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我的
邢卫光
邢卫光 副主任医师
德惠市人民医院 中医科

名家治痛经经验辑录

杨家林经验

⒈疾病繁多,病机相通

杨家林认为疼痛病机可概括为肝郁气滞、肝郁血瘀、肝郁阴虚、肝郁血虚、肝郁脾虚、肝郁肾虚、肝郁湿热、肝郁湿毒等。治疗多从肝论治,重在疏肝行气,以调畅气机为主,达通则不痛目的。临证常以四逆散为主方,根据不同病机随证加减,常取得较好的止痛效果。

⒉分型论治,四逆散加减德惠市人民医院中医科邢卫光

四逆散原为伤寒少阴病阳郁厥逆证而设,具有透邪解郁、疏肝理气之功,由柴胡、白芍、枳实、甘草组成。柴胡轻升,疏达肝气,枳实苦降,理气行滞,两药一升一降,达到疏理气机之效。白芍柔肝养阴,甘草缓急,两药配合缓急止痛。现代药理研究其治疗拘挛痛证有类似阿托品的作用。临证共分八型论治,随证加减,疗效甚佳。

⑴肝郁气滞型:方用四逆散加制香附、郁金、姜黄、青藤香、广木香等疏肝行气止痛。若疼痛偏热、口干口苦、心烦易怒者合金铃子散加牡丹皮、黄柏、栀子等疏肝清热,组成金铃丹栀或金铃丹柏四逆散。疼痛偏寒者证见少腹疼痛有冷感,喜温喜按,四肢不温,脉弦紧,酌加乌药、艾叶、小茴香等温经散寒;寒甚者加吴茱萸、桂枝、炮姜。

⑵肝郁血瘀型:方用四逆散合失笑散加益母草、鸡血藤、山楂、乳香、没补阴血,气血足则痛自止。

⑶肝郁血虚型:方用四逆散合四物汤加减,具疏肝行气,养血调经止痛之效。氏强调重在培补阴血,气血足则痛自止。

⑷肝郁阴虚型:方用四逆散合一贯煎化裁,具疏肝理气、滋水涵木之效。

(5)肝郁脾虚型:方用四逆散加健脾药化裁成逍遥散,肝脾同治。

⑹肝肾不足型:方用四逆散合左归饮加减,滋养肝肾,调气止痛。偏虚寒者加巴戟天、补骨脂等温补肾阳。

⑺肝郁湿热型:方用四逆散加四妙丸清热利湿,加炒贯众、炒地榆、茜草、益母草等清利湿热,凉血止血。若月经过多去川牛膝。

⑻肝经湿毒型:治疗宜清热解毒,凉血化瘀,调气止痛,方用银翘四逆四妙散加败酱、红藤、蒲公英、炒贯众、丹参、桃仁之类,或四逆四妙五味消毒饮加减。若瘀积成癥则加蒲黄、鳖甲、土鳖虫等软坚散结之品。

杨家林氏认为,妇科痛证可见于妇科经带胎产杂病中,虽疾病繁多,但其病因、临床表现、证型有其共同点,临证抓住共同点,总结变化规律,筛选出适合各种证型的方药,去繁就简,灵活加减,常获显效,且易为临床医生掌握。

[谢萍.杨家林教授运用四逆散加减治疗妇科痛证的经验.中国医药导报2006;3(32):106~107]

孙宁铨经验

孙宁铨认为,功能性痛经多见于年轻妇女,以实证居多,其中寒证常见于青春期少女。主要病因病机为“受寒、饮冷、入水、淋雨”而致“寒凝气血、气滞血淤”。具体的症状为:经期前后或经期时,小腹阵发性绞痛且冷而重,面部苍白,头面汗出,肢冷不温,周身乏力,腰背酸痛,甚则恶心呕吐,在床上翻滚呻吟;经血颜色黯红或紫暗,月经量先涩少后增多,多时色渐转红,伴大小血块,量多块下则疼痛减轻或缓解。

