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我的
邢卫光
邢卫光 副主任医师
德惠市人民医院 中医科

因证辨证

第195条

阳明病脉迟,食难用饱,饱则微烦,头眩,必小便难,此欲作谷疸,虽下之,腹满如故,所以然者,脉迟故也。德惠市人民医院中医科邢卫光

食难用饱,胃虚有饮不能吃,勉强吃,要是饱的话,就微烦头眩。

古人把黄疸分谷疸、酒疸、女劳疸三种,谷疸是消化不良类,有热有湿,在金匮是这样说的,谷疸之为病,寒热不食,发热恶寒而不能食,食者头则眩,心胸不满,不满就是烦,这就叫谷疸,用茵陈蒿汤。

实者可攻,虚者不可攻,否则更满。所以然者,胃中虚冷,故脉迟。故阳明病出现脉迟,既可有实证,应该虑其虚。

第197条

阳明病,反无汗,而小便利,二三日,呕而咳,手足厥者,必苦头痛;若不咳不呕,手足不厥者,头不痛。

----手足厥不是寒厥,是热厥,这个热,尤其少阳病,四逆散就是柴胡、芍药、甘草、枳实四药,也治手足厥,但是热厥。后者有,热深者厥亦深,热微者,厥亦微,他只是说厥而已,这个厥不会大厥的,因少阳病,津液丧竭,吃柴胡剂,津液得充,胃气因和,后头有的。津液竭,不是不旁达,手足厥,即是热的关系,由于有热,而且热往上攻,所以必苦头痛,所以呕而发热,头痛是柴胡证,假设,不咳不呕,手足不厥,既无少阳病而热又不甚,那头就不痛。这就是就证来辨证的意思。后头有呕而头痛者,小柴胡汤主之。

第198条

阳明病,但头眩,不恶寒,故能食而咳,其人必咽痛;若不咳者,咽不痛。

---头眩是停饮的关系,胃中停饮则头眩,用,苓桂术甘汤,起则头眩,吴茱萸汤也治头眩,那个是水气往上冲胸,则呕吐。这里但头眩不恶寒,这纯粹是热,阳明病恶热而不恶寒,这个人的头眩与不恶寒在一起,就是热象,热攻冲上头,也头眩。所以头眩有时是热亢于上头,有时是胃有停饮而冲逆的,也有贫血,一般停水或热壅逆的头眩最多见。

第204条

伤寒呕多,虽有阳明证不可攻之。

呕多是少阳证,少阳阳明还是常常带呕的。微呕也有攻的时候。

第205条

阳明病,心下硬满者,不可攻之。攻之,利遂不止者死,利止者愈。

心下硬满,胃虚,人参证。只是硬满而无其他的热,象实象,则为人参证,应用补中健胃的人参类的药,万不能攻。

----心下硬满,呕多,临床看问题要全面,不能片面。有些条文是因证辨证的,呕而渴,手足厥者,必头痛等,头眩不恶寒,这都是因证辨证。有些欲作谷疸的食难用饱的头眩,不让你认为头眩全是胃虚有停饮的情况,也有其他的情况。

第279条

本太阳病,医反下之,因而腹满时痛者,属太阴也,桂枝芍药汤主之。大实痛者,桂枝加大黄汤主之。

就证候让你鉴别呀,在临床上啊,不要以片面证候就下结论地,非得全面看问题不可。

这个腹满是实满,不是虚满,这个痛也是实痛,也不是虚痛,不像太阴病那个,但是证候呢,属太阴,他的意思是主要在这一点。

   因症辨证是学习伤寒的一个法宝

   某个证侯并不一定是某个方剂所能解决的,这个证侯对应着多种病情的分析。实践中对证侯掌握的越多。越精确,反应越快,开出的方剂有效性越大。

   头晕,我们不仅能想到起则头眩、心下悸、小便不利之苓桂术甘汤,也能想到偶尔头疼头晕之吴茱萸汤,又能想到但头晕而不恶寒之内热上冲阳明方剂,又能想到妇人产后头冒之贫血

    发烧不止,能想到大青龙汤之表热不除,也能想到少儿食积而热之不除大柴胡汤,又能想到淤血嗜食之遂脉浮数可下之之抵挡汤。

    喘,能想到喘而胸满之麻黄表证,也能想到腹满而喘之阳明实证。

    脉迟,能想到小建中汤之虚,又能想到桂枝汤加芍药大黄之实。

    风水,能想到越婢汤之发汗,也能想到防己黄芪汤之表虚利水。

    便秘,能想到承气汤,也能想到麻子仁丸,又能想到炙甘草汤。

    下痢发烧,想起葛根芩连,桂枝人参汤,里急后重下痢白头翁汤。

    头疼,能想到桂枝汤证,也能想到小柴胡证,想到大柴胡想到吴茱萸,想到当归芍药散 想到桂枝茯苓丸 ,想到阳明证。

    高烧,想到表证发汗,能想到食积,能想到淤血嗜食证。

    无名低热想到柴胡桂枝干姜汤,手掌干裂、口唇干裂想到温经汤,冻疮当归四逆散,气结四逆散。

    手心烦热想到黄连阿胶汤 想到温经汤。

    手脚麻木想到桂枝黄芪五物汤 四肢聂聂动浮肿黄芪茯苓汤,振振摇欲僻地真武汤。

    失眠胃停饮想起茯苓甘草汤加龙母,支饮浮肿心下坚想起木防己汤。

    心中懊侬 昼夜不安栀子豉汤,昼日烦躁不得眠甘草干姜汤。

    方证难应,不仅想到阳,更要想到整体虚证,从阴阳处下手。

本文转载自https://user.qzone.qq.com/1141180094/blog/1364176411

本文为转载文章,如有侵权请联系作者删除。

真诚赞赏,手留余香
邢卫光
邢卫光 副主任医师
德惠市人民医院 中医科
问医生 问医生 去挂号 去挂号
App 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