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我的

转载 直肠癌不可怕,流传千年的古方或能解忧!

邢卫光 副主任医师 德惠人民医院 中医科
2017-10-09 4364人已读
邢卫光 副主任医师
德惠人民医院

宣扬经方,还要讲经方的学习和研究方法。学习方法各位前辈讲的很多,我就不谈了。我擅长以经解经的方法来研究经方。以大肠癌的经方治疗为代表,能看出我对这种方法运用的情况。大肠癌分结肠癌和直肠癌,本文介绍直肠癌的治疗方法!

直肠癌早期——白头翁汤

直肠癌在古代书籍中是见于“肠风”“脏毒”两个病。“脏毒”和“肠风”共同的症状都是出血,只不过脏毒的血晦暗,肠风的血鲜明而已。实质上,古代不能诊断得那么准确。直肠癌既有脏毒的内容,也有肠风的内容。肠风常常是痔疮、内痔造成的大便出血,当我们排除了内痔以后,确诊它是直肠癌的时候,这种情况也比较多。随着现代饮食结构的改变,食物越来越精细化,或者长期久坐少动,或者食物中的毒邪或者有害物质增加,以致这些年直肠癌的发病率逐渐上升,尤其是在大城市。对于直肠癌的治疗,我们首先要看直肠癌的表现,出血、大便带血,大便有黏液,大便不畅,还有里急后重。德惠市人民医院中医科邢卫光

一般来说,直肠癌的初期多半是体质壮实,舌红苔黄厚,见于嗜食辛辣、烟酒导致了大肠湿热成毒、气机不畅、气血凝滞,从这个病机上讲,它就是白头翁汤证。张仲景在白头翁汤中讲“热痢下重者,白头翁汤主之”就是这个意思。这个又牵扯到“热痢”就是“疫毒痢”么,传染性痢疾,细菌性痢疾。当然,白头翁汤证应该包含了细菌性痢疾,但是我们在临床上发现,直肠癌的初期表现就是白头翁汤证的表现。所以白头翁汤用白头翁、黄连、黄柏、秦皮清热燥湿解毒,就是直肠癌早期的代表方剂。当然,这样一比较,古代的脏毒也就是这个意思。

古代把肠风和脏毒并论,认为风邪入肠,与湿热相合,损伤大肠脉络而成。所以我借助古人治疗肠风的经验,用防风、荆芥治疗肠风,用生地黄、牡丹皮、地榆、槐花凉血。当然我还将刺猬皮作为直肠癌的辨病用药。椿根、桑白皮清热燥湿,对直肠癌引起的肛门渗液、潮湿也是可以加用的。

尤其值得我们重点提出的是,对于里急后重的治疗,一方面,我们取芍药汤的芍药缓解挛急,芍药活血利阴,这是用芍药甘草汤。另一个是用木香、黄连来化滞,还有枳实、槟榔来化滞。大家不要忘记,枳实也好、枳壳也好,是治疗直肠癌非常有效的药物,是古人治疗肠风、脏毒常常用的药。

还有一个药,可能被大家忽略了,那就是薤白。可能瓜蒌薤白汤名气太大了,所以我们只想到薤白是治疗冠心病、胸痹的,就忽略了薤白是通大肠之气的。张仲景在四逆散加减法中讲,“下重者,加薤白”,可见薤白治疗里急后重是有历史渊源的,是不可取代的。张仲景在讲四逆散原方的时候提到是以(因为它是散,四味药是散剂)水五升,加薤白三升,煮水取五升。历代注家,包括现在的专家教授,没有任何一个人对本条提出疑问。但我提出疑问,因为薤白三升是绝对不可能的。横向比较,瓜蒌薤白白酒汤,薤白仅仅是半升,接着的瓜蒌薤白半夏汤,薤白仅仅是三两,而我们用四逆散,量也非常小,小到也就是几克,就不可能用三升薤白,三升薤白是多大量?按现在考证算下来要三百多克,四百克,所以几乎是不可能的。而且,用我的比例,四逆散就是轻取,也就是说打仗,我派班长去对付就可以了,若再要派人去,也不可能就派将军。主次颠倒如此之甚,笨想就知道不可能。我们认为,这里薤白是三两,我们平常临床用10克、12克就够了。