对于功能性痛经,孙氏治以温通化淤,行气活血。常用药物为:上肉桂(后下)6g或安桂粉1.5g(包吞),红花10g或藏红花1.5~2g,丹参、当归、延胡索、制香附、枳壳、桂枝、山楂、五灵脂(包)、川牛膝、泽泻各10g,葛根12g,乌药、木香、陈皮各6g,小茴香、吴茱萸各3g。以上诸药,孙氏常按气血失调之程度及疼痛之轻重,而选用其中9~11味组成药方。

 [《家庭医药》资料库.孙宁铨治痛经经验.家庭医药,2006;(10):25]

李振华经验

1 脏腑气血辨本,八纲辨证为主

(1)气血为纲,脏腑合参定病位痛经之辨,应以气血为纲,然气血之生化疏布、循行收摄,皆由乎脏腑经络。脏腑失调,则气血失和。痛经之病,乃由冲任失调,胞宫气血失和所致。病在冲任、胞宫,又与肝、脾、肾等三脏紧密相关。肝主疏泄且藏血,脾主运化且统血,肾主纳气且藏精,若三脏失调,则肝失疏泄而气滞血瘀,脾失运化而气血生化乏源,肾失封藏而精气血亏损,以致冲任受损,胞宫血行不畅或胞脉失养,而致经行腹痛,周期而作。

(2)八纲为目,病因并审明病证李氏认为,痛经之辨,除以气血为纲,必须以八纲辨证为目。八纲之中,尤以明辨虚实寒热为旨。李氏常从腹痛发于经净之前后、腹痛之剧缓及腹部对揉按之喜恶以辨病性虚实之属,从腹部有无寒热之感及对寒温之喜恶而测病性寒热之别。除此之外,尚须与病因并审,方可洞悉病性虚实寒热之详。痛经之辨,须辨明标本,常以病位、病机为本,以病性、病因为标;标本之中,又以气血为纲,脏腑合参以定病位;以八纲为目,病因并审而明病证。如此标本思辨,则病因明、病位晓、病性识、病机通,方可辨证精准,审证周全。

2 通调和运以治,温清补消为法

(1)通调和运为体痛经之机,总由气血为病,或由情志不舒,气机郁滞,胞宫血行瘀阻;或由寒湿凝遏胞宫,气血瘀滞;或由气血亏虚,胞脉失养。故痛经之治,总以通调和运气血为旨,使胞宫气血充养有度,循行有常。然气滞血瘀有偏盛之异,气血亏虚有微甚之变,用药之时尤须究心审慎。病由情志不遂,肝气郁结,气滞血瘀,胞宫血行不畅而见经前或经期少腹疼痛拒按,痛引腰脊,月经量少,或血行不畅,忽有忽无,经色紫暗有块,经前乳房胀痛,伴有心烦、口苦、头晕,舌黯有瘀点,苔薄白,脉沉弦或沉涩者,治宜行气活血,祛瘀止痛。方用自拟活血止痛汤治之。药用当归、川芎、桃仁、红花、丹参、元胡、灵脂通经活血、祛瘀止痛;香附、西茴、乌药、木香疏理肝气;牛膝引血下行。宜在预期经前三至五天,当冲任脉动,气血将行而见少腹及乳房出现胀痛之时,服药三至五剂,理气和血,因势利导,如此调治数个行经周期,则经血可调,腹痛可消。偏于气滞而见少腹胀痛,病位游窜不定者,重用香附、西茴、乌药、青皮、木香等疏肝理气之品;偏于血瘀而见少腹刺痛,痛位不移者,重用元胡、灵脂、桃仁、红花、乳香等活血化瘀之品。病由病久体虚,气血虚弱,或产育过多,冲任损伤,胞脉充养失司而见经后少腹隐痛或空痛,按则痛减,月经量少,色淡质软,头晕耳鸣,小便清长,面色晦暗,舌淡、苔白、脉沉细者,治宜健脾补肾、益气养血调经之法。气血亏虚之轻证以十全大补汤加减治之。肾气亏损之重证,用《傅青主女科》调肝汤加减以滋肾水补肾气,则肾气得充,气血渐运,痛经可愈。

