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我的
吴孝雄 三甲
吴孝雄 副主任医师
上海市第七人民医院 肿瘤二科

我们还可以放心服用中药吗

  曾经在一段很长的历史时期内,人们普遍认为中药毒副作用极小,安全性很高,可以放心地服用。可是随着中药所含超量的有害物质(如重金属盐,马兜铃酸等)而造成的出口困难;随着有关中药性肝病(如日本将张仲景治疗伤寒少阳证的小柴胡汤作为一种植物天然免疫调节药来广泛使用,结果导致肝炎)和中药性肾病(如许多人长期盲目地服用龙胆泻肝丸,结果导致马兜铃肾病)的相继提出;随着更多原来认为无毒的中药中有毒成分(如郁李仁中含有杏仁甙,人参中含有溶血作用的人参皂甙B、C等)的不断发现,人们似乎不得不接受这样一个事实:中药的毒性不小!那么在我们已经发现了许多服用中药的中毒性事件和许多中药中含有有毒性化学物质之后,我们是否已有足够的理由不再像以前那样放心地服用中药呢?让我们先来看看古人对中药的认识吧。上海市第七人民医院肿瘤二科吴孝雄

  一、从《神农本草经》的药物学分类说起

  《神农本草经》是汉以前我国药学知识和经验的第一次大总结,是现存最早的本草专著,是我国最早的珍贵药学文献,被奉为四大经典之一,对中药学的发展产生了极为深远的影响。该书载药365种,按药物功效的不同分为上、中、下三品。上品120种,功专滋补强壮,延年益寿,无毒或毒性很弱,可以久服。中品120种,功专治病补虚,或兼而有之,有毒或无毒,当斟酌使用。下品125种,功专祛寒热,破积聚,治病攻邪,多具毒性,不可久服。从以上内容可以归纳出以下三点:第一,中药可以分为有毒性中药和无毒性中药两大类。第二,中药的作用对象也可以分为有疾病的人和无疾病的人两大类。第三,中药与人之间的对应关系基本上是下面的两种情况:①无疾病的人只能对应无毒性中药,而无毒性中药则主要对应无疾病的人,但也可以对应有疾病的人。②有毒性中药只能对应有疾病的人,而有疾病的人则主要对应有毒性中药,但也可以对应无毒性中药。

  从以上三点可以看出,古人明确的指出了中药毒性的存在,并且还进一步的指出了有毒性中药的作用对象(即只能是有疾病的人)和功效(主要是治病攻邪)。这些认识来源于长期的药物实践,下面我们来看看这些认识是如何产生的。

  二、四种基本对应关系

  尽管长期的药物实践的具体方法和途径各不相同,但都可以归纳为以下四个方面。

  1.有毒性中药对应无疾病的人。在长期的药物实践的过程当中,由于多种原因使无疾病的人服用了有毒性中药,产生了疾病症状,于是便直接导致了这些有毒性中药以及它们的初步功效的发现,进而知道它们的作用对象不是无疾病的人。如《淮南子·修务训》记载“神农……尝百草之滋味,水泉之甘苦,令民知所避就,当此之时,一日而遇七十毒”。

  2.有毒性中药对应有疾病的人。由于多种原因,或是先发现了有毒性中药的毒性,知道了其初步功效及不能用于无疾病的人,转而有目的地用于有疾病的人;或是当时还没有发现其毒性就直接用于有疾病的人。经过长期大量的实践,结果发现有时不能使疾病得到缓解,反而使病情恶化或产生新的疾病症状,这样也可能导致其初步功效或毒性的发现;有时对疾病有很好的疗效,于是便导致了有毒性中药的作用对象及其进一步功效的产生。以上发现和了解的这些有毒性中药主要是《神农本草经》中的下品药和有毒的中品药。

  3.无毒性中药对应无疾病的人。人们在长期服用一些药物之后,发现不但没有产生疾病症状,而且还能滋补强壮,延年益寿,这样就发现了这些药无毒性及其作用对象和功效。发现的这些无毒性中药主要是《神农本草经》中的上品药。

  4.无毒性中药对应有疾病的人。由于多种原因,或是先发现了无毒性中药的无毒性,知道了其可以用于无疾病的人,但还是有目的的用于有疾病的人;或是当时还没有发现其毒性而直接用于有疾病的人。经过长期大量的实践,发现有些有治疗效果,主要是对虚证有较好的治疗,而有些对疾病则没有明显的治疗作用。发现的这些无毒性中药主要是《神农本草经》中的上品药和无毒性中品药。

