邢卫光_好大夫在线
微信扫码

微信扫码关注医生

有问题随时问

综合推荐热度 2.8

在线服务满意度 100%

在线问诊量 488

左箭头 返回医生主页 门诊信息 患者投票 科普文章 患者问诊 心意礼物 患友会
邢卫光

邢卫光

副主任医师 
在线问诊 团队接诊 预约挂号 私人医生
左箭头 返回医生主页 门诊信息 患者投票 科普文章 患者问诊 心意礼物 患友会

妇科肌瘤囊肿资料汇编

子宫肌瘤的用药心得

发表者:邢卫光 1416人已读

子宫肌瘤是女性生殖系统最常见的良性肿瘤,由子宫平滑肌增生而成,多发于3050岁的妇女。本病发病率高,35岁以上妇女约有20%以上,并且本病还有相当一部分会恶化。由于本病的发生还同时伴有月经异常、腹胀、腹痛、便秘、尿频、带下增多,有的还造成不孕、流产、早产等,严重的困扰广大女性。德惠市人民医院中医科邢卫光

子宫肌瘤从临床症状来看,属于祖国医学“癥瘕”范畴。《素问·骨空论》“任脉为病、、、、、、带下瘕聚”。《灵枢·水胀》“石瘕生于胞中,寒气客于子门、、、、、、恶血当泻不泻”等记载。《金匮要略·妇人妊娠病脉证并治》“妇人宿有癥病,经断未及三月,而得漏下不止,胎动在脐上者,为癥痼、、、、、、桂枝茯苓丸主之。”《景岳全书·妇人规》载有“瘀血留之作癥,推妇人有之其证、、、、、、总由血动之时,余血未净,而一有所逆,则留滞日积,而渐以成癥矣。” 在治疗上,从张肿景的“桂枝茯苓丸”问世以后,历代医家在临床实践中从此为基础,在治疗本病上积累了丰富的经验,治疗方法有补益、活血、疏肝、理气、止痛、止血、化痰、软坚等等,并在病机上较为统一的认为是“瘀血内停”是本病的关键。

本病的特点是“整体虚,局部实”。本病的形成,多与正气虚弱,血气失调有关。或由经期产后,内伤生冷;或外受风寒;或恚怒伤肝,气逆而血留;或忧思伤脾,气虚而血滞;或积劳积弱,气弱而不行所致。常以气滞血瘀,痰湿内阻等因素结聚而成。且正气虚弱为形成本病的主要病机,一旦形成,邪气愈甚,正气愈伤,故后期则形成正气虚,邪气实,虚实错杂之痼疾。根据本病血气失调的特点,治疗时应辨清在气、在血,新病还是久病的不同。病在气则理气行滞为主,佐以理血;病在血则活血破瘀散结为主,佐以理气。但气滞血瘀的存在,必有内毒的产生,不论新病久病都应加以解毒。新病正气尚盛,可攻可破;久病正衰,宜攻补兼施,大凡攻伐,宜“衰其大半而止”,不可猛攻峻伐,以免损伤元气,而至病情加重。清初名医喻昌的《寓意草》里有关单腹胀的治案,并对对该病的治疗作了较详细的论述。“凡有癥瘕、积块、痞块是胀病之根”。“单腹肿,则中州之地,久窒其四运之轴,而清者不升,浊者不降,互相结聚,牢不可破,实因其脾气之衰微所致,而泻脾之药尚致漫用呼?”。“盖世传诸方,皆是悍毒攻劫之法,伤耗元气,亏损脾胃,可一不可再之药。纵取效一时,倘致腹肿则更无法可疗。”“凡用劫夺之药,其始非不遽消,其后攻之不消矣,其后再攻之如铁石矣。”从而创拟了治疗三法“培养一法,补元气是也;招纳一法,升举阳气是也;解散一法,开鬼门、洁净府是也。”其常用的处方有人参丸、化滞调中汤、导气丸、人参芎归汤、强中汤等。纵观各方的组成和作用,三法精神融会贯通于其间。单腹胀一病,总属本虚标实,喻氏熔攻、补、消于一炉,不浪投攻劫之剂,契合病机,其法实可取。究子宫肌瘤一病,和单腹胀的病机实有很大的相同处,都是本虚标实,局部有痰、瘀、毒的互结。喻氏这论对治疗子宫肌瘤实有很大的指导意义。现在很多医生一见子宫肌瘤就猛投三棱、莪术、青皮等破气破血之猛剂,治疗一些时间,肌瘤没有消,病人先虚倒下,肌瘤虽说没有像喻氏说的“如铁石”那样,但很多经过这种猛用劫药的治疗,肌瘤不小反大总是事实,病人的身体越治越虚总是事实。现在医院里分科越分越细,说是“术有专攻”。但中医是治病同时治人的一种学术,治疗上是从“整体观念”来指导,不是见到子宫肌瘤就猛用攻劫药来消,不去考虑其所以然。从而使很多临床医生在某科“专攻某术”,到头来还是一叶障目不见泰山。人是一个有机整体,病的发生也是众多原因,妇科病发很多时候还同时见有内科、外科等病同时存在,并且有很多妇科病很多时候就是由它病发展而来,一个妇科医生只有把中医最基础的医理弄吃透,从根本上来把握理、法、方、药,这样才能融会贯通整个中医体系诊治时才能做到游刃有余。

