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我的
邢卫光
邢卫光 副主任医师
德惠市人民医院 中医科

硬货!胡希恕治疗颈椎痛、腰椎痛、关节痛的方药大法

导读:胡希恕(1899—1984),沈阳市人。临床擅用经方, 尤其对桂枝汤、小柴胡汤等的临床应用更有独到之处,除用于伤寒温病以外,尚有内外妇儿各科杂病,每用必效,是当时所公认的经方家。

刘渡舟先生称其为“经方学派的大师”,并介绍说:“每当在病房会诊,群贤齐集,高手如云,惟先生能独排众议,不但辨证准确无误,而且立方遣药,虽寥寥几味,看之无奇,但效果非凡,常出人意外,此皆得力于仲景之学也。”德惠市人民医院中医科邢卫光

颈椎痛、腰椎痛、关节痛……都是属于临床缠绵难治的中医痹证,而文中胡老的辨证处方似乎信手拈来,但却药简效优;理法方药的分析高屋建瓴,而又丝丝入扣。实不愧为一代经方大家。

文中还有大量的胡老辨证和用药方面的小诀窍,强烈推荐大家反复阅读咀嚼!!

痹证,《内经》多单称之为“痹”。如《素问·痹论》曰:“风寒湿三气杂至。合而为痹也。”但《内经》又提出了不少复合痹名:如行痹、痛痹、着痹、五体痹、五脏痹等名称,涵盖了经络气血闭塞不通所引起的痛疼或麻痹等症。

后世乃至今日所通称的痹证,主要是指关节及肌肤痛疼。历代医籍称谓的风湿、历节、热痹、痛风、白虎历节、鹤膝风、湿痹、风湿热痹等名称多属于此。本证常见于西医的风湿性关节炎、类风湿性关节炎、骨质增生、骨质疏松、强直性脊柱炎、皮肌炎等症。本章所述也槪属此。

从病位来看,痹证多见于表;从六经辨证来看,多属太阳或少阴,但也有不少见于太阳阳明合病者。如《金匮要略·疟病》第4条:“温疟者,其脉如平,身无寒,但热,骨节烦疼,时呕,白虎加桂枝汤主之。”

也有见于太阳少阳合病者,如《伤寒论》第146条:“伤寒六七日,发热,微恶寒,肢节烦疼,微呕。心下支结,外证未去者,柴胡桂枝汤主之。”

因此,治疗痹证,首先要分析患者的症状是属太阳病,还是少阴病,还是阳明病,还是太阳少阳合病,还是太阳阳明合病;再进一步认清是何方证。这样处方用药,治疗痹证多能有效。

治疗痹证的方证很多,今择其要列于下:

1、急、慢性关节炎,尤其发热无汗而恶寒甚剧者——葛根加朮汤

【主要症状】项背强痛,发热恶寒,无汗恶风,腰酸身重,苔白,脉弦滑。

本方用于急、慢性关节炎,尤其发热无汗而恶寒甚剧、身重的急性关节炎,不问有无项背强几几,多属本方证。他如腰肌劳损、骨质增生、强直性脊柱炎等慢性关节病,若符合上述症候,皆可应用。

【方药】葛根加朮汤:葛根四钱,麻黄三钱,桂枝二钱,生姜三钱,白芍二钱,炙甘草二钱,大枣四枚,苍朮五钱。

《金匮要略·痉湿喝病》第18条:“风湿相搏,一身尽疼痛,法当汗出而解。值天阴雨不止,医云:此可发汗,汗之病不愈者,何也?盖发其汗,汗大出者,但风气去,湿气在,是故不愈也。若治风湿者,发其汗,但微微似欲出汗者,风湿俱去也。”