  以上四个方面的实践没有严格的区分界限,也没有严格的先后顺序,往往是错综夹杂在一起的。实践的结果便是《神农本草经》中的药物分类的产生。由此可见,《神农本草经》对药物的分类,并不是偶然的,也不是错误的,它是我国古代劳动人民在长期的药物实践中的经验总结,是被历史证明正确无误的。

  三、毒药治病的基本原理

  1.毒药的概念。古代将能够治病的中药统称为毒药。《周礼·天官》中有“医师掌握医之政令,聚毒药以供医事”的记载。《素问·藏气法时论》王冰注“辟邪安正,唯毒乃能,以其能然,故谓其毒药也”。那么毒药到底包含哪些具体药物呢?从上面的分析我们已经明确的知道有疾病的人主要对应有毒性中药,但也可以对应无毒性中药,于是毒药便包含两大类,即有毒性中药和无毒性中药,也就是《神农本草经》中的中、下品药。(以下所说的无毒性中药均是指毒药中的无毒性中药,也就是无毒的中品药,不包含无毒的上品药)。这两类药物之间的区别主要有以下两个方面:①从数量上看,有毒性中药远远多于无毒性中药。因为《神农本草经》下品药和部分中品药是有毒性中药,而无毒性中药只是中品药中的一部分。因此相对来说,前者是多数,后者是少数。②从疗效上看,有毒性中药的功效主要是祛寒热,破积聚,治病攻邪,对疾病有很好的治疗作用;而无毒性中药主要是通过补虚来达到治病的目的,对疾病的治疗效果相对来说较差。

  2.偏性。《类经·疾病类·五脏病气法时》载“气味之偏者,药饵之属是也,所以去人之邪气,其为故也。正以人之为病,病在阴阳偏胜耳。欲救其偏,则唯气味之偏者能之,正者不及也。”从中可以看出,偏性可以分为两大类。一大类是人之偏性,即机体的患病状态(阴阳的偏胜或偏衰或兼而有之),另一大类是毒药之偏性,即毒药的祛疾病功能(补虚或攻邪或兼而有之)。偏性的性质包括以下两个方面:①质的规定性,即偏性的种类的不同。人可以患各种各样的疾病,因而其偏性在质的方面是无限的。但在毒药中,每种药只有一种或少数几种功效,只能对应一种或少数几种疾病,因而其偏性在质的方面是有限的。其中每种有毒性中药对应的病种相对较少,其偏性在质的方面相对较专一。而每种无毒性中药对应的病种相对较多,其偏性在质的方面相对较广泛。②量的规定性,即偏性的强度。人的疾病有轻重缓急之分,其偏性的强度可强可弱。毒药可以通过改变药的用量和用药时间的长短来灵活调节其偏性的强度,因此,毒药之偏性与人之偏性在量上可以相对应。有毒性中药祛寒热,破积聚,其治疗效果相对较好,偏性强度相对较强。而无毒性中药治疗效果相对较差,因而其偏性强度相对较弱。

  3.两种偏性的严格对应性。从前面的《类经·疾病类·五脏病气法时》所载中还可以看出,毒药治病的基本原理是通过毒药之偏性与人之偏性相对应,从而产生治疗作用,达到祛病的目的。这种对应具体表现在下面两个方面:①质的严格对应性。毒药的偏性必须与人的偏性在质的方面严格对应,这是治病的先决条件。但是人的偏性在质的方面是无限的,而毒药的偏性在质的方面是有限的,这样就会导致许多人之偏性找不到与之相对应的药之偏性。也就是说,有许多疾病无药可治。可事实上并不是这样,因为长期的药物实践告诉我们,通过毒药之间的配伍可以使毒药的偏性在质的方面变得无限大,从而有效地解决了这个矛盾。其解决的途径主要有以下两个方面。第一,毒药内有毒性中药的偏性较专一,强度较强,而毒药内无毒性中药的偏性较广泛,强度较弱,彼此配伍,可以产生偏性广泛,强度强的新偏性,即优势互补。通过这种方式产生的新偏性是有限的,却是很有效的,且容易掌握。第二,通过配伍,还可以产生与配伍内各药偏性均不相同的新偏性,这是各药之间以及药与人体间相互作用的整体反映。由于药物配伍的无限性和配伍药之间相对用量的无限性,因此产生的这种新偏性也具有无限性。但是不容易掌握,须经大量的临床实践。从上面可以看出,配伍的本质是产生新偏性,使毒药之偏性在质的方面无限化以至能与人之偏性在质的方面严格相对应,从而达到最佳的治疗效果,并不是刻意去降低有毒性中药的毒性。同理,毒药的炮制、剂型、服法等都是使毒药之偏性与人之偏性能更好地相对应,从而达到最好的治疗效果。②量的严格对应性。毒药的偏性与人的偏性在量上也要严格对应,即毒药之偏性在量上要随着人之偏性的量的变化而变化,使药每次总能恰好地与病“中和”,从而发挥最佳的疗效。用药的时间长短和每次服药的数量要严格控制,否则会产生以下三种后果。第一,根本就没有任何治疗作用,即病情没有任何改善。第二,治病不彻底,即病情有一定的改善,但缠绵日久,不能及时痊愈。第三,由于毒药偏性过量从而导致新的疾病的产生。因此人们常说“中病即止”是有道理的。