(2)温清补消为用痛经之为病,乃由冲任失调,气血失和所致;究其致病之因,又有寒凝、肝郁、气血耗损之别,病性亦有寒热虚实之分,故施治宜以温、、清、补、消为法。然取用之时,李氏强调,四法宜相机权宜,或分而治之,或温清并举,或消补兼施,不以成法,贵在变通。病由经期产后冒雨涉水或冷水洗浴,感受寒湿之邪,或过食寒凉生冷,寒客冲任,经血为寒邪凝滞而见经前或经期少腹剧痛并有凉感,得热痛减,月经量少,色暗红而紫,舌淡苔薄白稍腻,脉沉紧者,治宜温经祛湿、理气活血之术、木香、甘草健脾醒脾、理气燥湿;当归、川芍、赤芍配桂枝温通经血。如寒湿之象偏重而见少腹剧痛难忍,手足不温,脉象沉迟,舌质淡暗者,酌加附子、炮姜以增强温经通阳散寒之力。病由素性抑郁或忿怒伤肝,肝郁气滞,郁久化热,兼有血瘀而见经前少腹疼痛,伴有五心烦热,头晕头痛,口干口苦,心急烦躁,脉弦数者,治宜清热平肝、凉血活血,方用自拟活血止痛汤去桂枝、吴萸子加丹皮、桅子、地骨皮、天麻治之。病由气血不足,血海不充,胞脉失养,而见经后腹痛者,治宜益气养血,佐以理气活血调经,方用八珍汤加黄芪以补元气,养血调经;乌药理下焦之气;丹参活血止痛。如此补消兼施,则血行得活,瘀血不生,气血得充,胞脉得养,则痛经自愈。

[刘文礼,等.李振华教授辨治痛经临证经验.内蒙古中医药,2006,(4):25]

蔡小荪经验

1 首辨虚实,审证求因

痛经主要症状是“痛”,蔡氏认为,辨痛的虚实是重要环节,但尚需审证求因。以症状别虚实而言,张景岳曰:“实痛多痛于未行之前,经通而痛自减,虚痛者痛于既行之后,血去而痛未止,或血去而痛益甚。大多可按可揉者为虚,拒按拒揉者为实,有滞无滞,于此可察。”虽有痛在经前属实、经后属虚之说,但临床不能绝对以此为依据。经前腹痛因经血未下,不通则痛,多为实证,也有经量虽多,腹痛依然,瘀块下后疼痛方减,甚至经血愈多腹痛愈甚,多见宿瘀内结之痛经者,疼痛出现于经血排出后,但不作为经后痛的虚证。喜按属虚,拒按属实,也不尽然。有经来不畅的瘀滞实证,往往也喜按、喜揉。若拒按者,大多系瘀滞较严重之实证,腹部胀硬,甚则灼热,触之即痛。按、揉可使瘀血流畅地排出,通则不痛,由此辨别虚实,不能以喜按、拒按定论。临证辨治,除四诊合参外,尚须注意经血或瘀块排出后腹痛是否减轻以辨虚实。至于虚实熟重熟轻,张介宾则曰:“凡妇人经行作痛,夹虚者多,全实者少”。痛经多因经血受阻,瘀滞失畅,每行经则腹痛,当属实证。经净后身体尚未复原,而下次经水又至,察体难免不足,或平素体弱,气血本虚,经血无力排出,致瘀滞作痛,可见虚中有实,实中有虚。辨其因由,全实证者虽少,但夹实者较多。

2 求因为主,止痛为辅

治疗痛经,以痛止为效,但止痛是目的,不是主要治法。要解决致痛病因,必须探本究源,以求根治,一般遵循“不通则痛,通则不痛”原则。经行腹痛,究其病机无论是气滞、寒凝、热结、虚损,最终导致气血运行不畅、瘀血凝滞冲任。治疗宜活血化瘀,温散疏通,调理冲任。蔡氏认为,不能盲目止痛,单纯止痛仅能暂缓症状,而达不到治疗疼痛的效果。如瘀滞腹痛,不以活血祛瘀为主,或剂量不足,往往止痛效果不佳。又如宿瘀内结,凝滞胞宫,经血虽下,疼痛不减,即使经量多如水注,治法仍宜活血化瘀,从实证论治。若用止血定痛法,以碍血行,则宿瘀未消,瘀血留滞,非但疼痛不得缓解,出血反越止越多,淋漓不断,所谓瘀血不去,新血不生,血不归经。治疗痛经用止痛法,蔡氏还强调应全面认识,痛剧时急则治其标,以止痛为先;痛缓时应治本为主,临证时两者不能截然划分。因此,治疗本病倡导求因为主,止痛为辅,治病必求于本。不主张单一应用止痛药。

