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我的
邢卫光
邢卫光 副主任医师
德惠市人民医院 中医科

彭胜权教授运用止嗽四味饮治疗咳嗽

著名温病学家彭胜权为广州中医药大学首席教授,博士研究生导师,广东省名中医。彭教授临证47载,临床经验丰富,擅治疑难杂病,屡起沉疴,对外感咳嗽治疗颇有特色,临证运用止嗽四味饮加味治疗新感咳嗽、久咳,疗效肯定,深受患者信赖。笔者有幸跟师研习,亲历言传身教,获益良多。兹将运用止嗽四味饮治疗咳嗽经验简介如下。德惠市人民医院中医科邢卫光

1病因病机

彭教授认为,肺为娇脏,主气,司呼吸。咳嗽病因诸多,症候复杂多变,但究其病因,每因累及肺脏,肺气失宣而致咳。咳嗽当先辨外感、内伤。外感六淫或杂气所致咳嗽,邪郁肺卫,肺气宣降失司;内伤所致咳嗽,其病在肺,其责在肝、脾、肾。脾为生痰之源,肺为储痰之器,脾虚生痰,上渍于肺,发为咳嗽;肝气郁结,木火刑金,肺肃降不能而致咳;“肺为气之主,肾为气之根”,肾虚不纳导致咳逆上气。但是,无论外感或内伤所致咳嗽,总因肺脏受病,肺气不清,失于宣肃所致。正如《景岳全书》所言:“咳症虽多,无非肺病”。对此,彭教授认为,治疗咳嗽当先调畅气机,化痰止咳,可与止嗽四味饮加味用之。次则注意咳嗽有痰无痰,有痰当分痰热、痰湿,唯有祛痰则咳宁。无痰咳嗽乃是秋燥伤肺,或为火旺刑金所致,只有在辨清寒热虚实基础上,合用止嗽四味饮才能收效。

2止嗽四味饮简介

止嗽四味饮由紫菀、白前、百部、款冬花组成。本方源自《医学心悟》止嗽散,彭教授结合多年临证运用经验加减而成。

方中紫菀苦甘,微温,具有润肺下气,化痰止咳之功;白前辛苦,微温,具有降气消痰,止咳平喘之效。两者合用,温润而不燥,共奏化痰止咳,并调理肺气之效;百部可润肺止咳,杀虫,是治疗肺痨咳嗽、久咳虚咳的要药;款冬花止咳力强,与紫菀相须为用,有增强其止咳之功。四味合用,性味平和,共奏润肺下气,止咳化痰之功效,既不燥伤阴津,又无寒伏冰邪,并可调畅肺气,正如清代程国彭所云:“温润和平,不寒不热,既无攻击过当之虞,大有启门逐贼之势,是以客邪易散,肺气安宁”。临证凡咳嗽痰多,肺气壅实,咳喘气短者,无论新久,寒热虚实,皆可在此方基础上,化裁用之。若外感风邪,症见咽痒咽痛,每因咽痒作咳,咯痰不爽者,可在此方基础上合用过敏煎(银柴胡、防风、乌梅、五味子)御卫固表,祛风化痰;若邪热怫郁,清浊不分,症见咳嗽气急,甚作咳喘,咽喉肿痛,胸膈满闷者,可合升降散(蝉蜕、僵蚕、姜黄、大黄)以升清降浊,表里双解;若咳嗽气促,咯痰黄稠量多,兼见口干口苦,口舌生疮,舌红干者,可加鱼腥草、黄芩清泄肺热,化痰止咳;若咳嗽声重,痰多色白,气喘不舒,舌淡红、苔白滑者,可合二陈汤加芒果核、海浮石、海蛤壳以燥湿化痰,降逆止咳。若肺燥多干咳无痰,或痰少而黏,鼻燥咽干,舌红、少苔者,可加沙参、桑叶、麦冬、栀子、淡豆豉等;若肝火犯肺,咳嗽气急,咳时引胁作痛,少痰而稠,舌红、苔黄者,可加桑白皮、地骨皮、青黛、海蛤壳等;若久嗽难愈,头昏头重,脘痞纳呆,苔浊腻者,可合温胆汤,共奏化痰逐邪,调畅脏腑气机,标本兼治之动。

风邪袭肺案。李某,女,27岁,2010年11月6日就诊。主诉:咳嗽1周。患者1周前不慎受凉,始作咳嗽,咯白色泡沫痰,咽痒,稍痛,每因咽痒而咳剧,难以自止,夜寐不安,常因咽痒作咳而醒,鼻塞。曾到某医院就诊,诊断为咽炎,予抗生素等口服治疗未效。诊见:症如上述,舌淡红、苔薄黄而干,脉浮滑略数。辨为风痰袭肺,肺气失宣。治宜御卫固表、祛风化痰,方用止嗽四味饮合过敏煎加减。处方:紫菀、白前、百部、款冬花、银柴胡、防风、乌梅、五味子、苍耳子各10g,咸竹蜂3g,岗梅根30g,薄荷(后下)6g。7剂,每天1剂,水煎服。