  四、毒药治病的前提条件和效果

  1.毒药治病的前提条件。从上面的分析可以知道,毒药治病的前提条件包括以下三点:

  ①对人之偏性的正确认识。这是治病的先决条件。通过中医四诊收集病情资料,运用中医理论知识进行分析,得出疾病的性质、病位、病势等结论,这是对人之偏性正确认识的基本过程,也就是人们常说的“辨证”过程。只有这个过程正确,后面的论治才有效。②要对毒药之偏性特别是配伍后的新偏性有深刻而准确的认识。这为后面的选择毒药和严格对应打下基础。在这里要强调一点,即药品要合格,如果药品不合格,即使对毒药之偏性有再深刻再准确的认识,也不会达到祛病的目的,反而还会使病情恶化或增添新的疾病。③使毒药之偏性与人之偏性在质的方面与量的方面严格相对应,即人们常说的“有是证,用是方”。这是个很关键的条件,它直接关系到治疗的效果。这种严格对应,具体到应用中是用对应法则来实现的。对应法则在中医治病过程中既严谨又灵活。如根据阴阳而确立的对应法则“虚则补之,实则泻之”;根据五行相生规律确立的对应法则“虚则补其母,实则泻其子”;根据五行相克规律而确立的对应法则“抑强或扶弱”等,对于这些基本对应法则,我们在运用中必须严格遵守,否则会犯“虚虚实实”之误。但对于具体的病人,具体的病情(包括病种和病势),在遵守前面基本的对应法则之外,还可以使用许多具体的法则,如“火郁发之”、“逆流挽舟”等,这些具体的法则具有很大的灵活性,有时不同的具体对应法则能达到相同的治疗效果,即殊途同归。这些具体的对应法则正体现着历代医家思想的精华,智慧的闪光。

  2.毒药的治疗效果。在正确认识其治疗效果之前,有必要先来了解一下药品的毒副作用。毒副作用是药品不良反应的简称。药品的不良反应,是用来表达西药对人体伤害作用的一种医药学专用术语。这种伤害作用简称为毒副作用。关于其内涵,我国普遍定义为:合格药品在正常用法用量下出现的与用药目的无关或意外的有害反应。根据以上定义,可以把药品的不良反应归纳为以下四点:①必须是合格药品;②必须是正常的用法;③必须是正常的用量;④产生的有害反应必须与用药目的无关或是意外。这四点只有同时具备,才可以叫做药品的不良反应,缺一不可。这是西医西药对药品不良反应的定义和标准。对应于中医中药,前三点就是中医中毒药治病的三个前提条件,关键看第四点毒药是否满足。《周礼·天官》记载“岁终则稽其医事,以制其食。十全为上,十失一次之,十失而次之,十是失三次之,十失四为下”,这样把医生按照医疗质量科学的分为五等,薪俸也每评定一次。《难经》第十三难云“上工者,十全九,中工者,十全八,下工者,十全六,此之谓也。”以上可以说明,毒药的治愈率可以达到90%甚至100%,疾病都治愈了,病人完全康复,何与用药目的无关的或意外的有害反应之有?

  可以说,满足前三个条件时,毒药治病没有毒副作用或毒副作用极少。那为什么还会有十失四者呢?是医生的问题还是毒药本身不能把病治愈呢?《素问·徵四失论篇第七十八》曰“诊不知阴阳逆从之理,此治之一失矣。受师不卒,妄作杂术,谬言为道,更名自功,妄用砭石,后遗身咎,此治之二失也。不适贫富贵贱之居,坐之薄厚,形之寒温,不适饮食之宜,不别人之勇怯,不知比类,足以自乱,不足以自明,此治之三失也。诊病不问其始,忧患饮食之失节,起居之过度,或伤于毒,不先言此,卒持寸口,何病能中,妄言作名,为所穷,此治之四失也。”从以上可以看出,十失其四,是医技不深,医德不好,内外相失而形成的,完全是由医生单方面的原因造成的,并不是毒药的本身治不好病。这些医生单方面的原因直接导致在治病时没有满足毒药治病的三个条件(对应于西药不良反应条件中的前三点),由此而造成的对人体的有害反应则不能称为毒药的毒副作用。

