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我的
解东成
解东成 主治医师
航空总医院 神经外科

老年性脑积水 脑脊液分流术性颅内感染 脑脊液分流性脑室炎 脑脊液分流性腹膜炎 静止型脑积水变成活动型脑积水

老年性脑积水
脑脊液分流术性颅内感染 颅内感染 -->
脑脊液分流性脑室炎 颅内感染 -->中国医科大学航空总医院神经外科解东成
脑脊液分流性腹膜炎 颅内感染 -->
静止型脑积水变成活动型脑积水

患者入院时采集的病史

患者:张某某,男,67岁,湖北省荆州市人
入院日期2009年5月7日;出院日期:2009年6月16日;(共住院40天)
脑积水分<!--HAODF:8:liugan-->流感<!--HAODF:/8:liugan-->染|<!--HAODF:8:naoyan-->颅内感染<!--HAODF:/8:naoyan-->|李小勇|(北京)航空总医院主 诉:发现脑积水10年余,脑积水术后半年余。 颅内感染 -->


现病史:患者10年前枕部外伤曾在当地医院头颅CT发现脑积水疾病,但未经任何治疗地“观察”。但在2008年9月出现了记忆力明显下降伴有走路不稳的表现,遂在当地医院再次头颅CT显示脑积水加重,便注入医院接受了脑积水的脑室腹腔分流术治疗。术后患者恢复好,顺利出院。但是患者出院1月后,出现腹痛表现,随即再次住入当地医院,进行了阑尾炎的治疗,症状好转后出院(约与2008年12月30日CT表现时间相吻)。可是出院后10天余,患者再次出现腹痛,又再次往当地医院,仍然按阑尾炎治疗,症状好转后又再次出院(即2009年2月7日左右)。但是这次出院后3个月时间内,虽然没有了腹痛的症状,但是却出现行走迟缓、少语、大小便失禁、以及与人交流困难的症状。经努力打听后,前来我院求治。  流感染|颅内感染|李小勇|(北京)航空总医院 -->

20081230CT表现:腹膜炎时脑积水尚在控制之下

在辗转近9个月时间之后,于2009年5月7日转到清华大学玉泉医院神经外科住院,寻求李小勇教授的治疗。

患者入院时的异常表现

神志清楚,但似痴呆状(即智力显著下降),少语,与人交流困难。不能独立坐立和不能独立行走。大小便失禁。外院头颅CT显示脑室系统扩张(即分流管梗阻表现)。  
                             200957入院时不能独自坐立   
入院时诊断:
1.脑室腹腔分流术后感染 ;
2.脑室腹腔分流术后分流管梗阻
入院后的治疗结果:
入院当天,急症拔出原来脑积水分流管,继以脑脊液神经外科学技术的治疗。
住院第二天:神志和回答问题的能力均恢复到了正常人水平,四肢自动活动也恢复到了正常人的灵活程度。
2009年5月11日(治疗4天后)

经过脑液神经外科学技术治疗20天之后,再次进行了脑室腹腔引流术(注:2009年6月2日为手术日)。术后无异常变化,经过顺利恢复。言语、思维、记忆和四肢活动能力完全恢复到正常人水平。术后第13天时(注:2009年6月15日为出院日)出院。

             2009年6月12日治愈出院前表现及CT

出院后随访:

患者至今,患者一直在正常人状态下生活。  


脑脊液神经外科学开创者李小勇专家点评

  1. 脑积水分流术手术的并发症,虽然有的医生因为手术技术和经验不同会有较高和较低的差别,但是任何医生和任何医院都不可能完全避免。显而易见,要确保脑积水的成功治疗,还必须要拥有能够“纠正”各种分流术并发症尤其具有治疗分流感染和分流管梗阻性并发症的能力,既胜任脑积水治疗能力的标准,因此具有“纠正”分流术性手术并发症的能力,是远比只会进行脑积水脑脊液分流术操作能力重要得多的医生素质要求,是最终决定脑积水治疗成功的关键。
  2. 患者在第一次脑室腹腔分流术两次出现腹膜炎的症状后,均没有得到属于“分流感染”的正确诊断,事实地说明了当地神经外科医生和普外医生均对“脑脊液分流感染的一种特殊的腹膜炎类型”还没有认识的状况。由此可见,现在 “神经外科脑脊液疾病”的提出并宣传,对广大神经外科医生和患者均具有十分重要性和必要性。
  3. 在第二次腹膜炎“治愈”后,当地医生并没有认识到实际上分流感染已经发展到了更严重的阶段:分流管已经在腹腔内发生了梗阻并发症。因此在这个腹膜炎“治愈”后的三个月内,又逐渐出现了脑积水性脑功能受损加重的症状,以至于发展到了智力显著下降似痴呆状,少语,与人交流困难,,不能独立坐立和不能独立行走,大小便均失禁的严重程度。 不少医生或单位,在此时往往还会告知家属已经达到了“不治之症”的程度,甚至还有“任何地方和医生都治不好”“必然结局”的说法。
  4. 该患者的治愈经过比较顺利,说明分流感染并没有发展到复杂的程度,但是却付出了近9个月错过得到正确治疗的机会或时间,在身心和经济方面均付出了巨大而不该有的代价。
  5. 该患者有幸在当地医院一直或始终没有受到过不正确的“腰大池”和“脑室穿刺”脑脊液引流术,没有发生难治性或灾难性“粘连性脑室炎”,还未给我们治疗制造出更大的麻烦。但是一定要注意:一旦发展到了“粘连性脑室炎”,治疗的结果就不会使人满意了。
  6. 感谢现在互联网的发展,患者家属在不懈努力下,在当时“不显眼的地方”发现了我们的治疗优势。在绝望的“最后一次努力”中,获得了治愈的结果。
  7. 该患者为退休职工,在找到李小勇教授治疗之前,曾“无效”地花费了近25万元人民币,借债累累。  颅内感染 -->

真诚赞赏,手留余香
解东成
解东成 主治医师
航空总医院 神经外科
问医生 问医生 去挂号 去挂号
App 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