华

【组成】丹参、赤白芍、山药、山萸肉、丹皮、茯苓、紫石英(先煎)各10克,川断、菟丝子各12克,炒柴胡5克。或则可加入紫河车6~10克,鹿角胶6~9克。

【功用】补肾助阳,暖宫促孕。

【适应证】肾阳偏虚,黄体不健性不孕不育症,肾阳虚痛经等病证。

【方解】方中山药、山萸肉以滋阴;川断、菟丝子以平补阴阳,但着重助阳;复加入紫石英暖宫而温补肾阳;阳虚较著者,还应加入紫河车、鹿角胶以滋养肾阳;同时又加入柴胡以疏肝,丹皮、茯苓以调肝脾,因为临床上常见者,肾阳偏虚,常多兼夹肝郁。本方从临床需要出发,组合成血中补阴,补肾暖宫,促进孕育之剂,故名之补肾助孕汤。

【临床运用】除适用于肾阳虚即黄体功能不健性不孕不育病证外,还常运用于肾阳虚的膜样性痛经、子宫内膜异位症、子宫肌腺症等。

1.膜样性痛经经行腹痛一般于经行第二天,量多,色紫红,有血块,掉下烂肉样血块,小腹疼痛剧烈,有冷感,腰俞酸楚。在经前期时可服补肾助孕汤,需在原方中加入紫河车6~9克,广木香6~9克。

2.子宫内膜异位症确诊为子宫内膜异位症伴有月经失调,经行量少,或经量偏多,色紫红,有血块,腰酸,小腹冷痛,测量BBT,高温相欠稳定,或高温相偏低偏短。应用本方治疗时,加入石打穿15克,生山楂10克,生鸡内金6克。

3.子宫肌腺症子宫肌腺症属于子宫肌瘤中的一种,每次月经来潮,经行量多,色紫红,有大血块,腹痛,进行性加剧,经前胸闷烦躁,乳房胀痛等。在经前期服用本方时,应加入石打穿15克,生山楂10克,地鳖虫6~9克。

【按语】补肾助孕汤的目的在于补肾助孕,改善黄体功能,故是治疗黄体功能不健全的要方。此方是在张景岳毓麟珠的基础上加减而成的。我们温习古代文献时发现,历史上许多医家都认为受孕之要在胞宫之温暖。《妇人规》强调受孕的“基址”,指出:“倘欲为子嗣之谋,而不先谋基祉,计非得也。”“基祉”乃指孕卵种植之地和胚胎发育之处,实际上即是子宫的内在环境。子宫的发育直接有关于胚胎植入后的发育,子宫发育较好,宫内温煦,内在环境优越,不仅容纳接受精卵结合后的植入,利于胚胎良好发育,同时尚可在受孕后抗御一切外来的邪毒干扰,从而保证优生。

根据我们多年来的临床观察,的确发现黄体功能不健全的不孕不育证与虚寒病变有关,与肾、冲任、子宫的阳虚血少有关,正如《圣济总录》所云:“妇人所以无子,由冲任不足,肾气虚寒故也。”张景岳在《妇人规》中亦说:“妇人所重在血,血能构精,胎孕乃成……凡此摄育之权,总在命门。”并进而指出:“调经之法,惟以填补命门,顾惜阳气为主。”《傅青主女科》也指出:“妇人受孕,本于肾气之旺也,肾旺是以摄精。”可见肾气、命门、子宫冲任之气血虚寒,是不孕不育之主要病变。从古人子宫风寒,到虚寒,从古方秦桂丸之温散,到张景岳毓麟珠的温养,不能不说是中医学术的进展。理论上的进展,必须得到临床实际的证实。我们在成立了不孕不育专科专病门诊后,前后较为系统地观察了100例、300例补肾助孕汤治疗黄体功能不健性不孕不育证,总结发现在这病例中,85%的病例在经前期或行经期出现明显的畏寒、肢冷、小腹有凉感、腰酸,大便易溏或者经行便溏,以及抑郁、悲观、急躁等症状,这些症状的出现完全可以证实阳虚、虚寒反应与肾包括脾的关系最大。在临床上,我们还观察到心肝病变的症状,说明在肾虚的前提下,会影响到心肝,因为肾与心、肝、子宫之间存在着密切的关联。《傅青主女科》在“下部冰冷不孕”中说:“夫寒冰之地,不生草木;重阴之渊,不长鱼龙。今胞胎既寒,何能受孕?……盖胞胎居于心、肾之间,上系于心而下系于肾,胞胎之寒凉,乃心、肾二火之衰微也。”且肝为肾之子,又为心之母,所以在肾阴阳不足的情况下,一定程度上必然影响到心肝,再加上不孕不育患者思想上有一定的压力,心理不稳定,易受情志因素的干扰,出现肝的证候。我们又观察到,阳虚肝郁证患者副交感神经功能占优势,与阴虚肝郁证患者有着明显的差异;同时发现阳虚肝郁患者的寒证愈突出,其甲皱微循环的障碍就愈明显,与正常对照组有极显著差异。故本方在滋阴养血补阳的基础上,加入了柴胡等以疏肝,有着重要意义。疏肝理气,稳定情绪,间接地有助于阳气的抒发。故能获得较好的临床效果。本方中所用的主要助阳药为鹿角、紫石英,故当分别介绍之。

