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我的
吴宇旋 三甲
吴宇旋 主任医师
深圳市人民医院 介入科

TACE联合微波消融治疗巨大肝癌(艰辛案例)

患者女性48岁,因为肩背痛及纳差行超声检查发现右肝巨大肿瘤,外院AFP91000ng/ml,肝功A级。

到外科求治认为无手术指征,故来我科求治。


2013年9月 初诊CT提示肝癌巨大,上部达膈顶。深圳市人民医院介入科吴宇旋

肿瘤上部。

肿瘤中间层面,肿瘤边界较清楚。

肿瘤下部,似有子灶。

肿瘤下部层面,见子灶形成。

肿瘤下部达门脉右支水平。

右肝下部见子灶与肠道紧贴。

右肝子灶外生性生长并与肠道紧贴。

右肝子灶

右肝子灶。

TACE术后行微波消融治疗,微波双针穿刺肿瘤消融膈顶部分肿瘤。见微波针位置较高,但是为了达到彻底消融,冒险进行消融治疗。

多位点穿刺大功率消融右肝巨大肿瘤。

消融右肝巨大肿瘤。

2013年10月28日

两天后患者诉胸闷气促,胸片提示胸腔积液

CT提示右侧胸腔大量积液

经过胸腔置管引流,右侧仍然有较多积液。

术后12天,右侧胸腔仍然有少量积液,引流管脱出。

2013年12月5日 胸腔积液基本吸收,肿瘤基本灭活,但是膈肌损伤。

肿瘤基本灭活。

肿瘤基本灭活。

肿瘤基本灭活,出现腹壁烧伤感染化脓,持续换药未能愈合。

右肝下部病灶碘油沉积良好。

右肝下部病灶碘油沉积良好。

对右肝下部肿瘤进行射频消融治疗。

因为病灶紧贴肠道,为避免肠道损伤,同时行无水酒精注射术。

2014年4月复查。右肝肿瘤基本灭活,

右肝肿瘤基本灭活,

右肝肿瘤基本灭活,但是腹壁烧伤仍然未能愈合,持续流脓。

腹壁烧伤未能愈合,可见碘油流出,且局部似有结节状强化,不除外肿瘤针道种植转移。


右肝下部肿瘤未见强化。

右肝下部肿瘤未见强化。

右肝下部肿瘤未见强化。

请肝胆外科会诊并和家属充分沟通后决定行外科肿瘤切除术。

术后证实腹壁肿瘤种植。

术后复查,肝内未见明确存活肿瘤。

2014年4月

术后复查,肝内未见肿瘤。

2014年7月 CT证实右肝肿瘤复发。

右肝肿瘤复发。

胆囊外引流管。

肝胆外科拒绝再次手术,遂给予再次TACE术。术后见碘油沉积良好。

TACE短期内碘油即廓清,提示肿瘤生长非常迅速。再次CT下微波消融术。

多个位点大功率消融肿瘤。

微波消融术。

术后见消融范围基本覆盖肿瘤。

消融范围基本覆盖肿瘤,但是下部安全边界仍然不够充足。

消融范围基本覆盖肿瘤

2014年10月  再次微波消融治疗。

双微波针主要消融肿瘤下部。

微波消融

再次复查,肿瘤完全灭活,安全边界充足。

肿瘤完全灭活

肿瘤完全灭活

2014年11月 AFP正常

2015年6月复查,肿瘤完全灭活。

肿瘤完全灭活

肿瘤完全灭活

肿瘤完全灭活

肿瘤完全灭活

2015年6月  AFP正常。


手术医生  吴宇旋  何凡

点评:

患者初诊右肝巨大肝癌,并有子灶,无手术指征。行TACE术后碘油沉积良好。

第一次微波消融,为了追求彻底,但是出现了膈肌的严重损伤,术后出现大量胸腔积液,反复多次引流才得以缓解。

更加遗憾的是,由于微波消融时没及时拔除定位细针,发生皮肤烧伤,虽然反复换药,但是伤口一直未能愈合,最后手术证实出现针道种植转移。

患者手术后短期内即复发,且肿瘤进展速度非常快,这种情况其实非常危险,幸运的是患者对我们非常信任。我们再次介入栓塞及两次微波消融后,肿瘤得到完全灭活,甲胎蛋白降到正常,最近几次随诊已达到完全无瘤生存。


第一次微波虽然出现棘手并发症,幸运的是患者对我们始终非常信任和理解,对治疗也非常配合,唯一的要求是希望我能在后续的手术亲自操刀。

我们在后续的肠道旁肿瘤射频消融和外科术后的两次微波消融中均仔细评估,精细操作,结果均取得理想效果,完全灭活肿瘤。


这个案例让我们深感医患良好的沟通和互信非常重要,如果没有患者的宽容和信赖,医生不敢尽最大努力去做高难度高风险的手术,将不能出现这个医学的奇迹。



吴宇旋
吴宇旋 主任医师
深圳市人民医院 介入科
问医生 问医生 去挂号 去挂号
App 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