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我的
吴宇旋 三甲
吴宇旋 主任医师
深圳市人民医院 介入科

氩氦刀冷的消融治疗肝癌术后复发(多发高难度案例)

患者男性76岁,2013年8月发现右肝巨大肿瘤,边界清楚,行外科手术切除,病理为原发性肝细胞癌。


术前CT 右肝巨大肿瘤,原发性肝癌典型的影像学表现。

深圳市人民医院介入科吴宇旋

术前CT 右肝巨大肿瘤,原发性肝癌典型的影像学表现。

术前CT 右肝巨大肿瘤,原发性肝癌典型的影像学表现。

2013年10月行TACE术,造影未见明确肿瘤,经肝动脉注射少量碘化油及表阿霉素乳剂。

2013年12月 肝脏见多发小点状碘油沉积,考虑肝癌术后复发。

2013年12月 肝脏见多发小点状碘油沉积,考虑肝癌术后复发。

2013年12月 肝脏见多发小点状碘油沉积,考虑肝癌术后复发。

2013年12月 肝脏见多发小点状碘油沉积,考虑肝癌术后复发。

2013年12月 肝脏见多发小点状碘油沉积,考虑肝癌术后复发。

一个月后,肝脏肿瘤明显进展,肝脏见多发肿瘤。

一个月后,肝脏肿瘤明显进展,肝脏见多发肿瘤。

一个月后,肝脏肿瘤明显进展,肝脏见多发肿瘤。

再次介入治疗,复发肿瘤碘油沉积良好。

2014年5月 左肝心脏旁复发肿瘤,碘油沉积良好。

左内叶 左外叶及腔静脉旁肿瘤碘油沉积良好。

复发肿瘤侵犯腔静脉。

肝脏多发肿瘤碘油沉积尚可。

左肝多发肿瘤。

左肝多发肿瘤,门脉左支通畅。

2014年5月 开始氩氦刀冷冻消融治疗

氩氦刀冷冻消融治疗


氩氦刀冷冻消融治疗

氩氦刀冷冻消融治疗

氩氦刀冷冻消融治疗

2014年7月 第二次氩氦刀冷冻消融治疗

氩氦刀冷冻消融治疗

氩氦刀冷冻消融治疗

氩氦刀冷冻消融治疗

氩氦刀冷冻消融治疗

氩氦刀冷冻消融治疗

2014年8月 复查 心脏旁肿瘤未见强化,提示完全消融。

心脏旁及腔静脉旁肿瘤未见强化,提示完全消融。


左肝及尾状叶腔静脉旁肿瘤未见强化。

左肝及尾状叶腔静脉旁肿瘤未见强化。

左肝及尾状叶腔静脉旁肿瘤未见强化。

左肝肿瘤未见强化,门脉左支完整。

2015年6月 复查,肝脏未见明显存活肿瘤。

2015年6月 复查,肝脏未见明显存活肿瘤。

2015年6月 复查,肝脏未见明显存活肿瘤。

2015年6月 复查,肝脏未见明显存活肿瘤。

2015年6月 复查,肝脏未见明显存活肿瘤。

2015年6月 复查,肝脏未见明显存活肿瘤。


点评:

    患者右肝巨大肝癌术后,第一次介入造影未能发现肿瘤,鉴于介入化疗副作用大,疗效不确切,所以我们一般不采取灌注化疗的做法,而是在肝动脉注射少量碘化油(可以加或者不加少量化疗药),这样做的目是能够直接杀灭部分难以发现的小病灶,同时第二次CT复查时候也可以根据是否存在碘油沉积了解是否有复发的肿瘤。此患者就是造影看不到病灶但是其实有复发的情况。


   第二次复查已经可以确定肝内肿瘤复发,而且是多发病灶,我们采取了再次介入栓塞的措施,碘油沉积良好,为下一步的消融治疗打下良好的基础。


  由于肿瘤多发而且津贴心脏腔静脉门脉左支及胃肠道等重要器官,患者已经是77岁老人,考虑热消融可能术中比较辛苦,故采取术中无痛的氩氦刀冷冻消融治疗。


    由于肿瘤多发,一次治疗太多肿瘤患者难以承受,故采取分次冷冻治疗的方法,心脏旁肿瘤及腔静脉旁肿瘤的穿刺难度均极高,稍有差池则可能出现严重不可逆的并发症,所以术中穿刺要非常谨慎,步步为营,力求精准才能顺利完成手术。氩氦刀和射频微波比较对血管及胆道的影响较小,术中疼痛轻微,消融范围清楚,而且肝脏再生比较快,有一定的优势,但是对于肝硬化脾亢严重的大肝癌患者安全性不如射频和微波消融。


    此患者在我科行两次氩氦刀冷冻消融,在其他医院行一次微波消融后,复发肿瘤达到影像学上的完全消融,其实是非常不容易的效果。此案例肝癌术后复发肿瘤达到十几个之多,而且多个肿瘤位于极高风险的位置,最后获得无瘤生存的效果,也提示了多发的肝癌并非肿瘤消融的禁忌症。我们最多的案例是超过一百个的复发肿瘤最后做到影像学的无瘤生存。




真诚赞赏,手留余香
吴宇旋
吴宇旋 主任医师
深圳市人民医院 介入科
问医生 问医生 去挂号 去挂号
App 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