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我的

转载 咳喘定时而作的独特辨治经验

邢卫光 副主任医师 德惠人民医院 中医科
2018-04-17 53人已读
邢卫光 副主任医师
德惠人民医院

本文转载自胡希恕先生医案
陶有强解析德惠市人民医院中医科邢卫光
夏某,女,32岁 病案号:106421
初诊:1966年1月7日,近3年来每年冬春犯咳嗽。本次咳嗽已发作两月。前医曾与三拗汤,杏苏散加减无效,后又以止嗽散加减二十余剂无效,再以二陈汤合三子养亲汤加减效也不明显。近来症状:咳嗽,吐稀白痰量多,背恶寒,四肢凉,口干不思饮,胸闷,胃脘痞满,纳差,便溏。苔白滑,舌质暗,脉沉弦细。
处方:麻黄9g桂枝9g白芍9g细辛9g干姜9g炙甘草9g五味子12g半夏15g茯苓12g
结果:上药服三剂,胸闷、吐痰减少,继服六剂,咳嗽明显减轻,再继续服两周咳平,他症也随消。
分析:咳喘久病,遇某时令而发,多具宿根,或瘀或痰(饮),因虚因实,兼寒兼热,宜加细辨。
本例症候除主症外,与上例相似,外邪内饮,六经辨证为太阳太阴合病,辨方证为小青龙汤证,因水饮内盛,酌加茯苓化饮,《伤寒论》第40条“若小便不利,少腹满,去麻黄,加茯苓四两。”
我们通过这一案例,想重温一遍胡希恕先生所一再强调的外寒内饮的治疗原则,即解表化饮须同时进行,胡老在讲解桂枝去桂加茯苓白术汤、小青龙汤、五苓散和真武汤等方证时反复申明这一观点。表有寒邪,里有水饮,里有水饮停蓄,表亦不透,表证不解,里亦难和,故治须两顾。若强发其汗,勉为透表,则易激动里饮,变证百出,《伤寒论》中论述较多,水饮横肆,逆于上则呕哕晕眩,阻于中则心悸痞硬,趋于下则肠鸣泄泻,泛溢周身则疼重瞤动。如《伤寒论》第82条“太阳病,发汗,汗出不解,其人仍发热,心下悸,头眩,身瞤动,振振欲擗地者,真武汤主之。”若舍表而攻里,单利其水,则表邪因势入里,相互胶结而难解,无异于闭门流寇,遗患无穷。如《伤寒论》第311条“病发于阳,而反下之,热入因作结胸;病发于阴,而反下之,因作痞也。所以成结胸者,以下之太早故也。结胸者,项亦强,如柔痉状,下之则和,宜大陷胸丸。”即因误下致表邪入里,成水热互解的结胸证。因此惟有解表、化饮兼顾,邪气始服,方可收表解里和之效。麻黄、桂枝、芍药、炙甘草发汗以祛邪解表,半夏、干姜、五味子,并增茯苓以化饮和里,表里两痊而咳逆自平。

本文为转载文章,如有侵权请联系作者删除。

有帮助
期待更新

邢卫光 副主任医师

德惠人民医院 中医科

问医生 去挂号

更多文章

咳喘定时而作的独特... 的相关咨询
由于相关规范,IOS用户暂不可在小程序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