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我的
谢文龙 三甲
谢文龙 主任医师
湖州市中心医院 骨科

二、浅谈腰椎间盘突出症手术风险

 

近年来,由于生活方式的改变,腰椎间盘突出症发病率开始逐渐增高,并且呈现年轻化趋势,许多人在保守治疗无效时选择手术治疗,现谈一谈手术风险。为了能使朋友们(患者)看懂,我尽可能使用通俗易懂的语言说明,不妥之处请你们谅解。湖州市中心医院骨科谢文龙

任何手术都有风险,这和坐车一样,发生车祸是不可避免的,但碰到的人只是少数。手术风险和中国高铁撞车事故相比要低的多,高铁可以换新的,人不能换,这就是手术风险和车祸的不同之处,腰椎间盘突出症手术治疗和其它手术一样同样存在风险。

一、      麻醉意外

所有手术必须麻醉,麻醉意外说白了就是麻醉时突然发生心跳、呼吸停止而死亡。麻醉意外的发生机理目前不是十分清楚,发生率极低,约为千分之一以下,一般医院几年或几十年发生一例,一但发生,抢救成功的可能性不大,为了这千分之一的抢救成功,公立大医院的每一个手术室都配备了各种先进设备,以便发生意外时应用,可能有些设备从买来到最后报废一次都没有使用,但必须配备,因为人不是机器,坏了不能换。为什么公立医院投资巨大,这是原因之一,一个手术间设备投入百万、千万很常见。如果你不幸有认识的人遇到了这万分之一也希望能给予理解。不要认为千分之一或万分之一你不会碰上,但如果发生在你身上就是100%。

二、      伤口感染

任何手术都有感染的可能,医学上的无菌手术(不可能有细菌的手术,如甲状腺手术,椎间盘手术)的感染率在百分之一以下,腰椎间盘突出症手术感染主要造成椎间隙感染(即进行手术的椎间盘感染),其结果非常严重,1、由于椎间盘血液供应非常少,治疗较困难,2、患者疼痛剧烈,是一种难以忍受的疼痛,因此非常痛苦。

三、      出血

腰椎间盘突出症手术出血发生休克、死亡十分罕见,原因一是患者有出血倾向,如有血小板减少和其它血液系统疾病;二是术者操作不当损伤大血管,后者主要是对椎间盘手术操作不熟练有关。

四、      神经损伤

腰椎间盘突出症神经损伤最常见原因是患者解剖变异、或由于病史较长,粘连严重、大夫在手术分离过程中损伤神经,现在由于CT、磁共振的临床应用,神经损伤已十分少见。

五、      复发

腰椎间盘突出症术后复发是腰椎间盘突出症最常见并发症,有人常问,椎间盘切除怎么还复发,这就是我前面一篇文章讲到的,腰椎间盘突出症最好的手术办法是换新的,目前科技虽然能够制造飞机,但却不能制造这小小的椎间盘,这也是科技的一大遗憾。因此椎间盘坏了(即突出)只能修理,不能完全切除,一般手术是哪坏切哪,这样另外的地方有可能再坏、再突出。复发一种是原部位复发,另一种是以前没有突出的地方突出,后一种突出并非真正意义上的复发,但对患者来讲,就是手术后又突出了(复发了)。为了防止复发,将椎间盘全部切除,植入人工椎间盘。但是为防止人工椎间盘(一般也能用3-5年)出现问题,再用钢钉固定,这样就彻底防止了复发吗,答案是否定的。腰椎间盘以腰45(腰4椎体和腰5椎体之间的间盘,以下同样)最易突出,腰5骶1、腰34次之,切除了腰45,腰5骶1、腰34还有可能突出,有人将3个椎间盘全部切除,这样就永远不会再突出。但你的腰也从此成了一块钢板,想一想你以后还能干什么。同时固定的钢钉由于金属疲劳能用多少年也是个问题。腰椎间盘突出症术后复发对你来说是非常不幸的,再次手术效果极差,风险明显高于初次手术。

六、      症状加重或不减轻

一部分腰椎间盘突出症手术后症状不仅没有减轻反较术前加重,原因非常复杂,出现这一情况,不要说你本人,大夫本人有时也束手无策,在目前这样的医患关系下,任何解释你都不会满意。

七、      手术远期腰椎的退行性病

腰椎间盘突出症由于目前无可替代的人工椎间盘,一般情况下手术只切除突出部分的椎间盘,这样对腰椎后期的影响是最小的。然而全部切除椎间盘后植入人工椎间盘,再用钢钉固定,这样做对腰椎远期的影响可能较大,这就和一部车一样,少一个小零件或一个小毛病不修,车一样能跑,但可能跑不了多长,最后可能导致十分严重的问题,甚至可能要换新车,人也一样腰椎少一个间盘、上几个螺钉暂时不会影响你腰椎的功能,可能在近期对你是十分有用的,但10年、20年甚至更长的时间就不好说了。

八、      脑血管意外

可能有人会说脑血管意外和腰椎间盘突出症有什么关系,可以说没有关系,但有时关系密切,特别是年龄较大的患者(65岁以上)不仅在腰椎间盘突出症手术时,有时一个小手术也会发生脑血管意外。实际上脑血管意外可以发生在任何时间,有些人在家休息时也发生脑血管意外,这时他只能自认倒霉。一个小小的手术刺激可能就发生了脑血管意外,这不是手术造成在,是患者本身已经有脑血管意外发生基础,有些人可能已经在大脑中存在着小的腔隙性梗塞或出血(也是脑血管意外)但由于非常小,术前没有发现,术后发生了只能是医院的问题。如果发生在术中,严重的导致死亡,在目前这种医患关系的情况下,这家医院、这个大夫就要倒大霉了。

