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我的
邢卫光
邢卫光 副主任医师
德惠市人民医院 中医科

夜尿遗尿从肺论治

临床见遗尿及夜尿频证,医者多喜用益肾固涩之剂治之。以肾司二便也。而从肺论治每多忽之。实则从肺论治之说前贤早有论及,其较早者首见“金匮”。文曰:“肺痿吐涎沫而不咳者。其人不渴。必遗尿。小便数。所以然者。以上虚不能制下故也。此为肺中冷。必眩。多涎吐。甘草干姜汤以温之”。本条提出遗尿。小便数是由上虚不能制下之故,病位在肺。病性为肺中冷。次如张景岳氏论之亦颇明确,其曰:“小水虽利于肾,而肾上连肺,若肺气无权,则肾水终不能摄,故治水者必先治气,治肾者必先治肺”。兹举两案以证之。德惠市人民医院中医科邢卫光

1,老年夜尿频

      茹某,男,76岁,自诉,每天夜间从10时至次日6时最少小解6~7次,多次服用补肾益气固涩药无效,刻诊:夜间尿频量少,尿色清白,易感冒,受凉后即咳嗽气喘,喉间有痰色白,手足不温,舌质淡,苔薄白,脉沉紧,辩为肺寒不固,小青龙汤佐固涩,麻黄 白芍 细辛 干姜 炙甘草桂枝 各9 五味子 清半夏 益智仁 乌药 桑螵蛸各12。。六剂,二诊,三剂后,夜便为4次,之后,继服上方30剂。夜便为2次。按:本证病机在肺,因肺主通调水道,肺有寒不能通调,水无所主而下趋,夜间阴寒甚,则便多,审证要点是:易于感冒及受凉后即咳嗽气喘,手足不温用痰色白。(王付)

2,遗尿

      刘某,男,30岁,患遗尿证甚久,日则间有遗出,夜则数遗无间,良以为苦。医咸认为肾气虚损,或温肾滋水而用桂附地黄汤;或补肾温涩而用固阴煎;或以脾胃虚寒而用黄芪建中汤、补中益气汤。其他鹿茸,紫河车,天生磺之类,均曾尝试,有效有不效,久则依然无效。

治法:。温肺化水。予甘草干姜汤。

炙甘草24克,干姜(炮透)9克。日2帖。

3日后,尿遗大减,涎沫亦稀。再服5日而诸证尽除。

(赵守真)

附:网友经验。

       我岳母92高龄谢世,她在世的时候曾患有“老年尿频症”,十分烦恼和痛苦,一位中医副主任医师向我推荐了一个枣姜汤。我岳母连续服用这道“枣姜汤”3个多月后,就基本解决了她的尿频问题。   枣姜汤的制作方法是,将红枣100克与已去皮切片的生姜80克洗净之后,加水500克后用文火煎煮30分钟,滤渣取汁并加入少许白糖后当茶饮,当日饮完。连续服用15天为一个疗程,可以连着服用两个疗程。

       按:此方实即甘草干姜汤之变通方。

另案:

王玉生主任医师是中国人民解放军海军总医院中西医结合肿瘤科专家。他在几十年的临证中经验丰富,注重中医基础理论与实践的密切结合,用药恰当,收效良好。以下两案就是他针对患者久治不愈的情况,利用《内经》“病在下取其上”的理论而使病愈。今介绍如下。

  “下病上治”愈遗尿

  冯某某,女,51岁,回族。北京市某饮食公司退休职工。2012年6月8日就诊。

  遗尿13年,近3年加剧,患者自诉有遗尿史13年,在京城多家大医院检查,均未查出器质性病变,几经中西治疗,还经过针灸、拔罐、推拿等方法治疗,中药用的多是补肾法、壮阳法,针灸推拿以膀胱经、督脉为主,但终未见效。

  诊时仍遗尿,以下午及夜间为重,每夜尿出无数次,所以晚上不敢饮水。如走路快或跑步尿会自行流出,如大声说话或咳嗽也会尿自行流出,所以每日必用卫生巾,换五至八次。近十几年来苦不堪言。平时不易汗出,即使在炎热夏天也不例外。但周身怕冷,时有心悸不安,气短无力,食欲正常,月经周期正常,行经9~12天,量多色正常,大便正常。舌苔薄白,脉沉缓无力。

  此为肺气亏虚,膀胱失约,治以补敛肺气,固摄膀胱。

  处方:太子参15克,黄芪15克,茯苓15克,五味子15克,当归12克,山药20克,炒白术15克,诃子肉12克。水煎两次,日2次服,7剂。

  2012年6月15日:服药七剂,遗尿减去大半,再以前方继服12剂。

  2012年7月2日:服以上共计19剂,遗尿基本消除,快跑及大声说话也不会尿出,已停止使用卫生巾三天。6月23日月经来潮,6天已净,近来周身汗出也较前增多,心悸气短未再发生,为巩固疗效,再以前方服用10剂,隔日1剂。

  2012年11月5日电话随访,该患者小便已完全正常。

  按   女性遗尿,多为肾气亏虚,膀胱失约而致,用补肾气、固摄之治,西医认为多系膀胱括约肌松弛所致。该顽固遗尿症曾多年应用补肾法、固摄法不愈,考虑到《素问·五常政大论篇》中说:“病在上,取其下”的办法,经治一个月而病愈。肺居五脏最高位置,称为“华盖”。肺主气,主皮毛,司呼吸,为水上之源。肺气亏虚,除能导致肌表疏松易感,咳嗽、气喘外,还可引起下源之水不可固摄,致小便不固而遗尿。此患者就充分体现了这一点。金元时期朱丹溪治疗小便不通,其认为肺如滴水之器,闭其上窍,则下窍不通,开启上窍则下窍必利。这就是我们经常提到的提壶揭盖法治疗小便不利。患者平时气短无力、不易汗出、舌质淡白,所以诊其肺气亏虚,方用太子参、山药、黄芪为君补肺气,五味子、诃子肉收敛肺气为臣,茯苓、炒白术健脾为使,以土生金,当归以通达上下为臣。诸药合之,肺气得补敛,膀胱之气化得固,遗尿自然会消失。本例患者的治疗也充分说明了“肺为水上之源”这一中医理论的正确及辨证论治的重要性。

本文转载自https://blog.sina.com.cn/s/blog_61c405a30101kpur.html

本文为转载文章,如有侵权请联系作者删除。

邢卫光
邢卫光 副主任医师
德惠市人民医院 中医科
问医生 问医生 去挂号 去挂号
App 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