微发汗是治疗痹证的重要原则。葛根汤清凉解肌、发汗(《神农本草经》谓葛根治诸痹、痉与痛,值得深讨);同时加入苍朮利湿,这样湿从小便走,热也随湿解,使风湿俱去。

发汗剂中加入利尿、利湿药,为小发汗、微发汗法,宜注意。

2、急慢性风湿性关节炎而偏于湿热明显者——麻杏薏甘汤

【主要症状】周身关节痛,发热午后明显,身重,或四肢关节肿,口中和或口黏,舌苔白腻,脉沉弦滑。

本方证多见于急慢性风湿性关节炎而偏于湿热明显者。

【方药】麻杏薏甘汤:麻黄三钱,杏仁二钱,薏苡仁六钱,炙甘草二钱。

本方以麻黄辛温发汗,用薏苡仁甘寒利湿,亦是小发汗之法。《神农本草经》谓:薏苡仁味甘微寒,主筋急拘挛,久风湿痹。

痹证湿热明显时,更不可以发大汗退热,而是在发汗的同时利湿。本方即承此意,虽组成简单,但如方药对证则疗效卓著。

3、慢性风湿、类风湿性关节炎,关节肿大变形而伴见气冲呕逆者——桂枝芍药知母汤

【主要症状】周身关节疼痛,四肢或膝关节肿、僵硬,或肢、指、趾关节变形,头眩气短,苔白,脉弦。

本方多用于慢性风湿、类风湿性关节炎呈现太阳少阴合病,尤其是见关节肿大变形而伴见气冲呕逆者。若风湿热关节红肿热明显者,可加生石膏。

【方药】桂枝芍药知母汤:桂枝四钱,麻黄二钱,白芍三钱,生姜五钱,白朮五钱,知母四钱,防风四钱,炮附子二钱,甘草二钱。

4、胡希恕治疗痹证应用最多的方药——桂枝加苓朮附汤

【主要症状】腰、膝、肘关节痛,头项强痛,或心悸,或胃脘痛,汗出恶风,四肢常冷,口中和,舌苔白,脉弦。

痹证之中,常见外有风寒在表、里有水湿停滞之证。里有所阻,表亦不透,故不兼利其水则表必不解。若强发其汗,激动里饮,变证百出。此时惟有于解表方中兼用利湿祛饮药,始收里和表解之效。

本方证不仅是外寒里饮,而且也有陷于表虚寒的少阴证。因此治疗不但用桂枝汤及苓朮解表和利水,同时更用了附子温阳强壮。

当关节痛偏在一侧时,认为是瘀血阻滞,常加入少量大黄以活血通络。在其他方证见到一侧偏痛时也可加用大黄,这是经验之谈。

【方药】桂枝加苓朮附汤:桂枝三钱,白芍三钱,炙甘草三钱,生姜三钱,大枣四枚,苍朮三钱,茯苓三钱,炮附子三钱。

5、长期关节疼痛,汗出恶风明显者——桂枝加黄芪汤

【主要症状】长期关节疼痛,汗出恶风明显,四肢关节冷,或身热,或肢体麻木不仁,苔薄自,脉缓。

本方与桂枝加苓朮附汤都是桂枝汤的变方,但本方证病在太阳,而后者病在太阳少阴。本方重在固表祛湿,后者重在温阳祛饮。这便是黄芪、附子应用之别,很为重要,宜注意。

【方药】桂枝加黄芪汤:桂枝三钱,白芍三钱,生姜三钱,大枣四枚,炙甘草二钱、黄芪三钱。

黄芪味甘微温,《神农本草经》谓:“主痈疽久败疮,排脓止痛大风癞疾,补虚。”从所主来看,均属肌肤间病。也可知补虚主要是补表气的不足。故若是由于表虚水湿邪气不去,而形成的痹痛、麻木不仁、疮痍等,均有用本药的机会。

6、腰颈椎骨质增生,骨质疏松,风湿,类风湿,强直性脊椎炎等,以腰背酸痛为主者——柴胡桂枝干姜汤合当归芍药散

【主要症状】腰髋,项背酸痛,膝软无力,心悸,心下满,自汗盗汗,或下肢浮肿,舌苔白、脉沈弦细。

痹证以腰背酸痛为主者,多见于腰颈椎骨质增生,骨质疏松,风湿,类风湿,强直性脊椎炎等病。病位多在太阳少阳,而呈血虚水盛之证。故治疗当两解太少,养血利水。

【方药】柴胡桂枝干姜汤合当归芍药散:柴胡四钱,桂枝三钱,干姜二钱,黄芩三钱,花粉四钱,生牡蛎五钱,当归三钱,白芍三钱,川芎二钱,白朮三钱,泽泻五钱,茯苓四钱,炙甘草二钱。

本方以柴胡桂枝干姜汤两解太少,当归芍药散养血利水,两方合用,是胡老长期临床总结出的经验。该方对长期慢性痹证,尤其是老年人出现的血虚水盛证,适证应用,疗效突出。

7、临床验案

例1 丁某,男,病案号:03616。初诊日期1966年5月5日。

一年多来项背强急,头不得运转,头偏左歪,右臂疼痛且麻,尤其是头稍后仰则疼更剧甚。于北京某医院检查确诊为“颈椎骨质增生”,用多种治疗,迄今无效。曾行牵引治疗亦不见效。常恶寒无汗,舌苔白润,脉弦细寸浮。

辨证为太阳少阴合病,为葛根加苓朮附汤方证:

葛根四钱,桂枝三钱,麻黄三钱,白芍三钱,生姜三钱,大枣四枚,苍朮四钱,茯苓三钱,川附子三钱,炙甘草二钱。

上药服一剂效不显;服第二剂后头疼减。四剂尽,项背强急已缓,而臂疼麻如故。改服桂枝加苓朮附汤:

桂枝三钱,白芍三钱,生姜三钱,大枣四枚,苍朮四钱,茯苓三钱,炙甘草二钱,川附子三钱,大黄一钱。服五剂,项背强急,右臂疼痛均显著减轻,头可随意转动,除向后仰时右臂尚有麻木外,平时已无任何明显不适。再与上方加葛根三钱,三剂消息之。

例2 白某,男,45岁。病案号48239。初诊日期1967年9月3日。

腰膝酸疼,右臂酸胀,背拘急一年多。经检查为“胸腰椎骨质增生”,中西药治疗未见明显疗效。近一月来身热身重,午后加重,双下肢轻度浮肿。舌苔白腻,脉弦滑细。

辨证为太阳表实热挟湿,为麻杏薏甘汤方证,方药用:

