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我的
潘湘斌 三甲
潘湘斌 主任医师
阜外医院 结构性心脏病中心

心脏病手术,这4招一个比一个先进!

假如把心脏比作一个四室的房子,那么医生就是维修这幢房子的工程师。这间房子有墙(房间隔、室间隔),有门(二尖瓣、三尖瓣、主动脉瓣、肺动脉瓣),有供血液进出的走廊(主动脉、肺动脉等),还有给这间房子输送能量的管道(冠状动脉),以及控制房间正常工作的通讯设施(传导系统)。

房子盖起来的时候可能出现各种“施工问题”,这叫先天性心脏病。房子使用的过程中可能出现各种损坏,这个就不是娘胎里带来的了。可是,不管是先天的还是后天的,这种“概不退换”的毛病都会影响心脏的正常功能,从而导致身体出现各种不舒服的表现,比如说心慌、心累、不能剧烈运动等等。中国医学科学院阜外医院结构性心脏病中心潘湘斌

医生会使用各种手段去维修这间房子,但是无论使用什么方法,最终的目的只有两个,第一,尽可能地修复心脏的缺损,恢复它的正常结构;第二,尽可能地减少给心脏和身体带来创伤。

于是,医生们不断研究,不断寻找伤害更小、效果更好的治疗方法。

修复心脏的第一个办法是开胸手术。开胸手术就是切开胸骨,打开胸廓,让医生能够看着心脏去修复病变。手术中需要使用辅助设备让心脏停止跳动,因为不停跳动着的心脏会让操作变得困难。胸骨锯开之后大概1~3个月能够长好,使用辅助设备和中断心脏的跳动会扰乱身体的内环境,全身麻醉让大家犯怵,手术后胸前还会留下一条长长的疤。因此,大家才会听到开胸手术就感到害怕。不过,开胸手术就好比医生进到这幢房子里,里里外外都能看透,可以游刃有余地修好它。这种手术方式几乎适用于所有的心脏病变。

修复心脏的第二个办法是介入治疗。假如这幢房子的墙上破了洞,比如房间隔缺损室间隔缺损,医生可以用一个盖子轻松地把它封上,那么就没有必要把这房子翻个底儿朝天。在X线下,医生可以看到心脏的结构,也可以看到手术工具在心脏里的各种动作,所以医生们就可以借助放射线的帮助,把封堵器(用来补洞的“盖子”)送到指定的位置,堵上这个洞。虽然这种手术创伤更小,可是它并非适用于所有的心脏问题,只有一部分房缺、室缺能采用这种手术方式。而且,医生需要使用造影剂去显示血管和心脏的位置,造影剂和放射线对身体都有损伤,肝肾功能不好的患者以及很小的患儿可能就无法选择它了。

于是大夫们尝试采用经食道的心脏超声来观察心脏,这样既不使用造影剂,也不用被射线辐射,在胸壁上打开一个2公分的切口,就可以治疗心脏的缺陷了。当然了,经食道心脏超声需要从嘴里把超声探头伸进去,带给患者的体验比较痛苦,气管插管和全身麻醉也不可避免,但这种手术方式适用于简单先心病的治疗。

为了减少经食道超声带给患者的不适,医生们不断“修炼”自己的技术。现在,采用普通的经体表心脏超声也能做心脏手术了,在大腿根部像打针样穿刺一个小口,把封堵器从这里一路送到心脏,堵上缺损的地方,既不需要开胸,也不需要全麻和气管插管,也不用吃射线,患者甚至可以清醒着接受心脏手术。不得不感叹医生们为了以最小的创伤实现最好的手术效果,实在是太拼了!

当然了,并不是所有的心脏病都适合使用最微创的方法去治疗。医生们也在严格把握着微创手术的适用范围,一般只有房缺、室缺、动脉导管未闭、肺动脉瓣狭窄这类病变才能使用。对于复杂的心脏结构病变,开胸手术仍然是非常必要的。医生治疗的目的是为了恢复心脏的正常结构和功能,同时尽可能地减少创伤。因此,无论是开胸还是微创,X线还是超声,从胸壁开口还是从大腿开口,都只是治疗手段之一。我们的目标是——重新拥有好房子!

微创过后更微创,医学技术的进步能否达到新的高度,将来会否出现更先进的技术,我们拭目以待!

本文系潘湘斌医生授权好大夫在线(m.haodf.com/touch)发布,未经授权请勿转载。

小编语:阜外医院结构性心脏病介入病房主任潘湘斌教授在国际上首先报道多种超声引导下经皮介入封堵术,实现了“不开刀、无放射线、无需气管插管、不用全身麻醉”治疗心脏病,处于世界领先地位,而且潘教授是会做介入的外科医生,其领导的团队内外科兼修,可以同时开展上述四种方法,正可谓“兵来将挡、水来土掩”,能够根据不同患者的情况,量身定制最佳治疗方案,以最小的创伤、最小的风险获得最佳的治疗效果。

真诚赞赏,手留余香
潘湘斌
潘湘斌 主任医师
阜外医院 结构性心脏病中心
问医生 问医生 去挂号 去挂号
App 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