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我的
邢卫光
邢卫光 副主任医师
德惠市人民医院 中医科

名医岳美中:经方一剂起沉疴!

医家简介:岳美中(1900—1982年),原名岳钟秀,号锄云,是我国著名的中医学家,较早地提出了专病、专方、专药与辨证论治相结合的原则,促进了中医治疗水平的提高。主要著作有《岳美中论医集》《岳美中医案集》《岳美中医话集》及《岳美中治疗老年病的经验》等。德惠市人民医院中医科邢卫光

1.温疟

出处:《岳美中医案集》。

友人裴某之第三女患疟,某医投以柴胡剂2帖,不愈。余诊其脉洪滑,询之月经正常,未怀孕。每日下午发作时,热多寒少,汗大出,恶风,烦渴喜饮。思此是温疟,脉洪滑,烦渴喜饮,是白虎汤证;汗出恶风,是桂枝汤证,即书白虎加桂枝汤。

生石膏48g,知母18g,炙甘草6g,粳米18g,桂枝9g。清水4盅,煮米熟,汤成,温服。

1剂病愈大半,2剂疟不复作。足见迷信柴胡或其他疟疾特效药而不知灵活以掌握者,殊有失中医辨证施治之规律。

2.感冒持续高热

出处:《岳美中医案集》。

汪某,男性,年54岁。

患感冒发热,于1971年6月12日入某医院。在治疗中身热逐步上升,到14日达38℃,以上。曾屡进西药退热剂,旋退旋起,8天后仍持续高烧达38.8℃,6月22日由中医治疗。诊察证候,口渴汗出,咽微痛;脉象浮大,舌苔薄黄,认为温热已入阳明经,内外虽俱大热,但尚在气分,不宜投芩连苦寒之剂,因疏白虎汤加味以治。

处方:生石膏60g,知母12g,粳米12g,炙甘草9g,鲜茅根30g(后下),鲜芦根30g,连翘12g。水煎,米熟汤成,温服。

下午及夜间,连进两剂,热势下降到38℃;23日,又按原方续进2剂,热即下降到37.4℃;24日,原方石膏量减至45g,进1剂;25日又进1剂,体温已正常,口不渴,舌苔退,惟汗出不止,以王孟英驾轻汤加减予之。随后进补气健脾剂,兼饮食调理,月余而愈。

石膏合知母,方名白虎。今人用白虎独以石膏入剂,而不合知母者,则所治不专主阳明,而失掉了命名白虎的意义。另外,石膏知母相配伍,治阳明胃热,石膏麻黄相配伍,治太阴肺喘,在石膏用量上是有所不同的。白虎汤方中石膏之量,从不少于500g,而麻杏石甘、越婢等汤方中石膏之量,从不超过250g。这是仲景《伤寒论》方剂配伍中有关重要的部分,不容等闲视之。

3.脏躁

出处:《岳美中医案集》。

1940年于河北滦县,诊治一女性徐某,19岁,欠伸不安,哭笑无常,得脏躁症,亦投以上方(甘麦大枣汤)。其父曰:“方中之药,系经常之食品。”归后,取仓中之小麦500g左右,大枣500g左右,购甘草一大把,用锅煎熬之,令其女恣饱饮之。药后患者感头晕颇重,继之昏睡一昼夜始醒。翌日其父来述服药经过,嘱按原方服之。进数剂,经久未发。

甘麦大枣汤治妇人脏躁,是方是病,医籍屡载;唯男子患此,且以本方治愈,则罕见,是知医学典籍不可不读,不读则无所比较遵循;亦不可死读,死读则刻舟求剑,守株待兔。

4.慢性肝炎

出处:《岳美中医案集》。

姬某,男性,年33岁。患慢性肝炎,经某医院治疗,已一年余,仍有轻度黄疸不退,谷丙酶高达1570单位,于1971年6月15日会诊。切其脉左关浮弦,右脉滑大,望其舌中部有干黄苔。自诉胁微痛,心下痞满。综合脉舌证候,是少阳阳明并病而阳明证重。选用大柴胡汤,治少阳蕴热之黄疸与阳明痞结之胀满,更辅以涤热散结专开心下苦闷之小陷胸汤。

处方:柴胡9g,枳实6g,白芍9g,川军6g,清夏9g,黄芩9g,生姜12g,大枣4枚(擘),糖瓜蒌30g,川黄连3g。水煎服,7剂。

6月22日复诊:弦滑脉见减,舌黄苔见退,残余黄疸消失,痞满稍舒,谷丙酶降至428单位。是方药已对证,续进10剂,谷丙酶正常,出院。 

来自: 古道岐黄 > 《方剂大全》 

本文为转载文章,如有侵权请联系作者删除。

真诚赞赏,手留余香
邢卫光
邢卫光 副主任医师
德惠市人民医院 中医科
问医生 问医生 去挂号 去挂号
App 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