3 用药配伍,有法可循

(1)组方特色

蔡氏认为,痛经乃本虚标实证,治法不可独取活血化瘀,宜养血和血,拟四物汤加味。女子以血为本,以通为用,治疗先顾护精血,一味攻伐,必伤精血,虽取效一时,但气机失畅,瘀血不去。遵《素问·调经论》“病在脉,调之血,病在血,调之络”之法则,经行时以通为贵,常用方药物组成:当归、怀牛膝、延胡索、丹参、香附、白芍、生地黄各10g,川芎、红花各5g,桂枝3g。方中以四物汤温经养血,通血中之结,血得温则行;怀牛膝、香附、丹参、红花活血理气通络,使瘀血去而新血生;酌加桂枝辛温通散以增药力;香附为气中血药,合延胡索理气行血止痛,以通气分之郁。临证治疗痛经,可随症加减:寒凝瘀滞者加木香、小茴香、肉桂各3g,吴茱萸2.5g,煨姜2片,也可用炮姜3g温经止痛;肝郁气滞血瘀者加乳香4.5g,乌药、川楝子、苏木各10g行气活血止痛;宿瘀内结之膜样痛经者,易怀牛膝为川牛膝,加花蕊石、失笑散各15g,没药6g,肉桂2.5g,桃仁10g化瘀定痛;子宫内膜异位症致痛经者,加失笑散15g;没药6g,肉桂2.5g,桃仁、苏木各10g化瘀定痛;伴月经量多如注,腹痛甚者,去川芎、红花,加血竭3g,花蕊石15g,生蒲黄30g,震灵丹12g缓崩止痛,必要时可吞服三七粉2g。炎症引起经痛者,宜用当归、赤芍、牡丹皮、延胡索、制香附各10g,败酱草、红藤各30g,柴胡5g,川芎4.5g,桂枝2.5g,生甘草3g消瘀止痛。气虚无力推动血行而经痛者,以八珍汤为主,加香附10g补气养血。

(2)配伍对药

蔡氏治痛经,善用蒲黄,强调蒲黄生用,用量不宜过重,用以化瘀祛实。此药专人血分,以清香之气兼行气血,气血顺行则冲任调达,瘀去痛止。处方讲究君臣,用药精炼,喜配对药。常用生蒲黄、五灵脂活血行瘀止痛;生蒲黄、花蕊石化瘀下膜;生蒲黄、血竭散瘀止痛止血;木香、小茴香行气止痛;川楝子、延胡索理气止痛;香附、延胡索理气散瘀;苏木、延胡索祛瘀通络;丹参、郁金祛瘀止痛;赤芍、牡丹皮凉血散瘀止痛;香附、乳香、没药理气化瘀;香附、乌药理气调经;香附、苏木理气祛瘀;乳香、没药行气散血。

(3)用药疗程

蔡氏强调服药时间,应在行经前3天即开始服用,直至月经来潮。使血块不易形成而使经血畅通,否则效果不显,尚需连续服3月以巩固疗效。虚性痛经平时可常服八珍丸或乌鸡白凤丸,经行时再改服汤剂。因体虚不可速补,临时服药不能立即奏功,故须经常调养,方能见效。

 [王隆卉.蔡小荪教授治疗痛经用药经脸介绍.新中医,2005,5,37,(5):18~19]