子宫肌瘤的论治

治疗此病应从整体观入手,在活血祛淤的同时,根据临床症候,配以行气化痰、软坚散结、消肿祛湿、清热解毒、健脾补肾的中药,如用海藻、白芥子、三棱、苡仁、桃仁、夏枯草、天南星、赤芍、皂角刺、石菖蒲、益母草等药。素体虚寒的病人,多是阳虚而至血流不畅,宜加肉桂、炮姜、鹿角胶等 ;偏气虚者,是气虚不运血,“气为血帅”气虚则无力推动血的运行而至本病,所以对气虚的必加黄芪、党参、白术等药;偏血虚者加熟地、当归、阿胶等,但同时一定得加健运脾胃之品,中气运转补血方能得力;偏痰湿多得从肺、脾、肝、肾来调治。肺主治节,通调水道,脾主运化,肝主疏泄,肾主水。但总得加茯苓、苍术、土茯苓等以去痰湿之标;血瘀严重者可加水蛭、地鳖虫、泽兰但活血破血药大多有耗气伤血的副作用,要审而用之,因子宫肌瘤非一日而成,治疗时也不可能一日而去,得有一个过程,这类药久服会伤正,正虚则邪更不易祛;偏气郁者加香附、郁金、橘核等。但气郁必以疏肝,疏肝药多香燥,久服伤人津血,必得佐以白芍、枸杞子、当归等润药。气郁脾必不运《金匮要略》“见肝之病,知肝传脾”同时还必须健脾胃;偏郁热者加丹皮、黄柏、大黄、生甘草、知母、百合、麦冬等。热有实热虚热之分,临床上子宫肌瘤所见的热症多有虚热和实热相夹,有大便结秘等见症的实热,还有痤疮、口舌生疮的虚实互见的热要细细的分别,如很常见的四肢逆冷、下利清谷、遇寒腹痛等见症同时还有痤疮、口舌生疮同时存在,这是阳虚引起的虚火浮于上,治疗时就得引火归元,附、桂也是必用之品;偏痛重者加元胡、川楝子、乳香、没药、炮山甲等,然此病的腹痛有时是有盘腔炎、子宫内膜炎等炎症的存在,不能见痛止痛,反而把病理的实质隐瞒,见同时见有白带的黄臭量多,小尿频急,腰酸等见症时多是有炎症的存在,治疗时必加用败酱草、大血藤等以清之;偏肾虚腰痛者加杜仲、仙灵脾、枸杞等。治疗时总是以病人的病情变化来指导用药,中医的特色是辩证论治。

女人的身体有固有的月经生理周期,治疗上也得照顾到这一周期的变化。月经期后一周内,阴长期,以现代医学来说是卵泡生成期,针对这一生理特性,用药上不能过于温燥,以免阴虚耗损太过,就算是病人素体阳虚之人,也必佐以阴药,以求阴阳的化生;月经期后第十二到第十五天左右为排卵期,这是阴向阳的转化期,用药上不能过于滞,要不会不利于卵子的排出,还应适当的加点温阳之品,以利于由阴向阳的转化;排卵期后到月红期间,这是一个治疗的关键期特别是对子宫肌瘤的治疗更为重要,子宫肌瘤是局部的血瘀,血得温则行,得寒则滞。这一期间,阳气偏旺,有利于血行,用药上也很方便,所以这是治疗的最佳时期;月经期是治疗子宫肌瘤得很注意的时期,很多病人都会有月经过多的临床表现,针对这种病人一定得以止血消瘤为主要大法,但对月经量偏小的,倒是可以因利导势的用活血、理气、软坚药,以利肌瘤能更快的消除。

