邢卫光_好大夫在线
微信扫码

微信扫码关注医生

有问题随时问

综合推荐热度 2.8

在线服务满意度 100%

在线问诊量 487

左箭头 返回医生主页 门诊信息 患者投票 科普文章 患者问诊 心意礼物 患友会
邢卫光

邢卫光

副主任医师 
在线问诊 团队接诊 预约挂号 私人医生
左箭头 返回医生主页 门诊信息 患者投票 科普文章 患者问诊 心意礼物 患友会

溃疡病资料汇编

口腔溃疡反复无常,看中医有何妙方!

发表者:邢卫光 3038人已读

一、概论

慢性复发性口腔溃疡属中医学口疮、口疡、口破、口糜等病证范畴,临床以口腔黏膜发红、溃烂为特征。本病好发于唇、舌、颊、软腭等口腔黏膜处。初起可见口干,不思饮食,食觉无味,局灶性黏膜充血水肿,呈粟粒状红点,若病情发展,可出现口内红肿作痛,灼热、灼痛明显,继而形成溃疡,可深达黏膜下层腺体及腺周组织。能降低食欲,影响生活质量,少数口腔溃疡迁延不愈还会发生口腔癌变。西医认为其发病机制可能与免疫功能低下、细菌或病毒感染、代谢障碍、维生素缺乏、内分泌异常、消化功能紊乱及精神因素有关。中医认为慢性复发性口腔溃疡口疮、口疡、口破、口糜等范畴,临床本病虽发于口腔局部但却与全身脏腑功能失调密切相关。复发性口腔溃疡是一种临床常见的口腔黏膜疾病,通常人们认为是“火气大”“热毒上攻”所致,常自服牛黄解毒片、牛黄上清丸、抗生素等药物,临证时,很多医生则喜投导赤散、芩连饮等清热解毒、苦寒清下之剂,但是常不奏效,反而却耗伤正气,贻误病情。现将治疗口疮的经验论述如下:德惠市人民医院中医科邢卫光

二、病因病机

历代医家多从脾胃积热、脾胃气虚、心肝火旺、脾肾虚衰、肝肾阴虚等方面论治。我认为口疮多因饮食、情志、劳倦、久病不愈等因素所致。舌为心之苗,诸痛疮疡,皆属于心,脾开窍于口,络脉夹舌本,散舌下,故口疮之患与心脾关系最为密切。首先当辨明虚实,不能一概而论。其病因病机有三:一是由于吸烟、嗜酒、过食辛辣刺激性食物及思虑过度,郁积化热,导致心脾火热上炎,灼蒸于口而成。故《圣济总录》曰:“心脾有热,气冲上焦,重发口舌作疮也”。《素问·气厥论》说:“膀胱移热于小肠,膈肠不便,上为口糜。”均提出“火热为患”的病机。二是思虑劳倦,心阴暗耗,或热病后期,阴分受伤,阴虚则火旺,上炎于口而发。如《医宗金鉴》谓:“口糜由阳旺阴虚,膀胱湿水泛溢脾经,湿与热瘀,郁久则化为热,热气熏灼胃口,以致满口糜烂,甚于口疮。”提出口糜有阴虚的一面。三是劳倦、久病等致脾胃中气受损,或口疮日久,灼阴耗气,脾胃气虚而发。正如《杂病源流犀烛·口齿舌病源流》篇所说:“口糜者,口疮糜烂也。心热亦口糜,口疮多赤……中焦气不足,虚火上泛亦口糜;服凉药不效,阴亏水泛亦口糜”。陈实功《外科正宗》曰:“口破者,有虚火实火之分,色淡色红之别。虚火者,色淡而白斑细点,甚则陷露龟纹,脉虚不渴,此因思烦太甚,多醒少睡,虚火动而发之;实火者,色红而满口烂斑,甚则腮舌俱肿,脉实口干,此因膏粱厚味,醇酒炙煿,心火妄动发之。”临床论治,若身体强壮,起病急,病程短,一派实热之象者,方可予清热泻火之法。若素体虚弱,病情反复,正气亏伤之人,必用补益扶正为主,兼以治标辅之,方可奏效。若一再滥用苦寒之类,戕伤阳气,燥竭阴津,则犯虚虚之戒顽疾日甚矣。

1.阴虚火旺 

素体阴虚,或热病之后伤阴,或思虑太过,或劳伤过度,或睡眠不足等暗耗真阴,导致心、脾、肾之阴液不足而生内热,虚火上炎,口舌受灼,溃烂成疮。

2.脾气虚弱 

脾胃同居中焦,为气血生化之源,升清降浊之枢,若思虑太过,劳倦内伤或久病之后,脾胃虚弱,中气不足,升降失调,气机不畅,郁而化火,阴火乘脾胃元气之虚而上炎。致口舌生疮。

