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我的
邢卫光
邢卫光 副主任医师
德惠市人民医院 中医科

跟古代名医学习治疗咳嗽

表弟妇咳嗽发热,呕吐痰涎,日夜约五六碗,喘咳不宁,胸痞燥渴,饮食不进,崩血如涌。此命门火衰,脾土虚寒,用八味丸及附子理中汤加减,治之而愈。一位医生的表弟媳咳嗽发热,一昼夜呕吐痰涎能够呕出五六碗,咳嗽气喘一刻不得安宁,胸中闷有结块,不能吃饭和饮水,月经血崩如泉涌一般。这是因为病人身体命门火衰,脾土虚寒,医生用八味丸和附子理中汤加减立方,病人服用了药物之后就痊愈了。德惠市人民医院中医科邢卫光

 一妇人患劳嗽,晡热内热,寒热往来,作渴盗汗,小便频数,其经两三月一行。此肝脾气血虚损,用八珍汤、六味丸,六十余剂,诸症渐愈。其经两月一行,仍用前二药,间以加味逍遥散,各三十余剂。后恚怒,适经行去血过多,诸症悉至,饮食少思,腹胀气促,用十全大补汤,数剂渐愈,仍用前药调补。复因丧子,胸腹不利,食少内热,盗汗便血,无寐,用加味归脾汤,仍兼前药而愈。一位女士得了咳嗽的疾病,每天下午发热,身体内部也觉得很热,发热和恶寒交替产生,口渴而且夜间出汗,小便次数多,月经两三个月才来一次。这是因为肝脾气血出现了虚损,医生给她用了八珍汤、六味地黄丸,吃了六十多剂,症状就缓解了。后来她月经变成了两个月来一次,就又服用了上两种药物,同时服用加味逍遥散,上面三种药各吃了三十多剂,症状又缓解了。后来,病人因为大怒,又正赶上月经出血过多,又出现了最开始的症状,同时吃饭没有胃口,腹胀,喘息急促,就用了十全大补汤,几剂之后,渐渐的痊愈了,然后继续使用之前的那些药物进行调养。之后,因为她痛失爱子,伤心过度,胸部和腹部又出现了问题,吃得很少,自己身体内部发热,夜间出汗同时小便有血,晚上不能够入睡,医生就给她用了加味归脾汤,然后依旧用之前的药物调理,进而又痊愈了。

一妇人咳嗽胁痛,或用清气化痰降火等剂,久不愈。更加内热晡热。若两胁或小腹内热,其嗽益甚,小便自遗。此属肝经血虚火动,用六味丸加五味子,滋肾水以生肝血,用补中益气生脾土,以滋肺金而寻愈。 
一位女士,患了咳嗽、两胁疼痛的疾病,服用了清气、化痰、降火等效果的药物,久久都不能够痊愈。反而出现了身体内部发热,每日傍晚发热的症状。有的时候两胁热,有的时候小腹热,咳嗽更加严重,小便不禁。这是因为肝经血虚火动,用了六味地黄丸加五味子,滋养肾水来生肝血,使用补中益气汤生脾土,来滋养肺金,疾病立刻就好了。

嘉兴周上舍,每至夏患咳嗽,服降火化痰之剂,咳嗽益甚。脾肺肾脉皆浮而洪,按之微细。此脾土虚不能生肺金,肺金不能生肾水,而虚火上炎也。朝用补中益气汤,夕用六味地黄丸而痊,后至夏遂不再发。
嘉兴一个叫做周上舍的人,每到夏天就会咳嗽,服用降火化痰的药物,咳嗽反而更加严重。脾脉、肺脉、肾脉都是浮而洪的脉象,用手按则变得微细。这是因为脾土虚而不能够生肺金,肺金不生则不能够生肾水,导致虚火上炎,所以服用降火化痰的药物反而咳嗽更加严重。于是叮嘱病人早上服用补中益气汤,晚上服用六味地黄丸,病人因而痊愈,以后到了夏天也不会再犯病了。

上舍陈道复长子,亏损肾经,久患咳嗽,午后益甚。薛曰∶当补脾土滋化源,使金水自能相生,时孟春,不信,乃服黄柏、知母之类。至夏吐痰引饮,小便频数,面目如绯。薛以白术、当归、茯苓、陈皮、麦冬、五味、丹皮、泽泻四剂,乃以参、芪、熟地、山茱为丸,俾服之,诸症顿退。复请视以为信,遂以前药如常与之。仍泥不服,卒致不起。
一位叫做陈道复的人的长子,因为肾经亏损,得了咳嗽的疾病久久不愈,中午之后更加严重。薛医生说:“应当滋补脾土以健生化之源,使得土能生金,金生水”这个时侯正好是初春,病人不信医生的话,依旧服用黄柏、知母之类的药物。到了夏天,除了咳嗽,还出现了吐痰水饮症状,小便次数多,脸上绯红。薛医生就用白术、当归、茯苓、陈皮、麦冬、五味子、泽泻一共四剂,同时用人参、黄芪、熟地、山茱萸做成丸剂,使病人服下去,各种症状渐渐消退了。后来陈家又请来医生瞧病,医生以为自己得到了病人的信任,就还是开了以前的方子,要病人按照之前的方法服用。病人却拘泥己见不肯服用,结果最后病倒不能起床。

本文为转载文章,如有侵权请联系作者删除。

真诚赞赏,手留余香
邢卫光
邢卫光 副主任医师
德惠市人民医院 中医科
问医生 问医生 去挂号 去挂号
App 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