杨鉴冰经验

1 对病因病机的认识

痛经是妇科常见的病证,发病率高达33.19%,按病因可分为功能性痛经和器质性痛经。其能性痛经占53.2%,严重影响着女性的学习、工作及身体健康。功能性痛经多发于青年女性,好发年龄范围在14~20岁之间。杨氏认为此期女子正处在学习紧张及身体发育时期,若月经初潮后心理准备不足,以致心怀恐惧,或用脑过度,考试精神负担重,常招致心情压抑,致气机郁滞,血行不畅,冲任气血运行受阻;女子经期最易感受寒邪,若经期冒雨涉水、游泳,或月水将下之际,贪凉饮冷,风寒湿邪客于冲任、胞中,致经血凝滞不畅;或素禀阳虚,阴寒内盛,冲任虚寒,致经水运行迟滞。以上原因均可致冲任气血运行受阻,瘀血阻滞,不通则痛。其病在冲任、胞宫,变化在气血,表现为痛证。

2 在治疗上重在温通

杨氏认为绝大多数痛经患者,均有程度不同的瘀血存在,且青春期少女中以寒症为多。因此氏治则上重在温化。寒得温则散,气得温则行,瘀得温则化。同时氏认为不应单纯止痛,强调求因为主。根据本病的病因病机氏自拟了止痛快一方,治疗寒凝血瘀之功能性痛经,效果显著。基本方组成:当归12g,川芎10g,元胡12g,蒲黄(包)12g,五灵脂12g,乌药10g,小茴香6g,乳没各9g,全方由活血化瘀,温经通脉,行气止痛之品相配伍,使瘀血祛,新血生,冲任血流畅通,故通则不痛。

氏认为痛经的治疗于经前一周及适值经期用药疗效最为显著,经后主要以治本为主。

[李小花,陈梅.杨鉴冰教授治疗功能性痛经的临床经验.陕西中医学院学报,2003,7,26(4):25]

庞泮池经验   

⒈审证求因固其本

庞氏认为,痛经并非是一种单纯的症状,而是一个周期性发作的病症,治“痛”必须审证求因,标本兼顾,痛时治标,不痛时而本,贯序用药,才能根除病痛,庞氏认为原发性痛经,乃先天不足,肾气未充,肝血不旺,胞宫失于润养,临经易受寒邪侵扰;或胞宫发育欠佳,气血不循常道,脉络阻滞,不通则痛,故大补肝肾,调养气血,促进胞宫胞脉的发育为固本之要。临床常用淫羊藿、巴戟天、菟丝子、肉苁蓉、黄精、生地、熟地、白芍。胞宫虚寒者加桂心、吴茱萸;气血失畅者加当归、川芎、香附、青皮。或以乌鸡白凤丸、河车大造丸等血肉有情之品,经后连服至下次月经前。继发性痛经常见于育龄女性,治本关键在理气活血,清热化瘀,软坚散结,疏通冲任,使癥化气顺血畅,痛经自愈。临床常用炙鳖甲、石见穿、夏枯草、生牡蛎、炙乳香、炙没药、薏苡仁、桃仁、丹皮、丹参、败酱草、红藤、血竭。如肝气郁结可加柴胡、郁金。

⒉寓补于通治其标

庞氏认为,痛经临床症状虽分虚实,但实证所见无几,大多为虚实夹杂、寒热并见或本虚标实。如年青女性,多见经前腹痛,得热或下血则痛减,治疗应以“通”为大法,但加强攻猛进,则可能欲速不达。庞氏强调,必须“寓补于通”,在滋补肝肾的基础上,合用温经汤加减。下血不畅者加泽兰叶、茺蔚子活血祛痰不伤正;乳房胀痛者加制香附、延胡索疏肝理气兼调经;膜样痛经者加花蕊石促进子宫内膜脱落。又如内有癥瘕索疾之患,治疗应攻补兼施,特别是经期用药应注意扶正,用四物汤加炙鳖甲、炙乳香、炙没药、生茜草、艾叶、延胡索、徐长卿共奏补血滋阴、软坚消癥、行气活血止痛之效,尤应重用徐长卿(30g),以镇静止痛。情志不畅加柴胡、郁金;下血块多加桃仁、红花、牛膝、失笑散;便秘加瓜蒌仁、制大黄,后者泄热通腑,具有清热消炎之功。

