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我的
吴彦桥
吴彦桥 主任医师
北京清华长庚医院 耳鼻咽喉头颈外科

我为什么选择做鼻科医生

   我们下级医生有时会问你为什么选择做鼻科医生?

   我之所以选择做鼻科医生有我小时的原因,也有我赶上了一个好时代。北京清华长庚医院耳鼻咽喉头颈外科吴彦桥

   1964年我出生于一个河北农村,一个河边的乡村,河的名字是潴泷河,我属龙,好像这条河对我来说很亲切。那时生活相当贫困,我7岁以前我们那里不能上学,母亲是村里少有的富家女,高中毕业,很早教我识字。幸运的是当我7岁时我们村里小学开始招生。我强烈要求母亲把我送到学校,开始了在我们村小学及初中的学习。学校很简陋,但是我们的学习生活是非常快乐的,因为那时老师没有别的挣钱想法,教学好了可以转正,所以老师们都特别用心教我们,最让我们难以忘怀的是夏天,老师带我们到河边的堤坡,坐在垂柳下天然的草坪上学习,凉风席席,听着蝉鸣和青蛙的叫声,下课后渴了到河边喝点清澈的河水,男生到河里游泳,女生到另外的河边青泥里摸泥鳅,尽管我们生活很艰苦,但是现在留在我记忆中的却只有美好的田园风光。

    因为我学习好,所有的老师都喜欢我,因此我也非常敬重和喜欢老师。因为老师喜欢我,有时男生会嫉妒我和我打架,我也不示弱,因此至今仍保留和男生打架的记忆,然而现在多少年过去了,我们虽然各奔东西,但是大家见了却非常亲切。小学我们共同生活了5年,多么难忘了时代!

    虽然我学习好,但我却三天两头闹病,小学五年级时高热一次晕了过去,到北京检查怀疑心肌炎,不得已我休学一年。因此我萌发了要当一个医生的念头。

    初中毕业我顺利考上县里高中,在高中,我的学习同样很好,老师也都喜欢我,尤其是物理老师。 高中时因为每天只有窝窝头、馒头和菜汤,没有什么高营养的东西吃,家里很困难,身体抵抗力比较差,所以那时也三天二头闹病,我母亲就经常给我们找人“算命",人家都说过了18岁就好了,这更促进了我学医的想法。

    高中毕业我是为数不多的几个考上大学的毕业生。我的理想是上北京的重点医科大学,但是我的分数线不够,我哭了一通后报考的是白求恩医科大学,因为我想白求恩是好大夫,这个学校一定不错。果然我们判断是对的,我庆幸我选择了这所学校!

    白求恩医科大学位于长春市,学校所有的地方我都喜欢,古老的建筑象征着学校的历史,夏秋季节,站在基础教学楼5楼,俯瞰长春市,像一片绿色的海洋,微风吹过,一片碧波荡漾!

    但是因为当时家庭困难,每天只吃高粱米和咸菜的我,身体抵抗力较差,加上长春漫长寒冷的冬天让我鼻炎不断,但是确如算命先生所说,18岁以后我得病的确少了,但鼻炎仍不同程度的影响了我的学习,也是从那时起我发誓要学习鼻科,我上大四时就买了“鼻科学”一书。

    1986年我顺利考上河北医学院耳鼻喉科的研究生,1989年研究生毕业,那时走后门风气几乎没有,我如愿进入白求恩国际和平医院,可以说没花一分钱给领导送礼。那时的科主任是彭子成主任,一位医德高尚、文武全才的德艺双馨的医务工作者,真正的专家!至今我都非常佩服他,敬重这样的领导,经常去看望他老人家。记得他老人家上班时每天都是早上第一个到,晚上最后一个走,每逢大手术下午,他都会在办公室坐着,看谁敢中午出去跟患者家属喝酒!有时做完大手术,晚上老人家还到科里看看患者,因此,老人家在的哪些日子里,大家虽然奖金不高,但是心理都特别齐心合力,每天想的就是如何提高业务,如何让患者满意,记得年轻时我值完夜班很少休息,为的是尽快提高诊治水平。

    2003年我从解放军总医院临床博士毕业,回到科里工作,适应科室发展,我真正选择了鼻科,成为鼻科组主任,今年被科室及院领导评为鼻科首席专家。

   经过在鼻科多年的努力,鼻科临床及科研有了长足的进步,但是很多时候仍然不能很好的解决鼻病患者的问题,为此我申请远渡重洋学习鼻内镜外科技术。

   2008年4月,我如愿踏上了异国征程,经国内最知名鼻科专家许庚教授介绍,我去的是澳大利亚,在澳大利亚跟随被誉为世界鼻科最出名专家PJ Wormald 教授学习了一年。在发达国家学习是辛苦的,开始不能完全听懂教授讲话,因此我加倍的学习英语,在澳大利亚学习半年时我试着考了雅思一次,雅思考试平均得了6分,其中口语7分!这对于我这个超过40岁年龄的人很不容易。还有,澳大利亚夏天特别热,有时超过40度,但是,因为当时我每个月就5000元工资,光租房就花光了,所以有时特别热也舍不得买矿泉水。一瓶矿泉水4.5澳元(相当于30元人民币左右),有一次看完手术回家途中,40多度干热的天气,我骑自行车回家途中差点中暑虚脱。

    2009年5月我回到我们医院。出国学习之前我感觉总是摸着石头过河的手术感觉,而现在则是清清楚楚的进行每一步手术,我的鼻科手术在技术上了一个很高的台阶,能更好的为鼻病患者服务。

    通过近几年进一步完善手术,术后复诊患者康复痊愈率明显好于以前。我们门诊负责复查的大夫感触特别深,为此,我觉得在国外学习的辛苦值了!

    然而,医生大概永远不能和上帝相提并论,总有我们不能完全克服的问题,尽管我认为我尽了100%的努力,可不是100%的患者的症状能消失,因此我们学习的空间还很大,仍须继续努力!

    现在我最大的愿望是把我的经验及技术传授给更多的同行,解除患者的痛苦,因为一个好医生治好患者是有限的,如果教会更多的医生,那么相当于我的医学生命得到了延长。

    令人欣慰的是我们鼻科几个年轻医生进步非常快,最年轻的医生也已经能很好的完成鼻内镜下一般手术,如:鼻中隔矫正,鼻息肉切除,上颌窦鼻内开窗,筛窦开放,额窦开放,鼻窦囊肿手术及鼻出血出血点找寻及处理等。

    我们这个鼻科团队在进步!

真诚赞赏,手留余香
吴彦桥
吴彦桥 主任医师
北京清华长庚医院 耳鼻咽喉头颈外科
问医生 问医生 去挂号 去挂号
App 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