麻黄三钱,杏仁二钱,薏苡仁六钱,炙甘草二钱。

上药服三剂,身热身重减轻;又服三剂,身热已,腰膝酸疼减。又经检查确诊有“肾盂肾炎”,改服猪苓汤加防己、苍朮等加减,治疗一月余。诸症皆消。

例3 徐某,男,19岁,病案号189520。初诊日期l966年2月15日。

左足肿痛已五六年,近两年加重。经拍X光片,证实为跟骨骨质增生。现症:左足肿痛,怕冷,走路则疼甚。口中和,不思饮,苔薄白,脉沉弦。

此风湿属太阳少阴合病,为桂枝芍药知母汤方证:

桂枝四钱,麻黄二钱,白芍三钱,知母四钱,生姜四钱,川附子二钱,防风四钱,苍朮四钱,炙甘草二钱

上药服七剂,左足跟疼减,走路后仍疼,休息后较治疗前恢复快。增川附子为三钱继服,一月后左足跟肿消,疼痛已不明显。

例4 马某,女,65岁,病案号178799。初诊日期1965年10月31日。

右上下肢关节痛,两手麻木三个月。今年8月1日不慎跌倒,出现四肢不能动,十多天后虽能动,但出现右肩关节,右下肢疼,两手麻木不能紧握,汗出恶风,舌苔白,脉弦细。

此血痹之病,属太阳表虚。黄芪桂枝五物汤加苓朮防己方证:

生黄芪五钱,桂枝三钱,白芍三钱,生姜三钱,苍朮三钱,茯苓三钱,防己三钱,大枣四枚。

11月6日复诊,上药服六剂,汗出减少,右上肢疼减,两手麻木皆减轻,但仍握拳不紧,右臂时感刺痛。仍继服上方,增生黄芪为八钱。

11月20日三诊,汗出已很少,两手麻木明显减轻,左手已能正常握拳,右手仍不能紧捏,右臂外侧刺痛减。仍继服上方12剂,诸症已。

例5 蒋某,女,23岁,病案号20501。初诊日期1960年3月1日。

右上下肢疼痛,麻木肿胀月余,伴头晕头痛(多在左侧),心悸气冲,手足聂聂动。发则眩冒不能行,大便干,口干思饮;食则腹胀痛,脐上下左右均按痛,舌苔白润,脉沉迟而弦。

此病为寒湿偏注,证属太阳少阴合病,为桂枝加苓朮附大黄汤方证:

桂枝三钱,白芍三钱,生姜三钱,苍朮四钱,川附子四钱,大枣四枚,茯苓四钱,炙甘草二钱,大黄二钱。

上药服六剂,腿肿痛减,大便如常,但头痛未已。上方去大黄,加吴茱萸三钱,服七剂。3月17日复诊时症状已不明显。

例6 吴某,女,58岁,病案号157498。初诊日期1965年4月28日。

腰髋肩背酸痛两年多,常有胸闷、心悸、自汗、盗汗、眠差易醒、头晕、膝酸乏力,舌苔白,舌质黯,脉沉弦细。

此病为血虚水盛,为太阳少阳合病,证属柴胡桂枝干姜汤合当归芍药散方证:

柴胡三钱,桂枝三钱,白芍三钱,茯苓四钱,黄芩三钱,花粉四钱,生牡蛎五钱,干姜二钱,当归三钱,川芎二钱,苍朮四钱,泽泻五钱,炙甘草二钱。

上药服六剂,胸闷心悸、乏力好转。上方加酸枣仁五钱,防己五钱,继服六剂,自汗盗汗睡眠好转。继续加减服用一月余,诸症已。

从治验案例可看出,胡老治疗痹证有三大特点:

第一,注重辨六经方证,即急性风湿性关节痛,常呈现表实热证,即太阳病,治疗多用葛根加朮汤、麻黄加朮汤、麻杏薏甘汤(如例2)、桂枝加黄芪汤(如例4)等。

而慢性关节痛,常呈现表虚寒证,治疗多用桂枝加苓朮附汤(如例5)、葛根加苓朮附汤(如例1)、桂枝芍药知母汤(如例3)、桂枝加附子汤、小续命汤、麻黄附子细辛汤、麻黄附子甘草汤等。

由此也可看出,古人通过治疗痹痛,总结治疗规律,把表实热证称为太阳病,把表虚寒证称为少阴病,继之把里证和半表半里也分阴阳两类,这便是六经的由来。

第二,注重养血利水。例6也是常见的痹证,既见于风寒湿痹,也见于血痹。当血虚时水当相对盛,痹痛久不去主因血虚,故养血同时利水,是治疗痹证的重要方法之一。胡老常用当归芍药散加于各适应方药中,当有热时加生地黄养血凉血。

第三,对于痹证出现的一侧痛疼,常加入小量大黄,起活血通络作用,临床确有实效。

来自:水狼801007  > 《胡希恕》

本文为转载文章,如有侵权请联系作者删除。

邢卫光
邢卫光 副主任医师
德惠市人民医院 中医科
问医生 问医生 去挂号 去挂号
App 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