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我的
王晓平
王晓平 主任医师
上海交通大学医学院附属同仁医院 神经内科

抑郁如风

几乎每一个人都体会过抑郁的情绪,更准确的讲是种心境恶劣,压抑、沮丧、悲观、兴趣索然、心田是一遍荒芜,孤居独守,注视着天花板上看一本永远读不完的书,真是与聊天的欲望都熄灭了。上海交通大学医学院附属同仁医院神经内科王晓平

有人把此类情绪与某种颜色联系起来,如灰色情绪很是形象,有趣的是偏偏又有人称为蓝色情绪(害的中学生死背Blue单词),国人一般多喜欢蓝色的呀,那么优美欢快的《蓝色的多瑙河》有一点点忧郁的韵味?当然也还有一些音乐往往带一些“负性”情绪,象以前齐秦、苏芮的歌,适时听听或许能附带宣泄一下。据说有一曲《黑色星期五》,凡听赏过后竟大多有寻归西天的冲动,这显然是黑色心灵杀手不在“黄毒”以下。以前曾看过小学生背《卖火柴的小女孩》,每过一遍她都泪流满面,我对她妈说:得,别把女儿训导成林黛玉了。纯美观点及超理想思想显然不是普通百姓人性中的健康音符。

奇怪而有趣的是有人在这种算不得是健康的心境中却做成了一些大事拿远的说越王勾践与吴王夫差含辛茹苦近乎自虐、如大鹏金翅鸟以图一举冲天也确实成功。但大多数人难于此,如小说家梁晓声言情小说中笔下那位倍受极度贫困摧折的大学生,自觉苦海无边、生趣索然,小说家本身似乎深有忧患情结。其实哀莫大于心死。面包会有的,一切都会有的。眼下流行的酷多多少少有点抑郁的味道,冷漠无言、面无表情。Depression一种意思为抑郁,还有一种是经济危机(crisis)、大萧条之义,哈,到来之季一定是秋风扫落叶,势不可挡地扫荡着人的每个神经及其末梢,恐怕您只有挨着、挺着的份了,妄测美国人把上述两义连在一个单词上怕是在胡弗总统当政有所体验的吧:那时正是美利坚第一次经济危机。当然就象阴郁的天气一样,我们绝大多数人在渡过情绪危机的低谷以后,不时便会转晴的。在唐山大地震那会,被压在地下撑到十几天后被得救的往往是朴实的农家,多喝点墨水的人啦反而撒手先去了。冷定就是镇定,镇定就是冷定。如此而已。

不管怎的抑郁象风、又象雨,走出去、那怕是硬挨着,会有一片晴天的。但懒惰颓废、丧失信心是不利于抑郁的豁然痊愈的。

真诚赞赏,手留余香
王晓平
王晓平 主任医师
上海交通大学医学院附属同仁医院 神经内科
问医生 问医生 去挂号 去挂号
App 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