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我的
邢卫光
邢卫光 副主任医师
德惠市人民医院 中医科

强直性脊柱炎治疗经验

李堪印,1938年7月生,中西医结合骨伤科教授、主任医师,为全国第二批老中医药专家学术经验继承工作指导老师,在应用中医药方法治疗强直性脊柱炎方面积累了丰富的经验,现介绍如下:德惠市人民医院中医科邢卫光

中医病机要点

中医学认为任何疾病的发生发展,都是人体内部与外界环境因素相互作用的结果,本病的病因和发病与人体的体质因素有明显的关系,即与先天稟赋不足直接相关,因虚致脏腑功能失调,使有形之邪内生,或因虚而感受外邪,发病之后,因正气无力驱邪外出而致邪滞留,明·张介宾在《类经》中说“骨痹”者,病在阴分也,真阴不足则邪气得留于其间,至虚之处,乃是留邪之所。陈士铎在《石室秘录》中说,脊背骨痛者以肾阴亏竭,不能上润于脑,河车之路干涩而难行,故而作痛,肾精不足,气血必虚,不荣则痛,这就是强直性脊柱炎,按照一般痹证的治疗原则疗效不理想的原因。脊柱为病,首当责之在督脉,督脉为奇经八脉之一,行于背正中,总督一身阳气,腰背强痛,不能俯仰,道出督脉为病的特点。

肾之精气不足,可导致督脉空疏,经脉瘀滞不通,内邪乘虚作患,称之为邪因虚生,虚处道奸。强直性脊柱炎患者,已有肾精不足,督脉空疏遗传在先,到了一定的年龄就会发病,而外感六淫仅是外因诱发,内因才是首要因素。

按照中医的病因病机,李堪印认为强直性脊柱炎的病机可以用“肾虚督滞”四字来概括,肾虚是先天不足(来自父母),二是后天失养,先天之精继发受累,失养而虚(肾阴虚,肾阳虚)。督滞是指督阳滞,因正虚而生邪(也兼有外来之邪)。痰、瘀、湿、浊都自内生,痰湿阻于气机,瘀浊滞于血脉,至虚之处,便是留邪之所,督脉为之阻滞,病即由此而生。

中医治则是补肾通督

针对上述病机,李堪印认为导致强直性脊柱炎,肾之精气不足是本,督脉阻滞是标,正虚而邪实,概括来讲中医治疗强直性脊柱炎的基本原则是扶正、祛邪。

所谓扶正,就是补肾。补肾之法,不仅能养精,生髓,壮骨,消除阴蕴寒凝,也能养筋荣筋,因乙癸同源,肝肾一荣俱荣,滋补肾阴,生精养精之药,也能滋补肝阴肝血,也能荣筋利爪,强壮关节。所谓祛邪,就是通督,包括化疾、利湿、逐瘀、祛浊,扶正、祛邪二者,是相辅相承,正气充盛,则痰湿瘀浊之邪自灭,邪气退却,则精、津、气、血自然充盈。

根据上述基本法则,李堪印临症以补肾填精、通调督脉兼强筋健骨为法,治疗强直性脊柱炎。方用益肾通督汤(龟板胶10g,鹿角胶10g,熟地20g,山萸肉10g,女贞子10g,生白芍15g,汉三七20g,枸杞子15g,生地20g,生甘草10g,青风藤15g,砂仁10g,水煎服)。加减法:中气不足加西洋参、生黄芪,气分有热加知母,生石膏,湿浊加薏米,血分有热加元参,水牛角,同时他认为此病病情变化纷纷,用药应不泥死方,知常达变,随症用药,才能保证疗效。

中医药治疗的变法

李堪印认为强直性脊柱炎并非一法就可以包治,应法随证变,证变法也变,针对强直性脊柱炎的阶段性,特殊性,要有随机权变之法。

调和营卫法(调节免疫功能)营卫失调,外邪容易内侵,是强直性脊柱炎发病的诱因之一,因此,李堪印认为治疗时要注意扶助正气,调和营卫,祛除外邪,桂枝汤,是调和营卫之祖方,桂枝辛温,擅温经脉,温则散寒湿,通则利气血,芍药酸寒,生津血,润关节解拘挛,桂枝、芍药是调和营卫之首选药,强直性脊柱炎各期均可随症应用(此方临床应用时,宜加大芍药用量,用现代药理机制,芍药有抑制免疫功能的作用)。

清热解毒法李堪印认为强直性脊柱炎急性发作期,是肾虚不足之体,湿热之邪作崇所致,湿热之邪或自内生、或受外邪,侵及筋骨经脉,多见突然腰骶疼痛、晨僵、脊柱活动受限、心烦易怒、口干舌燥、舌红、脉数,此阶段治疗,当以祛邪为主,立清热解毒法,方药定名清热解毒汤(半枝莲15g,金银花15g,虎杖15g,丹皮10g,生大地30g,生白芍15g,土苓10g,牛膝10g,女贞子10g,生草10g,水煎服,每日一服,分早晚服)。

来自:古道岐黄>《方剂大全》

本文为转载文章,如有侵权请联系作者删除。

邢卫光
邢卫光 副主任医师
德惠市人民医院 中医科
问医生 问医生 去挂号 去挂号
App 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