二诊:咽痛、鼻塞除,咽痒咳嗽大减,寐可,守原方去咸竹蜂、岗梅根、苍耳子、薄荷,加苦杏仁10g,芒果核20g,再服3剂告愈。

患者咳嗽咽痒,每遇咽痒咳剧,咯白色泡沫痰,乃风痰阻肺,风稽咽喉;鼻塞乃风痰壅肺,肺气失宣。用止嗽四味饮宣通肺气,化痰止咳;过敏煎疏风散邪,御卫固表;岗梅根、咸竹蜂、薄荷清热利咽;苍耳子开窍,标本兼治,可收良效。

气逆咳嗽案。王某,男,49岁,2010年9月8日就诊。主诉:咳嗽气急1周。诊见:患者1周前咳嗽,咳嗽不扬,胸闷气急,自觉有气自胸中上逆,咳剧时作喘状,痰黄稠,声嘶,咽干而痛,大便干结难解,2~3天1行,舌淡红、苔黄,脉弦细。考虑当时正处长夏,气候炎热,辨为外感暑热毒邪,闭郁肺气。治宜透热达邪,调畅气机,化痰止咳,方用止嗽四味饮合升降散加减。处方:紫菀、白前、百部、款冬花、僵蚕、黄芩、姜黄、大黄各10g,芒果核、海浮石各30g,海蛤壳15g,蝉蜕5g。7剂,每天1剂,水煎服。

二诊:患者诉服3剂药后咽痛声嘶除,胸闷气急减,7剂后复诊,咳嗽咳痰大减,大便顺畅,胸闷气急除,守上方改大黄为5g,继服7剂,咳嗽告愈。

升降散虽为瘟疫而设,然其应用已超出瘟疫范畴。彭教授以此方治疗外感杂气及火郁之证,每可获良效。本案患者咳嗽气急,咽干痛,大便干结,乃感受长夏暑热之邪毒,火性炎热,邪热充斥内外,闭郁表气,灼伤肺津,酿热生痰,与肺胃郁热相结故见。予止嗽四味饮宣肺止咳;合升降散升清降浊、透达郁热、调畅气机,使阳升阴降,内外通和,流毒顿消,表里三焦之热全清而告愈。

肺热咳嗽案。莫某,男,35岁,2011年10月17日就诊。主诉:咳嗽咽痛3天。诊见:患者3天前饮酒后咽痛,吞咽时痛甚,咳嗽,咯痰黄稠,不易咳出,鼻塞,口腔溃疡,口干欲饮,舌红、苔薄黄,脉细滑。咽部检查:咽红而干,咽后壁可见滤泡,双侧扁桃体未见肿大及化脓。见其咳声不扬,咽痛明显,咯黄稠痰,辨为肺热咳嗽。治宜清肺化痰,宣肺止咳,予止嗽四味饮加味。处方:紫菀、白前、百部、款冬花、浙贝母、山豆根、辛夷各10g,黄芩、鱼腥草、瓜蒌皮各15g,岗梅根30g,玄参20g。7剂,每天1剂,水煎服。服药7剂后患者咳嗽咯痰、鼻塞咽痛均除,疾病告愈。

患者咳嗽,咳黄稠痰,咽干而痛乃肺热伤津,痰热内阻,肺气失宣所致。用止嗽四味饮止咳化痰,开宣肺气;加黄芩、鱼腥草合用清泄肺热,涤荡痰热;浙贝母、瓜蒌皮化痰理气;全方在清肺化痰止咳的基础上,加用岗梅根、辛夷等佐药,既可增强原方的功效,又可治疗标证,药证相符,疗效明显。

痰湿久咳案。谭某,男,30岁,2010年10月11日就诊。主诉:感冒后咳嗽2月余。曾就诊于多家医院,X线肺部检查见:肺纹理稍增粗,余未见异常。经过中西医结合治疗2月,症状未见缓解而求诊于彭教授。诊见:咳嗽,痰多易咳,胸闷脘痞,纳呆,大便溏,舌淡红边有齿印、苔黄腻,脉沉细滑。患者咳嗽缠绵难愈,咳声沉闷神疲少气,结合舌脉,辨为痰湿内阻,郁久化热,上犯娇脏。治宜清化痰热,理气止咳,方用止嗽四味饮合黄连温胆汤。处方:紫菀、白前、百部、款冬花、黄连、法半夏、枳实、竹茹各10g,茯苓20g,陈皮5g,生姜(自备)3片,甘草6g。7剂,每天1剂。

二诊:患者精神转佳,咳嗽咳痰减半,胸闷脘痞除。守原方再服7剂,诸症均除。

患者感冒后咳嗽2月余,症时轻时重,缠绵难愈,就诊时神疲少气,咳声沉闷,乃痰湿阻肺之象。四诊合参,考虑其乃脾虚痰湿体质,感冒后外邪引动,内外合邪,郁久化热,浊邪干肺。正如薛生白所述:“太阴内伤,湿饮停聚,内外相引,故病湿热。”浊邪内蕴,阻滞气机,诸症可见。治以止嗽四味饮合黄连温胆汤清化痰热,理气止咳,正本清源,疾病告愈。

本文为转载文章,如有侵权请联系作者删除。

真诚赞赏,手留余香
邢卫光
邢卫光 副主任医师
德惠市人民医院 中医科
问医生 问医生 去挂号 去挂号
App 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