鹿角:味咸,性温,入肝、肾经,有行血消肿,益肾助阳的作用,治疮疡肿毒,瘀血作痛,虚劳内伤,腰脊疼痛等疾。《本草经疏》曰:“鹿角,生用则味咸气温,惟散热行血消肿,辟恶气而已,咸能入血软坚,温能行血散邪,故主恶疮痈肿,逐邪恶气而已,及留血在阴中,少腹血结痛,折伤恶血等证也,肝肾虚则为腰脊痛,咸温入肾补肝,故主腰膝痛,气属阳,补阳故又能益气也。”《本草纲目》认为:“鹿角,生用则散热行血,消肿辟邪,熟用益肾补虚,强精,补血,炼霜熬膏,则专于滋补矣。”我们认为,鹿茸补阳,不同于附子、肉桂。附、桂善能祛瘀,其燥热之性易于劫灼津液,所谓草木无情,难生有情之精;鹿茸为血肉有情之品,其性温煦,专于补虚,而不在于祛邪逐寒。鹿茸为鹿角初长时的嫩角,精血充盈,乃至长大,便成角化,故虽同出一本,而功效不同;鹿角的补性不足,然能行血消肿,民间亦常用鹿角屑酒服治乳疖肿痛之证,效果很好,鹿角熬炼成胶,为崩漏失血及精血不足之要药,但宜于阳虚之患者,若阴虚发热,则应忌用。

紫石英:味甘,性温,入心、肝经,有镇心安神,降逆气,暖子宫的作用,能治虚劳惊悸,咳逆上气,妇女血海虚寒不孕。《本草经疏》论其作用较详,曰:“紫石英,心属阳而本热,虚则阳气衰而寒邪得以乘之、,或为上气咳逆,或为气结寒热,心腹痛,此药温能除寒,甘能补中,中气足,心得补,诸证无不瘳矣。惊悸属心虚,得镇坠之力,而心气有以镇摄,即重以去怯之义也。其主女子风寒在子宫,绝孕无子者,盖女子系胎于肾及心包络,皆阴脏也,虚则风寒乘之而不孕,非得温暖之气,则无以去风寒而资化育之妙。此药填下焦,走肾及心包络,辛温能散风寒邪气,故为女子暖子宫之要药。补中气,益心肝,通血脉,镇坠虚火使之归元,故又能止消渴,散痈肿。”接着又曰:“紫石英其性镇而重,其气暖而补,故心神不安、肝血不足及女子血海虚寒不孕者,诚为要药。然只可暂用,不宜久服,凡石类皆然,不独石英一物也。”

【加减】在临床上由于阳虚脾弱者大便易溏,故本方常去当归之润肠通便,而以丹参代之;鹿角片有通利作用,但本病常兼夹心肝郁火症状,故常以紫石英之温阳镇降、暖子宫之药以代之;头痛心烦者,尚需加入钩藤15克,白蒺藜10克;若胸闷烦躁,乳房胀痛者,需加入广郁金9克,绿梅花5克,醋炒青皮6克;若脘腹作胀,矢气频作,或则嗳逆连连者,上方去当归,加入广木香6~9克,陈皮6克,炒白术10克,炒谷麦、芽各15克;若夜寐甚差,心慌心悸者,加入合欢皮10克,青龙齿10克。

本文为转载文章,如有侵权请联系作者删除。

真诚赞赏,手留余香
武卫华
武卫华 主任医师
济宁医学院附属医院 生殖医学科
问医生 问医生 去挂号 去挂号
App 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