医案

①黄某,女,43岁。2007年11月25日初诊。病人脸色苍白,体较胖。自述近一年来心烦,失眠,气短,乏力,心悸,纳差,稍吃凉食腹泻,吃热食则口舌生疮,双脚略有浮肿,腰酸(月经前酸痛如断),小腹不时胀痛,白带量多,黄臭,经期正常,经量多,色暗,7天干净,稍有血块。经西医B超查得左侧卵巢一个6、0*8、0*4、5cm囊肿,子宫有0、5*2、3cm的肌瘤。未次月经2007年11月10日。舌淡,苔白较腻。脉弦数无力,左脉较虚。

诊断:子宫肌瘤,卵巢囊肿。

中医辩证:脾肾阳虚,湿毒瘀阻。

处方:

党参30g黄芪50g白术50g茯苓20g枳壳15g川楝子30g枸杞子15g川断15g狗脊20g仙灵脾20g鹿角片30g怀牛膝15g土茯苓30g败酱30g威灵仙15g皂角刺20g益母草30g石菖蒲10g

14剂

二诊:2007年12月10日

病人脸色转为红润,自述腰酸大为好转,小腹已不胀痛,体力明显好转,饭量增多,白带量减少,已无黄臭,又脚浮肿已除。舌淡,苔白。脉滑数稍弦。

党参20g黄芪20g山药20g茯苓15g白术15g升麻3g柴胡3g仙鹤草30g土茯苓30g败酱30g川楝子15g白芍15g枸杞子15g川断15g茜草根15g海螵蛸15g

7剂。

    三诊:2007年12月18日

病人自述月经颜色已转红,量少,三天干净,无血块。舌淡红,苔薄。脉沉细,稍弦。

党参20g黄芪30g白术15g茯苓15g枳壳15g川楝子15g枸杞子15g川断15g狗脊20g仙灵脾20g白芍15g当归10g土茯苓30g败酱30g威灵仙15g皂角刺20g鸡血藤30g

12剂。

四诊:2007年12月21日病人身体无不适,舌淡红,苔薄白。脉沉细,稍弦。

党参20g黄芪30g白术15g茯苓15g枳壳15g川楝子15g枸杞子15g川断15g狗脊20g鹿角片30g巴戟天15g怀牛膝10g白芍15g当归15g土茯苓30g败酱30g威灵仙15g皂角刺20g鸡血藤30g

20剂。

五诊:2008年1月9日

病人身体无不适,舌红,苔薄。脉沉细,稍数弦。

党参20g黄芪20g茯苓15g白术15g枳壳15仙鹤草30g土茯苓30g败酱30g川楝子15g白芍15g枸杞子15g川断15g狗脊15g鸡血藤15g

5剂,经期服用。

六诊:2008年1月9日

病人自述经量比上月稍增多,四天干净,无血块,舌红,苔薄。脉沉,稍细。

党参15g黄芪15g白术15g茯苓15g枳壳15g川楝子15g枸杞子15g川断15g狗脊20g鹿角片30g白芍15g当归10g败酱30g威灵仙10g皂角刺15g鸡血藤30g

20剂。

七诊:2008年1月25日

病人做了B超囊肿和肌瘤均已消除。

嘱病人买香砂六君子丸和金匮肾气丸合服以善后。

2008年6月初遇病人,病人自述后来又做了两次B超均没发现囊肿和肌瘤。

②朱某,女,56岁。已绝经三年,2007年12月3日初诊。体瘦,脸色黑。病人自术近七八年来失眠(一晚只有半睡半醒两三小时),盗汗,烦燥,五心烦热严重,脾气急燥,神疲乏力,五年前因有胆结石手术,后一真口苦(早起时更为严重),食后胃胀,纳可,不时干呕,口渴严重,喜冷饮,大便干结,四五天一大便,西医胃镜查得返流性胃炎,小腹不时疼痛,手按后稍舒服,后B超查得有一4、5*2、0cm的子宫肌瘤,因不想手术,求治于中医。诊舌红降,少津,脉弦数有力。

诊断:返流性胃炎,子宫肌瘤

中医辩证:肝肾阴虚,气滞血瘀

处方:

党参20g生白术20g茯苓15g生甘草10g生白芍30g川楝子15g枸杞子20g柴胡15g黄芩15g半夏15g百合30g丹参30g生地30g贝母30g夏枯草30g金钱草100g(煎好的药水再煎其它药)生大黄5g桃仁15g杏仁15g火麻仁15g当归15g枳壳10g厚朴5g

