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我的
王学廉 三甲
王学廉 主任医师
唐都医院 功能神经外科

【心瘾】

世界万物皆有心瘾,本文讲海洛因的心瘾。唐都医院功能神经外科王学廉


有很多家属常常不理解,总是以为道友(吸毒者)们为什么这么没有意志力,家快没了都还是戒不掉,人快死了都还停不了。那是因为,你们根本无法理解海洛因所给人带来的感受,做为正常人的你们,理解不了,也永远体会不到。

所以你们站在这样的角度来看待我们,是可以理解的。


烫吸的心瘾要大于注射的,因为烫吸的效果无法最大化,道友很难即刻满足,所以桌子上摆多少货都想玩完,导致心瘾一直被扩大。


这篇文章主要针对家属写的,因为家属不理解道友的状态,不了解他们心里的感受,一直就只会吵吵闹闹哭哭啼啼,不仅对戒毒一点帮助没有,还增加负担,除了让道友更烦,更无助,甚至想自杀以外没有任何帮助。


心瘾到底是什么?

所谓心瘾,就是你做某件事得到的一种感觉,然后对这种感觉有一种心理依赖。海洛因所带来的感觉只有体会过的人才知道,准确的说那个不叫快感,而是一种“晕”的感觉。


人抽烟有心瘾,喝酒有心瘾,看电影、食物、爱好,哪样东西爱上了没有心瘾?只是带来的感受不同所导致的欲望也不同。有很多医院,药物打上广告说他们能治疗心瘾,你问问你自己,你能不能通过药物忘掉你最爱的人?你愿意不愿意割断某根神经去忘掉你对事物的情感?所以,打出这种广告的都可以理解为骗子,你要知道,你如果救不了道友,那很有可能在医院或者用药物害了道友。

意志力强大就能戒毒吗?

欲望和意志力是相对的,如果说你爱上了某种水果,那你通过你的意志力有可能做到再也不吃,因为水果带来的快乐不足以影响你的生活。如果是用意志力去戒烟,那你也有可能做到,因为吸烟带来的感觉不足以让你失去理智。如果你是用意志力去戒毒,那意志力是没有多大的意义的!因为海洛因这东西带来的感觉早已超出了你心中的承受范围,你从小到大任何一样事物带来的感觉在海洛因面前都微不足道,当你成瘾后这个世界上能带给你快乐的也只有海洛因了。


在这种状态下,你这个人的意志力越强,那相对的心瘾就越大,因为心瘾就是你心中的欲望,而欲望就是你自己的感情。所以不管道友的意志力强与不强,跟戒毒成功与否都没有直接的关系。因为你在控制自己的同时,心瘾也会不断的提醒你该吸毒了。


在反复纠结的过程中,大多数结果都是:都戒这么久了,就吸一口,反正也不会上道


当你产生这种念头,并去实行的时候,你就会不断的放弃底线,再次上道!

怎么处理这个心瘾?

从毒品的诞生到现在,我们尝试过很多种方式想去做到“戒”除心瘾,强制、药物、心理辅导,事实上我们方向都走错了。我们失败了十多年我们也终于明白,心瘾这东西是会跟着自己一辈子的。


我没戒掉的时候,我深爱着她,拥有她,她每天都能给我带来自信,无限的快乐。


我今天戒掉了,可我忘不了她给我带来的快乐,我还是迫切的想要再次拥有她。


我们没有和别人战斗,我们一直在和自己战斗。你有多强大,毒品就有多强大。


处理心瘾有二个方式,选择最多的是逃避:


远离这个环境,去往一个没有毒品的城市,事实证明这个方法对大部份人是有效的,但是它有个弊端。不管你逃避多久,五年也好,十年也好,你想家却回不了家,想看看家里的老母亲,老婆孩子,你不敢回家。因为只要一想到回家,脑中第一个念想便是怎么拿货。


有很多人在外地戒了有些年头了就会觉得自己行了,或是安慰自己说搞一二次无所谓。导致自己再次上道!


在外漂泊的道友,扪心自问,你逃避成功了吗?你能躲多久。


第个二方式是面对,这是残酷的,但也是真正有效的解决方案:


就像是你因为某种原因,家庭也好,事业也好迫不得以离开了你最爱的人,而她就在你身边不远处等你,你明明一个电话就可以叫她回来你身边,她也会马上同意回来,你甚至都不用求她原谅。


而你却需要在这种心态下,不给她打电话,你甚至偶尔会看到她,你甚至天天梦到她,甚至会听朋友经常说起她。


最难的不是你爱着她,想要再次拥有她。而是她陪伴你那么多年,改变了你的生活,改变了你的心态,她给你的自信,给你的快乐。


她离开你之后,突然这一切都没了,你变的抑郁,消极,自卑,寂寞。相处这么多年,你没有了朋友,她几乎花光你所有的积蓄。


就这样,你在平淡的生活中这样压抑着,想着她,你明明知道只要一个电话就可以让这一切烟消云散。这才最难的:非常差的状态 加上非常强的思念,加上伸手可得的快乐!


戒毒,难就难在这里!我们称之为慢性脑疾病,而这种思念需要时间慢慢的去习惯,我们称之为心瘾。而你需要面对这一切,它才可能真正的恢复和淡化,所以它真的很难。如果你逃避,那你以后见到她,你依然控制不了自己。


……

海洛因心瘾,一个正常人永远理解不了的感受,我也不理解,我经常会去问他们这是什么感觉,可是没有人能形容的好。我也只能这样简单的描述,对于这个心瘾,我们正常人只能往严重了去想。不要认为它有多好控制,它在某一个阶段的时候是完全不可控的。


若用过各种戒毒方法都无法摆脱这个恼人的家伙,“手术戒毒”,或许是最后保命的方法。

真诚赞赏,手留余香
王学廉
王学廉 主任医师
唐都医院 功能神经外科
问医生 问医生 去挂号 去挂号
App 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