⒊守常达变求其功

对子宫内膜异位症伴盆腔炎的顽固涌经,临症见经行小腹疼痛抽紧,出冷汗,月经量多,下血有块,舌黯红,脉弦紧或细数,庞氏认为,此证除有血瘀之外,另有寒邪作祟,取活血化瘀佐以温通阳气之法,驱散阴霾,用吴茱萸、桂心、艾叶、小茴香。如腹痛喜温,口干舌红之下寒上热之证,以吴茱萸、桂心、艾叶、丹皮、赤芍、生地。

[上海中医药大学中医文献研究所编.妇科名家庞泮池学术经验集.2004年第1版]

裘笑梅经验

痛经是妇科的常见病,临床当分虚、实两大类型进行辨证施治。

⒈实证

⑴气滞血瘀型:疏肝理气,活血祛瘀。主要方剂:柴胡疏肝散、少腹逐瘀汤之类。作者应用氏传秘方调经定痛散效果卓著。若配合针刺合谷、关元、三阴交,方法简便,取效更快。

⑵寒凝型:温经散寒。主要方剂:吴茱萸汤加减(吴茱萸、内桂、防风、细辛、当归、艾叶、川芎、干姜)。

⒉虚证

⑴气虚血少型:补气养血。主要方剂:胶艾八珍汤、圣愈汤之类。

⑵虚寒型:温经补虚。主要方剂:温经汤、当归建中汤之类。

⑶肝肾阴亏型:主要方剂:调肝汤、一贯煎之类。

对于痛经的辨证,作者认为应掌握如下要点:即气滞为主者,胀甚于痛,常感时痛时止;血瘀为主者,痛甚于胀,多持续作用。以虚、实而言,经前或经行作痛多为实证,经后作痛多属虚证;喜按为虚,拒按为实;绞痛为寒,刺痛为热;得热痛减为寒,得热痛重为热。本病之治疗原则,以调畅气血为主,所谓“通则不痛”,虚则补而通之,实则行而通之,寒则温而通之,热则清而通之。间有纯虚无滞者,且补养气血,使气血充足,痛经自愈。

[邱昭慎.裘笑梅妇科临床经验选.1982年08月第1版]

刘奉五经验

刘氏认为:引起痛经的因素比较复杂,而且相互交错或重复出现,归纳起来有以下几个方面:

⒈肝郁气滞:由于忧思郁怒,气机不得宣畅,气滞则血瘀,滞于胞宫而作痛;

⒉血瘀气阻:血不循经,阻滞于胞中形成瘀血,阻碍气机流畅;

⒊寒湿凝滞:经期淋雨感寒或过食生冷,寒湿客于胞中,凝聚而不行;

⒋肝郁血热:肝郁日久化热,气血郁结。不能宣通,聚于胞中;

⒌湿热下注:湿热搏结,阻碍气血不得通畅;

⒍气血亏虚:胞脉空虚,运行不畅,经血瘀滞;

⒎脾胃虚寒:气血生化之源不足,血脉虚寒,经来寒气客于脾胃。

临床上均以经前及经期腹痛为主症,其病理实质为气滞血瘀,经脉不通,故应抓住这一主要矛盾,辨证求因以治其本。

[北京中医学院编.刘奉五妇科经验.北京:北京人民卫生出版社,1994,155]

蔡小荪经验

痛经一证,一般皆以止痛为主。蔡氏则不单纯止痛,强调辨证求因,主张“求因为主,止痛为辅”。认为痛经病大多系经血排出障碍,瘀滞不畅引发疼痛。究其因由,或经气受寒,寒凝气血,气血瘀滞不畅;或肝气郁结,气机不畅,冲任不利,经血不得畅行;或宿瘀内结,内膜异位,新血不能归经,瘀血不能排出;或脾气虚弱,血行迟滞,经血流通受碍。对此,蔡氏以《素问·调经论》“病在脉,调之血;病在血,调之络”为原则,治以“通法”为主,以当归、牛膝、香附、延胡索、丹参、白芍各9g,川芎、红花各4.5g为基本方。以养血通络为大法,养血以四物汤温养,使血得温而行;通络以牛膝、香附、丹参、红花理气活血,使瘀血去而新血去。蔡氏指出:当归、川芎养血活血,可通血中之结;更喜加桂枝辛温通散以增药力。香附为气中血药,合延胡索为理气行血止痛之品,可通气分之郁,此乃借鉴古人“治血病必然理气”和“调经以理气为先”之说。