3.脾肾阳虚 

脾为后天之本,肾为先天之本。脾主运化水谷精微,但须借助于肾中阳气的温煦。肾藏精,但肾脏精气亦有赖于水谷精微的不断补充与化生,二者互相资助,相互促进,相互影响。若禀赋阳虚;或劳倦不节;或久病久泄,损伤脾胃元气;或形寒饮冷,久踞湿处,脾肾阳虚温化失职,阴寒内盛,脉络痹阻不畅,寒湿困聚口腔,溃烂成疮。

4.阴阳俱损 

久病体弱,长期服用苦寒药物,戕伤阳气,燥竭阴津,致脾肾先后天阴阳俱损,既有阴竭水亏,虚火上炎,又每兼下焦阴寒内盛,逼浮阳上越。

三、辨证论治

1.肺胃阴虚,虚火上炎证 

口疮数少而分散,大小不等,边缘清楚,红晕明显但较窄小,稍微隆起,干燥灼痛,疮面深浅不一,表面有灰黄色膜覆盖。舌红少津,心烦失眠,口燥咽干,脉细数。治宜滋阴降火为主;方用玉女煎加减治疗。

2.脾肾不足,阳气虚弱证 

口疮数目少,口疮周围水肿轻微,淡红或不红,遇劳加重,疮面色淡,大小不等,愈合较慢,面色萎黄白,神疲气短,食少纳呆,腹胀便溏,舌淡苔薄白,脉缓弱无力。治宜温补脾肾,方用补中益气汤或附子理中汤加味治疗。

3.阴阳俱损,虚阳上越证 

口疮数目少,周围颜色淡红、溃烂面淡白色。久不愈合、疼痛有轻有重,遇疲劳易发,面浮肢肿,面色白,腰膝或少腹冷痛,小便多,舌质淡,苔白滑,脉沉弱或沉迟等。治宜温肾祛寒,导引浮阳为主;方用金匮肾气丸和十全大补丸加减治疗。

四、治疗口腔溃疡的一些特殊用药体会

在治疗口腔溃疡的辨证用药中常常应用一些特殊的药物,常能化平淡为神奇,取得意想不到的功效。

1.僵蚕、虫,搜剔经络祛顽毒 

在治疗口腔溃疡过程中,喜用虫类药物如僵蚕、虫等虫类药物以搜剔经络,祛邪解毒。这就不得不提到毒邪致病这个根源。所谓“毒”,包括以下几类:一指药物或药性;二指病证;三指内生病理产物。我们所说的毒,多是指后者而言。《金匮要略》曰:“毒,邪气蕴结不解之谓。”外邪内蕴,诸邪久滞,皆可化毒,病邪深在,而致本病缠绵难愈。因此临床常选僵蚕、虫、蝉蜕、地龙等药物入络搜风剔毒,逐邪外出,尤其虫一味更是治疗重舌、木舌的要药。现代药理研究发现,虫类药物有抗炎及免疫抑制作用,有抗过敏、抗组织胺、消除抗原、调节免疫等作用,恰恰与西医认为口腔溃疡多由变态反应所致的理论相吻合。

2.芝苓菌类,滋阴益气扶正气 

菌类药物如灵芝、茯苓等均有滋阴益气、扶正固本的功效。在历代本草中亦有大量此类药物补益强壮等功能方面的记载。且现代药理研究发现,菌类药物则含有生物活性的多糖体,能激活细胞免疫反应,改善机体免疫状态。有免疫调节、消除抗原、抗氧化、抗肿瘤等作用,也与西医认为口腔溃疡多由人体的免疫功能紊乱,免疫力低下所致的理论相吻合。

3.附子肉桂,引火归原火自息 

有人会对我治疗口糜时,尤其是慢性病变时,经常应用附子和肉桂感到费解,附子、肉桂属于温里药,而温里药易耗阴动血,口糜多是虚火上炎,应用附子、肉桂岂不冲突?对于阳虚口糜,正如《医理真传》所言:“各部肿痛,或发热,或不发热,脉息无神,脉浮大而空,或坚劲如石,唇、口、舌青白,津液满口,喜极热汤,二便自利,间有小便赤者,此皆为气不足之症,虽现肿痛火形,皆为阴盛逼阳之症候。世医往往称为阴虚火旺,而用滋阴降火之药者极多,试问有阴虚火旺,而反见津液满口,唇、舌青滑,脉息无神,二便自利者乎?因此切切不可见头治头,见肿治肿,凡遇一证,务将阴、阳、虚、实辨清,用药方无错误。”《本草汇言》云:“诸病真阳不足,虚火上升,咽喉不利,饮食不入,附子乃命门主药,能入其窟穴而招之,引火归元,则浮游之火自息矣。”“附子以白术为佐,乃除寒湿之圣药,又益火之源,以消阴翳”;“肉桂下行走里之物,壮命门之阳,植心肾之气,宣导百药,使阳长则阴自消”。方中应用附子及少量肉桂,导龙入海,引火下行,治疗阳虚所致口舌生疮,效果显著。但应用时一定要注意用量用法,附子一定要先煎,且时间最好不少于一小时;肉桂常用量为1克或更少,不应该超过2克,一沸即可,否则易致温燥。

