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我的
邢卫光
邢卫光 副主任医师
德惠市人民医院 中医科

温阳定痛蠲痹汤方治疗原发性纤维肌痛综合征

黄芪60g、制川乌9g(先煎)、桂枝9g、麻黄9g、当归9g、白芍9g、
炙甘草18g、细辛3g、通草6g、大枣8枚、白芥子9g、蜈蚣4条、延胡索9g。德惠市人民医院中医科邢卫光
原发性纤维肌痛综合征属中医学“痹证”之“周痹”“肌痹”“骨痹”范畴,也包括了“郁证”“失眠”等相关表现。而中医“痹证”的病因病机,早在《素问·痹论》中就有记载:“风寒湿三气杂至,合而为痹也??不与风寒湿合,故不为痹。”《黄帝内经》专辟“痹论”篇,对其病因、发病、证候分类及演变均有记载,为后世医家认识痹病奠定了基础。历经后世医家对痹证理论日臻完善,总结了痹证的病因病机:
①正气不足。《素问遗篇·刺法论》云:“正气存内,邪不可干。”《素问·评热病论》曰:“邪之所凑,其气必虚。”《诸病源候论·风病·风湿痹候》言:“由血气虚,则受风湿。”正气在发病中的主导作用主要体现在两方面:正虚感邪而发病,因正气不足,抗邪无力,特别是肺与皮毛功能低下,卫气虚弱,外邪得以乘虚侵袭人体;正虚生邪而发病,因正气不足,脏腑功能失调,气血津液的生成、运行、输布障碍,产生痰饮、水湿、瘀血,阻于经隧,深入关节筋脉。正气不足是痹病的内在因素和病变的基础。
②外邪入侵,风、寒、湿、热之邪乘虚侵袭人体痹阻脉络、肌腠。故病机为禀赋素虚,阴阳失调,气血不足,营卫不和,或者脾虚肝郁,以致风寒湿热之邪乘虚内侵而致病。
综上,原发性纤维肌痛综合征的主要病因病机为“病初阴寒之邪痹阻筋脉肌腠,久则虚在心脾,内实在肝郁,产生痰饮、水湿、瘀血,阻于经隧,深入关节筋脉合而致病”。对于该病的治疗,采用“多法联用、标本兼治”的治疗原则,采用温阳定痛蠲痹方施治。该方由当归四逆汤加味而成,具有以下特点:
①益气温阳、养血通脉以补正气。本方中黄芪性甘味微温,具有补气升阳、益卫固表、利血通脉的作用,能够大补元气,气旺则血行,祛瘀而不伤正;配当归、白芍补血和血,活血化瘀,通络止痛。甘草、大枣之甘,益气健脾,既助归、芍补血,又乌、桂、辛通阳;白芍、甘草酸甘缓急,舒筋止痛;更加通草通血脉,使阴血充,客寒除,阳气振,经脉通,手足温而痹痛止。
②温经散寒、祛风除湿以祛外邪。方中以制川乌、麻黄、桂枝温通经脉、散寒止痛、发汗宣痹,与细辛合而祛风除内外之寒;川乌功擅搜风定痛;通草淡渗利湿。
③祛痰散结、利气通络以止痹痛。方中白芥子能祛经络之痰,并能利气散结;延胡索活血行气以止痹痛;与功擅搜风剔络之蜈蚣合用,共奏温阳通滞、通络止痛、祛瘀、消痰、散结之功。近代医家张锡纯论蜈蚣“走窜之力最速,内而脏腑,外而经络,凡气血凝聚之处,皆能开之。性有微毒,而转善解毒,凡一切疮疡诸毒,皆能消之。其性尤善搜风,内治肝风萌动,癫痫眩晕,抽掣瘛疭,小儿脐风,外治经络中风,口眼歪斜,手足麻木”。
现代药理学研究表明黄芪、当归、桂枝、细辛、白芍具有扩张血管,改善微循环,缓解组织缺血缺氧及组织水肿等作用。黄芪、当归具有双向调节免疫力的作用(在正常和免疫低下的状态下,黄芪和当归具有增强免疫的作用;在病理性免疫反应异常增高的状态下,黄芪和当归具有减轻免疫反应的作用)。蜈蚣能促进人体新陈代谢,增强体质。当归、桂枝、白芍、甘草、延胡索、川乌、蜈蚣、细辛等均有显著的镇痛、镇静作用,当归、白芍、甘草、延胡索有解痉作用,川乌还有局麻作用。白芍的有效成分白芍总苷对免疫功能有双向调节作用;甘草有糖皮质激素样作用,有解痉,增强非特异性和特异性免疫功能、抗过敏等作用。甘草调和川乌,白芍与川乌配伍能增强川乌镇痛抗炎抗风湿作用。方中当归、桂枝、白芍、细辛、甘草、通草、乌头均有抗菌、消炎作用,对革兰阳性菌、革兰阴性菌、真菌有不同程度的抑制作用。当归具明显抑制血小板聚集和抗血栓形成、促进红细胞生成的作用,抗损伤、抗氧化、抗衰老、抗炎及增强免疫力。综观全方,切合病机,标本兼治,故疗效确切。

本文为转载文章,如有侵权请联系作者删除。

邢卫光
邢卫光 副主任医师
德惠市人民医院 中医科
问医生 问医生 去挂号 去挂号
App 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