5剂,嘱其煎药时放生姜30克。

二诊:2007年12月8日

病人自述睡眠明显好转,大便通畅,已不口渴,无干呕,盗汗,五心烦热等症状,食后胃已不胀。舌红,少津。脉弦数。

党参20g生白术20g茯苓15g生甘草10g生白芍20g川楝子15g枸杞子20g柴胡10g黄芩10g半夏15g百合30g丹参30g生地30g贝母30g夏枯草30g金钱草100g(煎好的药水再煎其它药)桃仁15g杏仁15g火麻仁15g当归15g枳壳10g厚朴5g

10剂,嘱其煎药时放生姜20克。

三诊:2007年12月17日

病人脸色稍有好转,自述体力好转,体重增加了2斤,睡眠好,只是不时还口苦,大便通畅(一天一次),人已不会和原来那样烦燥。舌红。脉沉弦稍数。

党参20g生白术20g茯苓15g生甘草10g生白芍20g川楝子15g枸杞子20g柴胡10g黄芩10g半夏10g百合30g丹参30g生地20g贝母30g夏枯草30g金钱草50g桃仁15g杏仁15g火麻仁15g当归15g枳壳10g厚朴5g

20剂。

四诊:2008年1月5日

病人无不适,舌红苔薄。脉弦稍数。

党参20g生白术15g茯苓15g生甘草10g生白芍20g川楝子15g枸杞子20g柴胡5g半夏10g百合30g丹参30g熟地15g贝母30g夏枯草30g金钱草50g当归15g枳壳10g厚朴5g生姜15g(另放)

30剂。

五诊:2008年2月21日

病人脸色红润,精神好,自述体重增加了八斤,身体已无不适。舌红苔薄。脉沉稍弦。

党参20g生白术15g茯苓15g生白芍20g川楝子15g枸杞子20g柴胡5g半夏10g百合20g丹参30g熟地15g贝母30g夏枯草30g金钱草50g当归15g枳实10g厚朴5g生姜15g(另放)

30剂

六诊,2008年3月25日

病人身体已无不适。舌红,苔薄。脉稍弦。

原方再服一月。

2008年5月中旬见到病人,述其做B超已没发现子宫肌瘤

分析:案一病人有子宫肌瘤同时还有一个较大的囊肿,是因为脾肾阳虚,气化无权而生湿,湿阻郁结日久而成。郁久又化热而内生湿热,所以治疗上当以大剂的参芪以补气,“气为血之帅”,气壮则血行,气壮则血固;另外加用仙灵脾鹿角,以釜底加薪之意,使脾胃得以健运,以治湿痰之源。因为郁久结热之热毒,所以加用土茯苓、败酱以去湿热毒;针对局部的痰瘀互结,加威灵仙之辛通,皂角刺化痰之力, 一而扶正,一面消瘤,故而取效。对于这种本情况,病人身体太虚,莪术,青皮一类的猛药应小心使用,虽有“瘀”的存在,活血药也只能选益母草、鸡血藤等行血力较缓的药物,病之初期湿热毒较生应用益母草为佳,因益母草有很好的利湿、解毒的作用,等到湿热已解则应用鸡血藤为好,因该药有较好的补血作用。病人月经量多,经期必以固血,然病人之出血是气虚不摄血,所以治疗时还是得以补气摄血为本,对止血药的选择上,重用仙鹤草(该药浙江民间称为脱力草,有强壮作用,和补气药合用以增强补益之力,名医朱良春对该药有研究,说其大剂量用,还有疏通之性,所以本人取用之)茜草根、海螵蛸的合用,是来自“内经”的有效药方,对妇科血证较好,再茜草根有止血活血的双向作用,止血不留瘀。

案二病人较棘手,很明显的更年期综合症,身体阴虚严重,虽已绝经几年尚有肌瘤,并且病人还有胆部手术史,两病合为一体,但这两病都有共同的病机,就是肝郁化火和少阳枢机不利,治疗法上必清肝、疏肝、滋肾、健脾同时进行。用药以小柴胡疏解少阳枢机;重用金钱草、夏枯草、川楝子以清肝;拟麻仁丸之意以通腑去热;病人长期失眠,心气必虚所以加百合以清心敛心阴,丹参安神;四君子健脾胃。重用贝母作用有二:一是开肺以通大肠,二是化痰散结以治肌瘤,和夏枯草、丹参、枳壳、川楝子等配合,期散结力更强。生姜的运用,一方面是方中寒药用得较多,以防寒伤中,;一方面则是取生姜的辛散力以加强散结之力。