4.鸡内金消积,虚证实证均奏效 

中药鸡内金具有消食导滞的功效,在治疗口糜虚证、实证时却均有应用。其一,玉女煎是以滋阴药为主组成,此类药物性多黏滞,易滞脾碍胃,妨碍消化功能,用鸡内金理气醒脾,以防进补妨运之弊。其二,《本草纲目》曰鸡内金:“治小儿食疳,疗大人淋漓,反胃,消酒积,主喉闭乳蛾,一切口疮、牙疳诸疮。”口糜究其根本原因,乃脾胃积热所致,“五积皆可生火”,不论虚火、实火均由积生,因此应用鸡内金运脾消积,消食积则可以消除中焦之积热、郁热,不清火而积滞郁结所生之火自消,治疗口糜,可收釜底抽薪之效。

5.法参激素,补阳益阴建奇功 

目前西医治疗顽固性口腔溃疡常常应用糖皮质激素抑制炎症反应,抑制免疫。但在达到一定疗效的同时,常常产生药物依赖性或肾上腺皮质萎缩、功能紊乱等副作用。因此寻求中药替代激素,回避激素的副作用已成为迫在眉睫的问题。激素类药物按中医理论可以归属于补肾温阳药的范畴,或者说补肾温阳中药有同肾上腺糖皮质激素非常相似的作用。但中医的补阳药又不等同于激素,西医直接补充外源性激素,将反馈性地抑制自身腺体的分泌导致腺体萎缩。而中医的补阳药根据现代药理学研究则是通过改善腺体的功能,促进腺体自身分泌而达到补充激素的目的。因此在方药中酌加杜仲、肉苁蓉、巴戟天等补肾壮阳类药物非常有助于口糜的愈合,常能取得意想不到的功效。但此类药物最易助火升阳,且口糜者多为阴虚之体,因此须慎之又慎。而中医补益之时,最忌偏于一法,时刻注意阴阳平衡。调补阴阳的原则牢执先贤之法,遵循先贤所云:“善补阳者,必于阴中求阳,则阳得阴助而生化无穷;善补阴者,必于阳中求阴,则阴得阳生而泉源不竭。”慢性疾病病情迁延,常阴损及阳,阳损及阴,每多阴阳俱损,临证之时,即使阳虚较甚者,亦应在温补阳气同时酌加补阴之品,以防偏颇。

6.内外结合,敛疮常用蛋黄油 

历来治疗口腔溃疡常外敷锡类散、冰硼散、西瓜霜、思密达粉、维生素C、维生素E粉等药物以清热解毒、滋养保护黏膜,或中药喷雾剂消炎止痛,促愈敛疡。也有应用吴茱萸、附子、干姜、肉桂压粉后用水、醋或蜂蜜调制,外敷于涌泉、关元等穴位取其温肾固本、引火归原、上病下取、导火下行之意。外用食物范畴常选蜂蜜、砂糖、香油、奶粉、西瓜汁、西红柿汁等,但在临床治疗顽固性口腔溃疡过程中,对外涂蛋黄油生肌收口尤有心得。鸡蛋黄甘平无毒,有补阴血、解热毒、排脓散结的作用。外用能改善局部组织营养不良的状况,对皮肤、黏膜的疾患有良好的消炎杀菌和帮助修复的功效,患者反馈疗效喜人。蛋黄油的具体操作是将5~10枚鸡蛋煮熟,去掉壳和蛋白,取蛋黄放于铁锅内碾碎,用文火边炒边挤压,一定要注意火候,待蛋黄熬成焦黑色时,即可见油溢出(每个蛋黄约可炼油4~5ml),将油置于瓶中储存,冷却后即可使用。嘱其睡前先用淡盐水洗净溃疡面,然后用牙签蘸蛋黄油涂搽于溃疡局部及边缘,再用凤凰衣(新鲜鸡蛋内的软膜)敷盖,每每应手取效。另外,蛋黄油外涂治疗乳头皲裂、肛裂、阴道黏膜破溃、中耳炎等亦有很好的疗效。

