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我的
邢卫光
邢卫光 副主任医师
德惠市人民医院 中医科

治咳嗽大全,病机方剂一应俱全

咳嗽一证,主要发生在肺。肺为娇脏,职司清肃,气逆则咳。但因咳嗽多挟痰浊,痰由湿化。而湿由脾胃运化不及所致。《内经》上说:“聚于胃,关于肺。”后人也有“脾为生痰之源,肺为聍痰之器”的说法。

引起本病的原因有二:

一为外感,因肺主皮毛,最易感受外邪,以从其合;德惠市人民医院中医科邢卫光

二为内伤,多属于母脏气影响,如土不生金,木火刑金,金水不能相生等。 

外感咳嗽

以风寒和内热为常见,“风寒咳嗽”,痰多稀薄;“风热咳嗽”,痰粘不爽,或干咳无痰。二者均有喉痒、鼻塞,较重的有寒热、头痛等证。治宜宣化上焦,前者用杏苏散、止嗽散,后者用银翘散。也能以三拗汤为主方,酌加牛蒡、蝉衣、象贝、清半夏、陈皮、胖大海等。感受秋燥时邪,多干咳,鼻燥,口干,咽痛,舌质微红,用清燥救肺汤加减。凡治外感咳嗽,初起不宜降气镇咳,以免邪郁滋变。又因上焦如羽,非轻不举,用药以轻灵为贵。

内伤咳嗽

中常见者,有“湿痰咳嗽”,痰多易出,朐闷,食少,呕恶,舌苔白腻,用二陈汤。有“肝火咳嗽”,咯吐黄痰,胸胁满闷掣痛,口苦咽干,用清气化痰丸加青黛。又有“肾虚咳嗽”,由于阴亏虚火上炎的,疲中带血,内热咽干,脉象细数,用百合固金汤;由于阳虚水泛为痰的,痰带成味,形寒气短,脉沉细弱,用金匮肾气丸。凡外感咳嗽重在祛邪,但也有体虚邪实,应当兼顾。内伤咳嗽同样有虚有实,不可一派滋补。同时,前人曾分“肺咳”、“心咳”、“脾咳”、“肝咳”、“肾咳”和“胃咳”、“膀胱咳”等五脏六腑之咳,乃指咳嗽引起的脏腑兼证,主要仍在于肺。在其他疾病如“水肿”等亦能引起咳嗽,则为病邪影响及肺,均以本病为主。

咳嗽咯吐涎沫,行动气短,形体消瘦,脉虚而数,乃热伤津液,肺失懦润,名为“肺痿”。治宜清养,略佐化痰,用麦门冬汤。久不愈,能使气阴俱伤,皮毛干枯,潮热失音,有如痨瘵,难治。也有吐涎沫而不咳不溻,小便频数或遗尿,为肺痿中的虚寒证。由于肺气萧索,不能制下,亦属难治,宜甘温调养,用甘草干姜汤。

咳嗽略吐腥臭浓痰,伴有明显的朐痛,或身热,脉浮滑数,为“肺痈”初期。溃脓后则吐出脓血,或如米粥,胸痛烦满,舌苔黄腻。本证多属实热现象,热搏血结成痈,官清热化浊,用千金苇茎汤,并可酌加桔梗排脓、葶苈泻肺。倘若病邪渐退,或脓未尽而正气已虚,宜清热养阴,用桔梗杏仁煎或济生桔梗汤。

咳嗽中有痰多稀薄色白,兼挟泡沫,患者以老年人为多,每发于秋季骤凉,随着冬季严寒加剧,至春夏逐渐平静。发时气喘,喜高枕而卧,咯痰爽利则觉轻快,名为“痰饮咳嗽。”轻者由于脾阳虚弱,重者肾阳亦虚,因而水湿不化,凝聚成饮,上渍于肺,则为咳喘。与一般咳嗽根本不同。治法宜温药和之,轻则治脾,用苓桂术甘汤,重者治肾,用金匮肾气丸;痰多和咳喘繁剧时,也可结合苓桂五味姜辛汤、二子养亲汤等。痰饮咳嗽的形成,主要由于本身阳虚,故不易根治,而且必须分别标本缓急。比如风寒引发者,可用小青龙汤散寒化饮。或喘逆头汗,有浮阳外越现象,可用黑锡丹破沉寒回用气,但均不宜常用久服。 

杏苏散:杏仁 紫苏桔梗 前胡 半夏 陈皮 茯苓 枳壳 甘草 姜 枣

止嗽散:荆芥 紫菀桔梗 百部 白前 陈皮 甘草

银翘散:银花 连翘荆芥 豆豉 薄荷 牛蒡 甘草 桔梗 竹叶

三拗汤:麻黄 杏仁甘草

清燥散肺汤:桑叶 石骨 杏仁 麦冬 人参 甘草 阿胶 枇杷叶 黑芝麻

二陈汤:半夏 陈皮茯苓 甘草

清气化痰丸:胆星 半夏 橘红 杏仁 枳实 瓜萎 黄芩 茯苓 姜汁

百合固金汤:百合 生地 熟地 玄参 麦冬 贝母 桔梗 白芍 当归 甘草

金匮肾气丸:附子 肉桂 熟地 山萸 山药 丹皮 泽泻 茯苓

麦门冬汤:麦冬 半夏人参 甘草 粳米 枣

甘草干姜汤:甘草 干姜

干金苇茎汤:芦根 苡仁 桃仁 冬瓜子

桔梗杏仁煎:桔梗 杏仁 甘草 阿胶 麦冬 银花 百合 贝母 连翘 枳壳 夏枯草 红藤

济生桔梗汤:桑皮 桔梗 贝母 当归 瓜蒌皮 黄芪 百合 五味子 枳壳 甘草 苡仁 防己 地骨皮 知母 杏仁 亭苈

苓桂术甘汤:茯苓 桂枝 白术 甘草

苓桂五味姜辛汤:茯苓 桂枝 五味子 干姜 细辛

三子养亲汤:苏子 白芥子 莱菔子

小青龙汤:麻黄 桂枝细辛 白芍 干姜 五味子 半夏 甘草

黑锡丹:青铅 硫黄胡芦巴 沉香 附子 肉桂 茴香 补骨脂 肉果 金铃子 阳起石 木香

本文为转载文章,如有侵权请联系作者删除。

真诚赞赏,手留余香
邢卫光
邢卫光 副主任医师
德惠市人民医院 中医科
问医生 问医生 去挂号 去挂号
App 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