本病病情较复杂,所以治以大方,清、疏、通、消、补等法于一炉,是以取孙真人这大方治病的思路,看起来用药杂乱,但对本病也是不得已而为之之法。金钱草,有清热,利尿,镇咳,消肿,解毒等作用。归肝、胆、肾、膀胱经。临床上多作为治疗结石的专用药,味苦辛,性凉,苦能泻,辛能通。对于湿热互结的胆囊炎,胆石证实有功效。但其药性平稳,可以大量的服用。《中国植物图鉴》:“可作强壮剂。治慢性肺炎。”的论述,虽说可作强壮剂是不是有这作用,从临床上的观察并不见得,但副作用实不大,可以大量用。另外《陆川本草》论及“消肿止痛,破积。治妇人小腹痛。”浙江民间是有人用于妇人痛经、闭经等症,止痛破结力可知。本案中,病人火旺,初治时以大剂应一是借其清肝以去火热,二以取其散结以治瘤。然病人脾弱,方中还有大黄、生甘草、生白芍、川楝子、黄芩、百合、丹参、生地、贝母、夏枯草等大队的寒凉药的应用,所以还得嘱病人另加生姜30克以反佐之。

从上两案来看,一从热治,一从寒治,均没用到三棱、莪术、青皮等破血破气药,如过多的应用破气血药,就犯了“虚虚”之戒,久服病人必至不起。而应从整体上来调理人体而治,使人体的正气复,邪自去,达到“养正又祛邪”。但如果见病人体虚,一味的猛补,不视毒瘤的存在,则又犯“实实”之弊。

威灵仙

辛、咸,温。临床上多用于风湿痹痛,肢体麻木等症。但《开宝本草》:“宣通五藏,去腹内冷滞,心隔痰水久积,癥瘕痃癣气块”;《海上集验方》:“威灵仙,去众风,通十二经脉,疏宣五脏冷脓宿水变病”的论述,子宫肌瘤为气滞血瘀“局部的不通”为患,治疗时适加1015克威灵仙,以取其疏通之性,可以明显提高疗效。《开宝本草》更明确的提出了治癥瘕痃癣气块,临床用之实有验效。

桂枝

辛、甘,温。《本经疏证》:盖其用之之道有六:曰和营,曰通阳,曰利水,曰下气,曰行痰,曰补中。其功之最大,施之最广,无如桂枝汤,则和营其首功也。该药用于子宫肌瘤,首先是张肿景的“桂枝茯苓丸”,取其散辛通、散结、下气的作用,成无己也明确的指出“散下焦蓄血” 。但对于子宫肌瘤上的运用,量一般不多,515克为宜,并且本药性燥,有热象及月经量多的阴虚病人不太适用这在临床上是必须得注意的。

甘草

本药现在的医生大多作为调和药性来使用,虽历代的本草及名医都有关论述,但还是很少人去理会其在子宫肌瘤治疗上的重要作用。甘草补中,守中,缓和药性,然子宫肌瘤多是本虚标实之病,人体之虚,必得从脾胃调理入手,甘草至甘之品,缓中补虚,中气足则气血化生有源,本虚才能从根本上来得以解决;消瘤药大多悍猛,但肌瘤不是一日成生治疗上也不能一日而去,用甘草,可使药性缓和,利于治疗上的长期服用,取“缓攻”这作用;因为甘草味甘,所以很多医家都认为会滞中,其实这是加了蜂蜜以后的灸甘草才会滞,生用不滞反通,《别录》就有“通经脉,利血气”的记载,还有民初名医张锡纯《医学衷中参西录》对生甘草的论述也讲到其通利作用,本人用之于临床,有时量用至50克以上也未见“滞”的出现;另外子宫肌瘤的病人,很多还会有腹痛存在,甘草合白芍“缓急止痛”可治本,也可治标,实是一物多用。《本草备要》讲得好“甘草,胡洽治痰癖,十枣汤加甘草;东垣治结核,与海藻同用;丹溪治痨瘵,莲心饮与芫花同行;仲景有甘草汤、甘草芍药汤、甘草茯苓汤、炙甘草汤,以及桂枝、麻黄、葛根、青龙、理中、四逆、调胃、建中、柴胡、白虎等汤,无不重用甘草,赞助成功。即如后人益气、补中、泻火、解毒诸剂,皆倚甘草为君,必须重用,方能建效,此古法也。奈何时师每用甘草不过二三分而止,不知始自何人,相习成风,牢不可破,附记于此,以正其失。”这是很有见地的。