五、病案举例

1.阴虚火旺口疮案 

陈某,男性,60岁。2007年4月2日初诊。病人口舌溃疡反复发作5年,曾服用维生素、抗生素及清热解毒之品,疗效不显。近8个月来舌两侧大片破溃,进食困难。来诊时症见:舌边两侧溃烂,右侧尤甚,见大片破溃面,中心凸起,表面见白色糜烂黏膜,红肿疼痛,语言不便,流口水。舌质红,舌苔薄白少津、微花剥,脉细数。

辨证:肺胃阴虚,虚火上炎。

诊断:滋阴降火。

方药:用玉女煎加减化裁。

处方:熟地黄30g,麦冬15g,知母15g,生百合15g,石斛10g,怀牛膝10g,生甘草6g,灵芝20g,鸡内金20g,山药15g,生石膏30g,丹皮10g,蝉蜕10g,虫3g。水煎服,1日3次,药进14剂,另用自配蛋黄油涂于患部。

2007年4月18日2诊:诉药后口腔疼痛大减,舌边红肿消退,破溃面缩小,继服原方,去丹皮加白芍15g,半月后舌边溃烂面已大大愈合,红肿消退,继服上方6剂而愈,随访1年未再复发。

按语:本案乃虚实夹杂之患,属肺胃阴虚,虚火上炎之证,适用玉女煎加减。此方出自《景岳全书》,由熟地黄、知母、牛膝、麦冬、石膏组成,对烦热干渴,头痛,牙龈出血等症,设之最宜。方中熟地黄、麦冬、石斛、灵芝、百合滋补阴液;鸡内金、山药、甘草健脾生津;生石膏、丹皮、知母清脾胃虚火;蝉蜕、虫祛邪外出;牛膝一味导热下行,诸药合用,共收壮水之主,滋阴清热,降火祛邪之功,则口糜顽疾自愈。另外,“胃喜润而恶燥”,清热泻火之品药性皆寒凉而多味苦,易伤中影响脾胃运化,且苦燥之剂易伤津液,而使阴虚更甚,病情加重,因此苦寒之剂的应用当慎之又慎。

2.阳衰虚火口疮案 

王某,女性,63岁。患口腔溃疡20年余,诊为复发性口腔溃疡,曾长期口服清热解毒药物,效果不明显。2073年7月19日前来就诊。症见:口腔两颊、舌边可见多个溃疡点,表面覆盖淡黄色假膜,周围颜色淡红、自觉灼痛时轻时重,溃烂面久不愈合,形体消瘦,营养不良,倦怠乏力,饮食不振,面色白,舌体薄,舌质淡红,苔白滑,脉沉弱。

诊断:口疮

辨证:阴阳俱损,虚火上泛。

治法:温肾补脾,导龙入海,引火归原。

方药:金匮肾气丸合十全大补汤加减。

处方:熟地黄15g,山药15g,山萸6g,茯苓15g,炙附子10g(先煎),肉桂1g(后下),党参20g,白术15g,甘草10g,当归15g,白芍20g,百合15g,内金20g,僵蚕15g。日1剂水煎分3次口服,药进15剂,嘱忌辛辣、生冷、油腻之品,调畅情志。

半月后复诊,自诉饮食量增加,乏力症状减轻,口腔溃疡基本消失,继服7剂巩固疗效。随访1年未复发。

按语:本案病人,久病体弱,长期服用苦寒药物,戕伤阳气,燥竭阴津,致脾肾阴阳俱损,下焦阴寒内盛,逼浮阳上越。此类病人临床常表现恶寒喜暖,倦卧乏力,大便溏薄。查体:口腔溃疡面泛白,往往无红肿热痛。治疗总则宜扶正固本,引火归原;方药用金匮肾气丸合十全大补汤加减,以收夑理阴阳、扶正祛邪之效。方中以阴阳并调,气血双补药物为基础,更取附子、肉桂益火之源,导龙入海,引火下行,治疗阳虚所致口舌生疮,效果显著。尚须注意,应用附子、肉桂时一定要注意用量用法,附子一定要先煎,且时间最好不少于一小时;肉桂常用量宜少,一沸即可,否则易致温燥。

本文为转载文章,如有侵权请联系作者删除。

问医生

与医生电话交流 开始

图文问诊开始

×
分享到微信
打开微信“扫一扫”,即可分享该文章

发表于:2018-06-23 16:56

患者评价
1
有帮助
简短易懂(1) 讲解透彻(1) 内容实用(1) 消除了我的困惑(1) 形象生动(1) 有我关心的内容(1)

邢卫光大夫的信息

  • 感谢信: 0 感谢信 礼物: 0 礼物

邢卫光大夫电话咨询

邢卫光大夫已经开通电话咨询服务
直接与大夫本人通话,方便!快捷!

电话咨询

网上咨询邢卫光大夫

邢卫光的咨询范围: 呼吸、肝病、胃肠、骨病、心脑血管、妇科、皮肤、阳痿早泄

咨询邢卫光大夫