九、……

十、……

许多的风险我就不一一说了,只有希望大家对手术的风险有充分的了解。可能有人讲,许多风险是大夫造成的,这一点我不去评论。但我可以告诉你,一个骨科大夫能单独进行腰椎间盘突出症手术治疗,最少需要大学毕业后5-10年,此时这位大夫已经是一位合格的骨科大夫,每一个大夫都想治好他的每一个患者,做好每一台手术,特别是手术大夫,一个手术因为种种原因不要说开坏,就是手术效果不好,这个大夫在很长一段时间内都有很大的思想压力。由于我们现在的医学生没有选拨,谁都可以学医(不能像国外一样从优秀的大学毕业生中选择),因此我不能保证现有的大夫中可能有一些不称职的大夫,但既然你选择了你的手术大夫就一定要相信,否则就不要选择手术治疗。

现举例说明手术的风险。

病例一,男42岁,外科医生,因腰腿疼痛5月,诊断腰椎间盘突出症。经保守治疗无效,在本人所在医院骨科手术治疗(是国内有名的骨科)。术后疼痛无减轻,医院紧急联系北京,术后三天送北京做磁共振,诊断腰椎间盘突出症,椎管内少量出血。考虑可能出血或椎间盘切除有残留,第4天二次手术,术中未见明显出血及椎间盘残留,术后仍腰腿痛。由于患者疼痛明显一直住院治疗,当时文革刚结束,人们开始怀疑此患者可能是不想上班在装病,但患者因为腰腿疼严重,后经多次会诊,向家属建议第三次手术,患者因疼痛无法缓解,同意第三次手术,术中将受压神经根扩大暴露(一般不会这样做,因破坏大),也未见异常,但一位专家发现患者神经根似乎较正常人粗大,因此将患者对侧神经根也暴露做比较(一般不会暴露对侧),发现确实是神经根增粗,故切开神经根管外膜,发现神经在神经管中呈螺旋状(正常神经和电线一样呈直线),专家建议切断神经根,否则第三次手术后再疼痛医生也束手无策,(在正常情况下不能切断,但无办法时也可切断神经根,一般切断一个神经根不会产生严重后果),但家属商量后不同意切断神经根,术后患者奇迹般的痊愈,术后诊断神经根畸形。(风险中六、症状加重或不减轻)

病例二

女,53岁,典型腰椎间盘突出症,CT诊断明确,但未作磁共振,手术后患者症状完全消失,6月后症状复发,经磁共振检查诊断腰椎管内良性肿瘤,二次手术肿瘤切除痊愈,诊断椎管内鞘膜瘤(良性)。 (风险中五、复发)

病例三

男,45岁,某国企老总,诊断腰椎间盘突出症,因症状典型,CT诊断明确,在一企业职工医院手术治疗,手术后麻醉清醒,患者双下肢瘫痪,大小便失禁,考虑血肿压迫急诊再次手术治疗,术中未见明显出血和血肿,后经磁共振诊断脊髓栓系综合征(低位脊髓)。二年后能扶捌行走,大小便仍不能完全控制。(风险中四、神经损伤)

经验:1、三例患者诊断不同,表现完全一样,在当时的医疗条件下,诊断腰椎间盘突出症没有问题,因为当时CT、磁共振刚出现,不可能每一个人都去做,对于第一个患者在今天的医疗条件下也很难诊断,不要说30年前。

2、第二个患者,因当时磁共振价格较贵(1000元左右,腰椎间盘突出手术费用当时约3000,加之患者家庭经济条件限制,未做磁共振,)也是正常现象,同时在CT、磁共振未出现时,所有腰椎间盘突出症的诊断只靠临床检查和医生经验。

3、第三个患者,是少见病,也属神经畸形的一种,非常复杂,我就不细详解释了。

我举例的目的是告诉大家,有时病情非常复杂,有些手术风险,并非人为造成,可能还有许多我们今天医学不能认识的疾病。上帝造人,99%都是相同的,不同的仅1%,正是这1%才产生了丰富多彩的人类社会,也正是这1%的不同,给我们人类疾病的诊断造成了想不到的复杂。我相信,什么时间上帝造人和生产波音747飞机一样标准,疾病的诊断就非常简单了,到那时只需要一台电脑就可以了,可能大夫这一职业也就不存在了。

当然说了这么多手术风险你也不要因此对手术产生恐惧,本文的目的是希望你们能认真、谨慎的选择手术治疗,以免你手术后有问题而后悔。如果你经过正规保守治疗无效,疾病已使你不能正常工作、生活或因疾病危及你的生命时,这时你应该勇敢地面对疾病,选择手术治疗,相信绝大多数大夫是称职的。

谢谢你能耐心读完我的拙笔,有兴趣的请关注下篇“3浅谈腰椎间盘突出症保守治疗”

 

真诚赞赏,手留余香
谢文龙
谢文龙 主任医师
湖州市中心医院 骨科
问医生 问医生 去挂号 去挂号
App 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