生姜

世人都知生姜祛风治寒,多只用于风寒感冒,及止呕。其实生姜的辛开力用于瘀血症效果显著,比如一人脚扭伤,生姜外用就有很好的疗效,期辛散力可知。子宫肌瘤局部气血不通正可取之辛散力,在《医学入门》“姜,产后必用者,以其能破血逐瘀也。”《本草拾遗》“破血调中,去冷除痰”的论述,实不欺人。病人体虚,生姜合参芪甘草等可以取到辛甘化阳的作用,如病人体热用寒凉药时又可以达到反佐药性,用量上以视病人的具体情况而定,550克不等。

柴胡

是疏肝药,因为其疏肝的作用好所以大家以治疗子宫肌瘤每见有肝郁者多用之。肝主疏泄,对人体气机的调节起到了很重要的作用,肝气一郁,疏泄无权,脾胃必病,脾胃一病身体必虚,体虚则百病从生;郁久则化火,化火上扰心肺而见咳嗽、失眠等下,下盗肾气,肾亦虚。但对柴胡的运用,世医都抱叶天士的“劫肝阴”的说法,不敢用多,要么见到张肿景的大小柴胡汤的运用而套药乱用完全脱离了临床的实际,而不去深究其药性,其实《本草经疏》:“柴胡,为少阳经表药。主心腹肠胃中结气,饮食积聚,寒热邪气,推陈致新”的论述,这对柴胡的作用是较全面的,针对于此,该药在子宫肌瘤的运用如见肝郁重的,同时病人又逢感冒发烧,量可适当的大点,用到30克也没有问题。但柴胡必竟是一解表药,用量大了是不是会劫肝阴,这应是从肝血同源来理解吧,解表太过,肝出多了血自虚,肝藏血,血虚肝无所养,所以平时一般的治疗还是不能应用太多,现代名医任应秋用柴胡多在大量的归芍中加用35克,这是很有见地的。刘渡舟先生一系列的柴胡方剂,用于治疗肝胆病,这是针对柴胡的另一方面的运用,这是另当别论的。

大黄

性寒,味甘,《本经》:“下瘀血,血闭,寒热,破症瘕积聚,留饮宿食,荡涤肠胃,推陈致新,通利水谷。” 《别录》:“平胃,下气,除痰实,肠间结热,心腹胀满,女子寒血闭胀,小腹痛,诸老血留结。”有泻下、化瘀、解毒等作用,因其悍猛而有“将军”之称,用于子宫肌瘤方面,大人有要,张肿景的“桃仁承气汤”的这方面的运用就有很多的报道,但有很多论文可以看出是言过其实的,体虚之人,安能以此猛药长期的攻伐。但作为病者有很明显的瘀、热、毒存在时,用大黄取一时之效还是可以的,要不病重不去必久治无功。临床的用量以视它药的配伍及病情而定,但在煎药时一定得和其它药一起煎,就算是病人有大便结秘时也一样,因为子宫肌瘤用大黄的临床指征是病在血分,如大黄后下没有久煎势必药力不能深入血分,其化瘀力会减弱。

木香

本品辛香快气,《本草纲目》对本药的临床运用已讲得很明白,“乃三焦气分之药,能升降诸气,诸气贲郁,皆属于肺,故上焦气滞用之者,乃金郁则泄之也;中气不运,皆属于脾,故中焦气滞宜之者,脾胃喜芳香也;大肠气滞则后重,膀胱气不化则癃淋,肝气郁则为痛,故下焦气滞者宜之,乃塞者通之也。”由于受名方“香砂六君子丸”、“香砂养胃丸”的影响多用于肠胃气滞,其实本药对肝郁气滞同样有很好的效果。但本人临床上的还多作为外用药来使用。子宫肌瘤多有腹痛者,治疗时在内服药的同时配合外用药,可以明显的提高疗效。中医外治法 ,自汉张机《伤寒论》就见到其灌肠法的运用,经历代医家的发展,《千金方》、《本草纲目》等名著中也见到不少的外治法。到清代,吴师机在前人经验的启示下,通过大量的临床实践验证,积累了丰富的个人经验,充分肯定了外治法的可靠疗效。他不仅运用膏药以外治,还运用敷、熨、熏、浸洗、擦、坐、嚏、缚、刮痧、火罐、推拿、按摩等—二十种方法,可以说是对中医外治的一次总结。著了《理瀹骈文》一书。吴师机通过外治法的应用,提出“外治之理,即内治之理。外治之药,亦内治之药,所异者法耳。”子宫肌瘤是一种整体虚,局部实的病,有时局部过实,内服药不能任攻,而配合局部的外治法以治其标,但用于外部,要通过皮肤再到患处,达不到预期的效果,必借用于猛药以增加药力,如吴师机所说“虑其或缓而无力,假猛药、生药、香药率领群药开结散滞,直达其所。”木香香气猛烈,所以在外治药中必多用之。

