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我的

转载 痹证之本在肝肾 重用生地效称奇(姜春华)

邢卫光 副主任医师 德惠人民医院 中医科
2017-12-19 125人已读
邢卫光 副主任医师
德惠人民医院

先生临诊治疗痹证,以肾为本,善用大贴量生地黄于温散蠲痹,祛风通络药之中以凉血清营养血补肾,滋阴润络,尤其是治疗反复发作之顽痹每获良效,现总结如下:德惠市人民医院中医科邢卫光

(一)风寒湿痹,正虚为本

痹证,是指人体肌表、经络遭受风寒湿热之邪侵袭,气血经络为病邪痹阻而引起筋骨、肌肤、关节等酸痛、麻木、重着、屈伸不利或关节肿大为主要症状的病证。本病早在《黄帝内经》中就有了详细的记载和论述。《素问·痹论篇》云:“风寒湿三气杂至,合而为痹也:其风气胜者为行痹,寒气盛者为痛痹,湿气胜者为着痹。”“其热者阳气多、阴气少,病气胜,阳遭阴,故为痹热。”明确指出了风寒湿热痹的病机特点。《金匮要略·中风历节病脉证并治》则进一步指出:“寸口脉沉而弱,沉即主骨,弱即主筋,沉为肾,弱为肝,汗出入水中,如水伤心,历世黄汗出,故曰历节。”阐述了本病内因方面是由于肝肾两虚和气血不足,正虚则外邪侵入,与正气相搏,故成“历节”。根据痹证的病因病机,新久虚实之异,偏风、偏寒、偏湿、偏热的不同,后世医家多将痹证分为实痹、虚痹两大类,如《实用中医内科学》认为实痹部分包括风寒湿痹(行痹、痛痹、着痹)、热痹、顽痹;虚痹部分包括气血虚痹,阴虚痹,阳虚痹。两者之别,正如《医宗金鉴》所云:“痹虚者,谓气血虚之人病诸痹也;痹实者,为气血实之人病诸痹也。”

先生认为,痹者闭也,痹证初起多为风寒湿之邪乘虚入侵人体,气血为病邪闭阻,以邪实为主;如反复发作或渐进发展,络脉瘀阻,痰瘀互结,多为正虚邪实;病久入深,气血亏耗,肝肾虚损,筋骨失养,遂为正虚邪恋之证,以正虚为主。但这只是一般情况而言,若患者先天不足,禀赋虚弱,素体亏虚,阴精暗耗,则不仅发病即为虚证,且缠绵日久,不易治愈,染病的机遇也会大大增加,正如《灵枢·百病始生篇》有“风雨寒热不得虚,邪不能独伤人”的记载和《素问》有“邪之所凑,其气必虚”的论述。先生指出:痹分虚实两端,但邪实为标,正虚是本。故治痹当以扶正为先。正虚又有肝肾不足,气血虚弱,营卫不固,阴虚、阳虚之别,何以为本?从历代医家论述分析,其本应在肝肾,盖肾为先天之本,主藏精、亦主骨,肝主藏血,亦主筋,痹证之病变部位在筋骨关节,筋骨有赖于肝肾中精血之充养,又赖肾中阳气之温煦,肾虚则先天之本不固,百病滋生。肾中元阳乃人身诸阳之本,风寒湿痹多表现为疼痛、酸楚、重着,得阳气之振奋始能化解。肾中元阴为人身诸阴之本,风湿热痹多化热伤阴,得阴精滋润、濡养始能缓解。古代治痹名方独活寄生汤就是以熟地、杜仲、牛膝、桑寄生补益肝肾,强筋壮骨为主药,益以当归、白芍、川芎和营养血,党参、茯苓、甘草扶脾益气,配以肉桂温通血脉,鼓舞气血运行,另独活、细辛入肾经搜风蠲痹,驱邪外出,秦艽、防风祛风邪,行肌表,且能胜湿,共成补益肝肾,扶正祛邪之剂。因此在治疗反复发作顽痹时,对症加入补肝肾之品,收效甚捷,往往会收到事半功倍之效。

(二)生地川乌,相辅相成

根据痹证的病机与临床表现,大体上包括了西医的风湿热、风湿性关节炎类风湿关节炎痛风、坐骨神经痛、骨质增生性疾病等,这些病西医大多采用抗炎、止痛等对症疗法,或应用大贴量激素取效于一时,但病情多有反复,不易痊愈。先生积几十年治疗痹证的经验,在中医辨证论治的基础上,主张扶正固本,强调以肾为本,运用补肾法为主治疗各种类型痹证,并结合中西医结合科研实验研究,将大量具有祛风除湿,散寒止痛,补益肝肾,强筋健骨功效的中药广泛地运用于临床,勤于实践,勇于探索,积累经验,进行筛选,组合新方,“地乌蠲痹汤”(见“经验方选要”)就是先生自拟的一张治疗风寒湿热痹的有效方,方中以大量生地黄为君药,生地黄具滋阴润络,凉血清营,补益肝肾之功,《本草经》有“逐血痹”“除寒热积聚”“除痹”的记载。先生用生地黄治疗顽痹一般用量在60~90g之间,最多可用至150g

其用意有三:第一,生地甘寒,入肝肾经,可滋养阴血,补肝益肾,得酸平之淮牛膝,辛温之五加皮协助,共同发挥补益肝肾,扶助正气的作用;第二,风寒温三痹中寒痹和湿痹均需辛温或燥烈之品方可消除,然辛温燥烈之品无不有伤阴耗血之弊,方中的川乌、蚕砂、威灵仙、独活便是此类药物,得大贴量之生地,可缓和它们的燥烈之性,双向调节,取利祛弊;第三,根据《本经》记载,地黄有除痹作用,生者尤良,风寒湿三痹中行痹需以散风为主,佐以祛寒理湿,但古有“治风先治血,血行风自灭”的理论,更须参以补血之贴,血不足者痹着不行,生地黄补血养血,补养充足,自然流通洋溢而痹行矣。另外,药理实验证实,生地黄有延长抗体存在时间的作用,是促进免疫功能的药物;而且又可调节抑制性T细胞的功能,从而阻抑自身抗体的形成,具有保护肾上腺皮质功能的双向调节作用。方中制川乌性味辛温有毒,《外台秘要》说川乌有六大作用:除寒一也;去心下坚痞二也;温养脏腑三也;治诸风四也;破聚滞气五也;止感寒腹痛六也。在这六大作用中,尤以温经散寒祛痹止痛之功为最著,所以张寿颐誉其“善入经络,确是妙药。”与生地相配,各具其功,相得益彰,共为方中主药。威灵仙窜走十二经络,祛风除湿,通络止痛,益以独活?

1986年一期报导,江西省波阳县中医院朱炳林医师曾偶得此方,悉本县吴××因患坐骨神经痛赴沪就诊于先生处,先生予“地乌蠲痹汤”,服后六贴知,十贴已,十二年未曾复发,遂应用于临床,曾治疗风寒湿之痹患者55例,取得较好的疗效。先生临诊治疗痹证,注重辨证论治,强调肝肾为本,以扶正为先,又善用专病专方,且根据不同病情,通权达变,灵活化裁,故每获良效。

本文转载自http://user.qzone.qq.com/1141180094/blog/1349737197

本文为转载文章,如有侵权请联系作者删除。

有帮助
期待更新

邢卫光 副主任医师

德惠人民医院 中医科

问医生 去挂号
由于相关规范,IOS用户暂不可在小程序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