辨证加减:如寒凝瘀滞者,加温通之木香、小茴香、吴茱萸、肉桂、煨姜等;如肝郁气滞血瘀者,加行气活血之乳香、乌药、苏木、金铃子;如宿瘀内结之膜样痛经者,用川牛膝、土牛膝、没药、失笑散,另加花蕊石、桂心、桃仁。古谓花蕊石可下胞衣死胎。在此,蔡氏强调指出:痛经之证病虽在血分,但调血诸法,皆当以调气为先导、为枢纽。故对痛经之治,常用香附、乌药、延胡索、郁金、路路通、川楝子等以理气通达。

[黄素英.蔡小荪妇科临症喜取通法的经验.上海中医药杂志1999;(2):30]

罗元恺经验

⒈气滞血瘀证

⑴膈下逐瘀汤(《医林改错》方):延胡索、乌药、枳壳、香附、当归、川芎、赤芍、桃仁、五灵脂、红花、丹皮、甘草。

加减法,经量过多者可加益母草、山楂炭;经量过少者,可加牛膝、丹参。

⑵田七痛经胶囊(自制方·已投产),田七末、醋炒五灵脂、蒲黄、延胡索、川芎、小茴香、广木香、冰片。

用法:每日3次,每次3~6粒

⑶失笑散(《太平惠民和剂局方》方):五灵脂(酒研)、蒲黄(炒香)等分为末。每服6g,先用醋调成膏,再用水煎,食前热服。

⒉寒凝血瘀证

⑴少腹逐瘀汤(《医林改错》方):干姜、肉桂、小茴香、五灵脂、蒲黄、没药、延胡索、川芎、当归、赤芍。

加减法:恶心呕吐者,去没药加半夏、吴茱萸;昏厥者先针刺人中,灸足三里、三阴交。

⑵良方温经汤(《妇人大全良方》方):肉桂、牛膝、莪术、当归、川芎、芍药、丹皮、人参、甘草。

加减法:疼痛明显者,可加入延胡索,并用田七末冲服;恶心呕吐者,可加入生姜、半夏;包块明显者,加入三棱。

⒊血热壅阻证

⑴血府逐瘀汤(《医林改错》方);生地、柴胡、牛膝、当归尾、川芎、赤芍、红花、桃仁、枳壳、桔梗、甘草。

加减法:月经过多者,可去川芎加入益母草、地榆;月经过少者,加入丹参、丹皮。

⑵清化饮(《景岳全书》方):生地、芍药、黄芩、丹皮、麦冬、石斛。

加减法:为了增强其止痛作用,可加入香附行气以止痛,或冲服田七末。

⒋精血亏损证

⑴归肾丸(《景岳全书》方):当归、熟地、枸杞、山萸肉、淮山药、杜仲、菟丝子、茯苓。

⑵四君子汤(《太平惠民和剂局方》方):人参、白术、茯苓、炙甘草。

加减法:为了避免熟地之滋腻及加强止痛作用,可加入砂仁、木香以行气醒脾止痛。

⑶调肝汤(《傅青主女科》方):当归、白芍、山药、山萸肉、巴戟天、阿胶、甘草。

⒌阴虚夹瘀证

⑴六味地黄汤(《小儿药证直诀》方):地黄、山萸肉、淮山药、茯苓、丹皮、泽泻。

⑵二至九(《医方集解》方):女贞子、旱莲草。

⑶失笑散(见前)

本分以六味地黄汤滋养肾阴,二至丸养育肝阴,失笑散化瘀止痛,三方配合,具有标本并治之妙。

本文为转载文章,如有侵权请联系作者删除。

真诚赞赏,手留余香
邢卫光
邢卫光 副主任医师
德惠市人民医院 中医科
问医生 问医生 去挂号 去挂号
App 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