香附

《本草纲目》:“香附之气平而不寒,香而能窜,其味多辛能散,微苦能降,微甘能和。生则上行胸膈,外达皮毛,熟则下走肝肾,外彻腰足。、、、、、、乃气病之总司,妇科之主帅也。” 《本草正义》:“辛味甚烈,香气颇浓,皆以气用事,故专治气结为病。、、、、、、虽含温和流动作用,而物质既坚,则虽善走而亦能守,不燥不散,皆其特异之性,故可频用而无流弊。”盖妇人以血用事,气行则无疾,大凡病则气滞而馁,故香附子气分为主药,治妇人多用之。子宫肌瘤的发生多由郁结生痰而成。《丹溪心法》:“气血冲和万病不生,一有怫郁,诸病生焉。故人生诸病多生于郁。”“善治痰者不治痰而治气”。因气顺则痰饮化而津液行。所以临床上治疗子宫肌瘤,香附是一味多用药。很多有子宫肌瘤的病人同时还有乳腺增生等疾患,都是肝郁而生,故治疗时必用香附,并且量要大,开始时一般用到2030克,并且和川楝子等合用以增加疗效,但有的病人肝郁日久而化火的,则应用川楝子为宜,如要用时一定要多加白芍、枸杞子等以制其燥性;肝火出现上扰心神的必同时重用百合;肝郁之人,脾胃虚,所以用此药时必加参术等健脾之品。虽说该药性较和纯,但毕竟是香燥之品,临床上应用时还得说审病人的气血。

当归

当归味辛甘,性温。能补血,又能活血,故有和血的功效,为治血病的要药。因它长于调经,尤为妇科所重视,凡妇女月经不调、血虚经闭、胎产诸症,为常用的药品。《日华子本草》:“治一切风,一切血,补一切劳,破恶血,养新血及主癥癖。”几乎是子宫肌瘤的必用之药。但药品持润多脂,有润肠通通的作用,对于便滑之人,最好不用,本人多以鸡血藤代之。但有津亏肠燥,大便坚涩,的子宫肌瘤患者,当归则当必用重用之品。还有阳虚便秘的人,以取当归的辛甘化阳,润肠通便的性能,也性重用当归,一般用到30克,有很好的润肠作用。旧论当归引血归经,出症多用,但当归辛香而散,气味雄厚,于血症实所不宜,《本草正义》:“归身主守,补固有功,归尾主通,逐瘀自验,而归头秉上行之性,便血溺血,崩中淋带等之阴随阳陷者,升之固宜,若吐血衄血之气火升浮者,助以温升,岂不为虎添翼?是止血二字之所当因症而施,固不可拘守其止之一字而误谓其无所不可也。且凡失血之症,气火冲激,扰动血络,而循行不守故道者,实居多数,当归之气味俱厚,行则有余,守则不足。”讲得很在理,对于子宫肌瘤的月经期,经量很少的人,可酌而用之,对于月经量多的人,则当禁用,不能受引血归经之旧论而使出血加重而变它症。

益母草

味辛苦,性凉。《本草汇言》:“益母草,行血养血,行血而不伤新血,养血而不滞瘀血,诚为血家之圣药也。、、、、、、又疮肿科以之消诸毒,解疔肿痈疽,以功能行血而解毒也。”本品的作用在于活血、清热、解毒、利湿。针对子宫肌瘤标病的毒瘤瘀阻,痰湿郁热的特性,用本品用以治疗可是很合拍,由于药性和平,行血不猛,行而不伤正,凉而不寒可以大剂长期限的应用,必要时可以重用到100克以上,也没有见到明显的副作用。但病人素体阳虚,则还应以当归、鸡血藤等温药代用为好。

鸡血藤

功能和当归相似,只是当归比鸡血藤要润,《现代实用中药》谓其“为强壮性之补血药”。本人临床习用,确有很好的补血效果,只是量要大,没有30克以上不为功。

当归、益母草、鸡血藤三药都有补血活血的作用,但补血的作用以当归最好,益母草最弱(几乎无补血作用),因其药性和平,适合长期应用而不伤正,所以治疗子宫肌瘤多用之。然其药性的不同,临床运用也有所差别,对血虚又有肠燥的则以当归为宜;有热毒明显的则以益母草为佳;病人虚寒,又有便溏滑的则又以鸡血藤为优。