直肠癌中期——三物黄芩汤

那么在直肠癌中期,用什么呢?或者说我们中医现在碰到的直肠癌,我一般很少不鼓励患者做手术的,因为大小便可是人体的主要排泄通道。所以农村老一辈人都说,自己能送水火就不错了,言外之意就是说自己只要管理好大小便,不需要别人帮助,把大小便用“水火”来形容,已经足够看出其紧迫性。

《内经》也讲“小大不利治其标”,所以其他部位的肿瘤不用西医方法,个别病人我也还愿意接受,直肠癌的能用手术不手术,我基本上不接受。因为一旦堵了,最后还是要做手术的。直肠癌之所以能形成,是因为大肠热毒,湿热郁久,阴液受伤,阴虚和湿热并见,难分难解,我们以前只说“湿热相合,如油入面,难分难解”,事实上,比湿热更难解的是湿热未尽,阴液已伤,燥湿相混,形成肿瘤,这才是恶性肿瘤之所以成为头号疑难杂症的原因。直肠癌的中期常常是舌苔花剥,这是燥湿相混非常典型的舌象。

手术后怎么防止复发,手术后还有肛门坠胀、里急后重,还有大便性状的改变,臀、骶、会阴、肛门部的疼痛,怎么办呢?我认为,还是要抓住燥湿相混这个基本病机。基本病机确立了,它就有基本的方药,代表方剂是三物黄芩汤。三物黄芩汤是孙思邈《千金要方》中的方子,宋代整理时放在《金匮要略》妇人病篇用以治疗产后病。我首先把三物黄芩汤作为直肠癌燥湿相混型代表方剂,且应用多年,疗效确凿,选方精炼,用药准确。黄芩作为方剂的君药,一药四用,既能清实热,也能清湿热,还能清虚热,更能清血热,所以它对于直肠癌的大肠热毒、耗血伤阴、血热成毒、出血动血而言是非常难得的君药。再用生地黄,凉血养阴,用苦参燥湿解毒清热。三药合用,互相抵消副反应,相反相成。

直肠癌晚期——黄土汤

直肠癌晚期,多半是大便出血时间长,误认为是痔疮,后来贫血了,这才发现是直肠癌。这就是黄土汤证。我们讲黄土汤证的时候说的是阳虚便血。说得轻巧,黄土汤仅仅是治阳虚吗?仅仅是治虚寒吗?

黄土是治虚寒的,附子也是治虚寒的,但是生地黄、黄芩这两味药大家怎么能置若罔闻、视而不见呢?这就是以前没有寒热胶结致癌论的原因。古人治学有个方法叫孤证不立。说黄土汤就治寒热胶结,这只是一面之词,有没有其他证据呢?我说有证据。黄土汤这一条的上一条是“吐血者,柏叶汤主之”,下来才是“下血先便后血,此远血者,黄土汤主之”。

如果光说先便后血,我们能只用黄土汤吗?也说明,黄土汤只是针对寒热胶结的病机。也就是说,如果吐血(柏叶汤)是上消化道肿瘤的话,黄土汤就是下消化道肿瘤。张仲景的条文排列的意义,难道不是一个有力的证据吗?伤寒大家刘渡舟教授在《陕西中医》发的“伤寒论条文排列法的意义”,连载了两期,非常罕见,我当时感动,激动,体会深刻,当然,他没有讲到《金匮要略》条文排列的意义,这就是留给我们做的。

来自:古道岐黄 > 《辩证施治》

本文为转载文章,如有侵权请联系作者删除。

有帮助
期待更新

邢卫光 副主任医师

德惠人民医院 中医科

问医生 去挂号

更多文章

直肠癌不可怕,流传... 的相关咨询
由于相关规范,IOS用户暂不可在小程序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