  五、现代对毒药的错误认识及其后果

  1.对毒药的两种错误认识:从上面可以看出,运用中医中药的理论和方法正确使用毒药,利用它们来治病则表现出没有毒副作用或毒副作用极少。于是在很长的一段历史时期内,人们普遍认为中药治病毒副作用极少,安全性很高,可以放心地服用是有道理的。但是在现代,人们倾向于利用西医西药的理论和方法来认识毒药,导致其认识的局限性和不客观性。主要体现在以下两个方面:①盲目地使用毒药。由于不了解毒药的治病对象,治病条件和治病原理,不知道毒药是由于正确使用后所产生的治疗效果的无毒性,而认为毒药本身属性的无毒性,于是把毒药当成免疫调节剂或减肥剂等作用于无疾病的人或不按毒药的治病原理而长期广泛地使用,这样便直接导致了中毒事件的不断发生。②按西医还原论的方法来认识毒药。有毒性中药只是毒药配伍中的组分,而有毒化学物质又只是有毒性中药中的组分,并不是决定性因素。毒药配伍的整体功效是其内部各个组分在各个层次上相互作用以及毒药与患病机体间在各个层次上相互作用的结果。而现代人们利用西医还原论的方法来认识毒药,片面强调和夸大有毒性化学物质的毒性显然是不客观的。

  2.两种错误认识的后果:①上面第一种错误认识的直接后果是导致中毒事件的不断发生。由于中毒事件的不断发生和一些媒体歪曲的片面报道,进一步导致了广大人民对中医中药的不信任感和恐惧感,这对中医中药的继承、发展和推广均产生了极为不利的影响。②上面第二种错误认识的直接后果是导致了对有毒性中药的禁用和限用,并进一步导致了现代中医困境的产生。现代中医的困境主要体现在一对矛盾上,即中医中药的治疗效果不能再向前发展与人民希望和要求中医中药的治疗效果向前发展的矛盾。中医中药疗效不能向前发展有多种原因,但下面的原因是根本原因。有毒性中药是毒药中的主要组成成分和在治疗中起主要作用的成分,它们的禁用直接导致毒药之偏性在质的方面的减少,从而导致许多疾病找不到与之偏性在质的方面相对应的毒药之偏性,进而导致许多疾病无药可治。这使得中医治疗病种的范围大大地缩小了。限定有毒性中药的用量,直接导致毒药之偏性在量的方面的减少,进而使治疗无效果或治不彻底或需长时间服药。要解决这个矛盾必须取消对有毒性中药的禁令, 严格按照中医的理论和毒药治病的原理使用。

  从上面的分析可以看出,毒药是治病中药的统称,有毒性中药是毒药中的主要组成成分且在治疗中起主要作用,毒药的作用对象必须是有疾病的人,使用原则必须是药之偏性与人之偏性在质的方面和量的方面严格相对应,作用效果是有极高的治愈率,不会或极少会有毒副作用。因此我们有足够的理由再像以前那样放心地服用中药。

    (作者介绍:吴孝雄,男,中西医结合硕士,主治医师。在北京中医药大学本硕连读7年制专业完成学业;在卫生部中日友好医院完成癌症课题研究,并跟随全国著名中西医结合肿瘤专家张代钊、李佩文教授抄方及查房;在上海东方肝胆外科医院工作近7年;目前就职于同济大学附属杨浦医院。擅长治疗肝癌、胆管癌、胆囊癌、梗阻性黄疸、胃癌、肠癌、胰腺癌、肝硬化、酒精肝、脂肪肝、药物肝损害、乙肝、肝脓肿、肝囊肿、便秘,提倡中医、西医、药疗、食疗、心疗、体疗等综合治疗,并积累了丰富的临床经验。    先后发表医学论文27篇;主编医学书籍6部:《扶正祛邪抗癌瘤》、《中西医结合抗肿瘤》、《中医药全程抗肿瘤》、《你能战胜癌症——科学抗癌的思路与方法》、《中西医结合抗肝癌》、《原发性肝癌个体化诊治思维》。获北京中医药大学第二届中西医结合学术周征文大赛三等奖,《中华中医药学刊》论文一等奖,“药物性损害与安全用药学术会议”优秀论文奖,淄博市第十三届自然科学优秀学术成果一等奖,上海东方肝胆外科医院2013年急救技能大赛优胜奖,上海市中西医结合学会肿瘤专业委员会2014年度中青年学术论文交流会三等奖。)

真诚赞赏,手留余香
吴孝雄
吴孝雄 副主任医师
上海市第七人民医院 肿瘤二科
问医生 问医生 去挂号 去挂号
App 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