乌梅

是一味收涩药,治疗子宫肌瘤多以立言气滞血瘀,但《本经》有“去青黑痣、恶肉。”之训,浙江民间常有人用以外治寻疣,实有较好的去恶肉之作用。子宫肌瘤,实为子宫中之多为之恶肉,本人移用于治疗,效果显著。另外子宫肌瘤病人多虚,乌梅味酸,能敛浮热,能吸气归元,所以很合病机。

牡蛎

有敛阴,潜阳,止汗,涩精,化痰,软坚之功。取其软坚之力,所以多用于肌瘤,但本品有碍于脾胃功能,所以对脾胃不好的病人还是应少用为好。有人长期应用本品治肌瘤,没审脾胃的强弱,肌瘤没消,脾胃先败,这是临床实训。本人应用本品的临床指征是脾胃功能较好,病人月经量多的,在月经期应用。如病人的月经提前,人明显热象的,则在卵泡期连用10天,以调经期。在月经来前10天则不用,因其性涩,不利月经的排出。

黄芪

黄芪甘温,有很好的补气作用,禀天之阳气、地之冲气以生。《大明本草》有“助气,壮筋骨,长肉,补血。”可知其补益之作用。观张仲景对黄芪的运用,是大剂量用于利水,小剂量用于补气,但本人在临床的应用中,如果病人气虚严重,无力运血的,则不能小剂量用,一定得大剂应用,不然不为功。气为血之帅,血无气则不行,不行则滞,滞则瘀。从王清任的“补阳还五汤”悟得一定得大剂用,少于30克,则不能明显体现出行血的功效。本人有时每剂用到150克以上,特别是月经量多,气短懒言等气虚气陷见症明显的病人,常于三五剂药就有显效。

《日华子本草》:“破症癖,瘰沥瘿赘”。《开宝本草》:“逐五脏间恶血”。其实也是对黄芪补气行血的论述,并不是说黄芪本来有什么活血化瘀的作用。

鹿角

《本草经疏》:“鹿角,生角则味咸气温,惟散热,行血消肿,辟恶气而已。咸能入血软坚,温能通行散邪,故主恶疮痈肿,逐邪恶气,及留血在阴中,少腹血结痛,折伤恶血等证也。肝肾虚,则为腰脊痛,咸温入肾补肝,故主腰脊痛。气属阳,补阳故又能益气也。”本品温阳补肾,又有很好的软肾散结之作用,对于阳虚病人为必用之。

山慈菇

味甘微辛,性寒。有小毒。有清热解毒;消肿散结之功。.《本草新编》:“山慈姑,玉枢丹中为君,可治怪病。大约怪病多起于痰,山慈姑正消痰之药,治痰而怪病自除也。或疑山慈姑非消痰之药,乃散毒之药也。不知毒之未成者为痰,而痰之已结者为毒,是痰与毒”。子宫肌瘤为痰瘀毒互结而成,所以临床上多用之,但是有小毒,用量不可过大。还有本品的化痰破结力虽猛,但同时也有损人之真元,所以不宜长期应用。

大血藤

苦,平。败毒消痈,活血通络,临床上多用于肠痈。因其有较好的活血通络之功,所以也多移于肌瘤,且本品性平,不温不寒,可以长期服用而无弊。子宫肌瘤即“毒瘤”,瘀久必有毒,所以治疗时解毒之药必加而用之,但一般的解毒药性多苦寒本药性平,对脾胃无多损害,所以多用之。《湖南药物志》:“通经补血,强筋壮骨。”临床应用中并无什么补血之功,如说得补血,也应是体内有瘀。瘀血不去,新血不生,本药有较好的通络之功,去瘀血即所以生新血而已,并不是说明本药有什么补血作用。


本文为转载文章,如有侵权请联系作者删除。

问医生

与医生电话交流 开始

图文问诊开始

×
分享到微信
打开微信“扫一扫”,即可分享该文章

发表于:2018-04-12 04:26

邢卫光大夫的信息

  • 感谢信: 0 感谢信 礼物: 0 礼物

邢卫光大夫电话咨询

邢卫光大夫已经开通电话咨询服务
直接与大夫本人通话,方便!快捷!

电话咨询

网上咨询邢卫光大夫

邢卫光的咨询范围: 呼吸、肝病、胃肠、骨病、心脑血管、妇科、皮肤、阳痿早泄

咨询邢卫光大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